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楂树之恋

  《山楂树之恋》是以静秋77年写的一个类似回忆录的东西为基础写成的,叙事是艾米的,对话大多是静秋原文中的。

《山楂树之恋》是以静秋77年写的一个类似回忆录的东西为基础写成的,叙事是艾米的,对话大多是静秋原文中的。77年是中国在文革后恢复高考制度的第一年,静秋那时已经顶职参加了工作,在L省K市八中附小教书,她也报了名,准备参加高考。她那时的生活已经比挑沙岁月不知好了多少倍了,这次又有幸报名参加高考,使她想起老三曾经用来安慰她的那些话,说她会从农村招回来的,说“天生我才必有用”。可惜的是,当老三的预言一个接一个开始成为现实的时候,却……静秋开始写那个回忆录,以纪念她跟老三一起度过的那段时光。后来她把老三的故事写成一个3万字左右的小说,寄给“L省文艺”。她那时甚至不知道投稿应该写在格子纸上,她就用一般的横条信纸写了,寄了出去。那篇小说被退了回来,编辑评价说:“文笔细腻,风格清新……但人物缺乏斗争性……”,叫她按如下意见改写后再寄回“L省文艺”。静秋没有改写,一是因为忙于应考,二来她写那篇小说是为了纪念,如果按编辑要求改动,即便发表了,也没有意义了。后来,卢新华的《伤痕》发表,中国文坛进入“伤痕文学”时期……艾米的父亲开玩笑说可惜“L省文艺”的编辑胆子太小,不然可以代替《伤痕》的编辑,被写进中国文学史了。十年后,静秋离开K市到L省的省会去读书,再后来她妹妹出国,妈妈和哥哥相继移民,家里的东西都扔掉了。那篇退稿,早已不知扔到哪里去了,但这篇写在一个日记本里的回忆录被她妈妈友的悄悄话或跟贴,建议写写静秋的故事。那时艾米还不知道静秋的这段故事,只知道另外几段,于是经常“威胁”静秋,说要把她的故事写出来,但她都没有同意。今年春节时,静秋带她的女儿SARA到艾米家来玩,带来了那个日记本,让艾米挑一些写出来,纪念三十年前的那段故事。于是就有了《山楂树之恋》。

之前读过《山楂树之恋》,却没看过电影,《山楂树之恋》是由美籍华人艾米根据好友的经历写成的长篇小说,来自一个女人的亲身经历,被称为“史上最干净的爱情小说”。该书讲了这样一个故事:静秋是个城里姑娘,因为家庭成份不好,文革时受打击,一直很自卑。静秋上高中时被选中去西村坪体验生活,住在村长家,认识了“老三”。老三是军区司令员的儿子,喜欢上了静秋,愿为静秋做任何事,给了静秋很大的鼓励。等到静秋所有的心愿都成了真,老三却得白血病去世了。

  77年是中国在文革后恢复高考制度的第一年,静秋那时已经顶职参加了工作,在L省K市八中附小教书,她也报了名,准备参加高考。

艾米并非职业作家,静秋是她的朋友。《山楂树之恋》是以主人公静秋在1977年写的回忆文字为基础写的,除了叙事部分是艾米根据和静秋的谈话补充描写,对话部分大多沿用静秋的原有文字。小说中所述的老三死后,原作者静秋已经顶职参加了工作,在L省K市八中附小教书。当老三的预言一个接一个开始成为现实的时候,静秋开始写作这完全属于她与老三的回忆录。后来,她把老三的故事写成一个3万字左右的小说。十年后,静秋离开K市到L省的省会去读书,再后来她妹妹出国,妈妈和哥哥相继移民,家里的东西都扔掉了。那篇退稿,早已不知扔到哪里去了,但这篇写在一个日记本里的回忆录被她妈妈保存下来,带到了加拿大。

  她那时的生活已经比挑沙岁月不知好了多少倍了,这次又有幸报名参加高考,使她想起老三曾经用来安慰她的那些话,说她会从农村招回来的,说“天生我才必有用”。

2006年,恰好是小说中主人公老三逝世三十周年,静秋将三十年前的回忆录交给了好友艾米,请她写成小说《山楂树之恋》。

  可惜的是,当老三的预言一个接一个开始成为现实的时候,却……静秋开始写那个回忆录,以纪念她跟老三一起度过的那段时光。

2010年9月,张艺谋执导的根据小说《山楂树之恋》改编的同名电影上映。故事中老三患了白血病,却瞒着静秋,明知时日无多,最后一次和恋人共度一个晚上,却还不动声色地笑着带静秋买衣服,打水,帮她洗脚。临了他对静秋说了一句话:“你活着,我便活着,你死了,我也就死了,听懂了吗?”可惜,静秋那时并没有听懂。我们总是在懵懂无知中错过爱,错过最弥足珍贵的时光。喜欢这样干净简单的爱情,喜欢这样澄澈纯净的眼睛。

  后来她把老三的故事写成一个3万字左右的小说,寄给“L省文艺”。她那时甚至不知道投稿应该写在格子纸上,她就用一般的横条信纸写了,寄了出去。

也许是看多了太多的表里不一,太多的腹黑算计、患得患失,还是喜欢黑化之前的燕洵,九幽台一幕,面对全家悉数被屠的重大人生转折,燕洵也终究踏上了不归的路。每个人之所以是现在这个样子,都与其经历息息相关。不是所有人都能愈挫愈勇,也不是每个人经历地狱还能相信世间有阳光。

  那篇小说被退了回来,编辑评价说:“文笔细腻,风格清新……但人物缺乏斗争性……”,叫她按如下意见改写后再寄回“L省文艺”。

虽然一切经历都有意义,但仍诚心祈祷,愿世间少一些转折起伏,不被命运作弄;愿你有人守护,跋涉半生,归途仍是赤子;愿你能遇到那个笑靥如春,温润如玉,待你如至宝的人,愿他明亮真挚的眼睛能照亮你的一生!

  静秋没有改写,一是因为忙于应考,二来她写那篇小说是为了纪念,如果按编辑要求改动,即便发表了,也没有意义了。

图片 1

  后来,卢新华的《伤痕》发表,中国文坛进入“伤痕文学”时期……

  艾米的父亲开玩笑说可惜“L省文艺”的编辑胆子太小,不然可以代替《伤痕》的编辑,被写进中国文学史了。

  十年后,静秋离开K市到L省的省会去读书,再后来她妹妹出国,妈妈和哥哥相继移民,家里的东西都扔掉了。那篇退稿,早已不知扔到哪里去了,但这篇写在一个日记本里的回忆录被她妈妈友的悄悄话或跟贴,建议写写静秋的故事。那时艾米还不知道静秋的这段故事,只知道另外几段,于是经常“威胁”静秋,说要把她的故事写出来,但她都没有同意。

  今年春节时,静秋带她的女儿SARA到艾米家来玩,带来了那个日记本,让艾米挑一些写出来,纪念三十年前的那段故事。

  于是就有了《山楂树之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