绞刑架下的报告

所以他们听不见我那不是从肉体里发出来的声音,现在连看守们都听惯了二六七号牢房里的歌声,我的被捕倒不是因为同志中有谁叛变或怯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