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亚洲官网世界语单词的构成规律,世界语简介

 
  上一篇《随想》还是在病院里写成的。出院不久我到北欧去了一趟,出国前我又患感冒,到达斯德哥尔摩时,发了支气管炎,有了上次的教训,我就老老实实地对我国驻瑞典使馆的同志讲了。晚上有一位从上海来进修的医生给我治疗。第二天使馆的同志们给我送稀饭、送面条、送水果来,我在旅馆里也感到了家庭的温暖。前一天我下飞机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第二天我却见到了这么多的亲人。在瑞典的首都我住不到两个星期,可是我过得轻松愉快。离开这个由无数个小岛构成,由七十多道桥连接起来的风景如画的和平城市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个健康的人。
  我是去出席第六十五届国际世界语大会的。我究竟在什么时候开始学习世界语,我自己也讲不清楚,可能是一九一八年,即五四运动的前一年,也有可能是一九二一年。但是认真地学它,而且继续不断地学下去,却是一九二四年到一九二五年的事情。我在南京上学,课余向上海世界语书店函购了一些书,就一本一本地读下去,书不多,买得到的全读了。因为是自修,专门看书,说话不习惯。后来我到法国常和两三个朋友用世界语通信。一九二八年十二月初我回到上海,住在旅馆里,友人索非来看我,他当时还担任上海世界语学会的秘书或干事一类的职务。他说:“学会的房子空着,你搬过来住几天再说。”我就搬了过去,在鸿兴坊上海世界语学会的屋子里搭起帆布床睡了将近半个月,后来在附近的宝光里租到屋子才离开了鸿兴坊。但从这时起我就做了学会的会员,不久又做了理事,也帮忙做一点工作。我还根据世界语翻译了几本书,如意大利爱·德·亚米西斯的独幕剧《过客之花》、苏联阿·托尔斯泰的剧本《丹东之死》、日本秋田雨雀的独幕剧《骷髅的跳舞》、匈牙利尤利·巴基原著的中篇小说《秋天里的春天》。一直到一九三二年“一·二八”事变,日军的炮火使鸿兴坊化为灰烬,我才搬出了闸北,上海世界语学会终于“消亡”,我也就离开了世界语运动。
  在十年浩劫中“四人帮”用“上海市委”的名义把我打成“不戴帽”的“反革命”,剥夺了我写作的权利。我后来偷偷地搞点翻译,空下来时也翻看家里有的一些世界语书,忘记了的单字又渐渐地熟悉起来,我仿佛回到了青年时代,对世界语的兴趣又浓了。所以我出席了今年举行的国际世界语大会。几十年前我就听人讲起这样的国际大会。在上海世界语学会里我只是偶尔听见人用世界语交谈。现在来到大会会场,会场内外,上上下下,到处都是亲切的笑脸,友好的交谈,从几十个国家来的人讲着同样的语言,而且讲得非常流畅、自然。在会场里人们报告、讨论,用世界语就像用本民族语言那样地纯熟。坐在会场里,我觉得好像在参加和睦家庭的聚会一样。对我来说这是第一次,但是我多年来盼望的、想象的正是这样,我感到遗憾的只是自己不能自由地使用这种语言,它们从别人口里出来像潺潺的流水,或者像不绝的喷泉;有时又很像唱歌或者演奏乐曲,听着听着甚至令人神往,使人陶醉。但是它们从我的嘴里出来,却像一些不曾磨光的石子堵在一处,动不了。不过我并不灰心,我们中国代表团里的年轻人讲得好,讲得熟。他们交了不少新朋友,他们同朋友们谈得很融洽,希望在他们的身上。
  我去北欧前,友人几次劝我不要参加这次大会,甚至在动身前一两天,还有一位朋友劝阻我,他认为我年纪大了,不应当为这样的会奔波。他们都没有想到这些年,我一直关心国际语的问题,经过这次大会,我对世界语的信念更加坚强了。世界语一定会成为全体人类公用的语言。
  中国人把Esperanto称为“世界语”,我认为这种译法很好。经过九十三年的考验,波兰人柴门霍甫大夫创造的Espe

ranto成了全世界人民所承认的惟一的“世界语”了。它已经活起来,不断地丰富、发展,成了活的语言。我开始学习世界语的时候只有一本薄薄的卡伯(Kabe)博士的字典,现在我可以使用一千三百页的插图本大字典了。世界语的确在发展,它的用途在扩大,参加大会的一千七百多人中间,像我这样的老年人只占少数,整个会场里充满了朝气,充满了友情。
  在斯德哥尔摩我还有一些瑞典朋友,因此我也有不少会外活动。朋友们见面首先问我关于世界语的事情,他们不大相信它会成为真正的“世界语”。我便向他们宣传,说明我的看法:世界语一定会大发展,但是它并不代替任何民族、任何人民的语言,它只能是在这之外的一种共同使用的辅助语。每个民族都可以用这种辅助语和别的民族交往。我常常想:要是人人都学世界语,那么会出现一种什么样的新形势,新局面!倘使在全世界就像在大会会场一样,那该有多好!世界语是易学易懂的,这是人造语的长处,不仅对于欧洲人,对于我们亚洲人,对其他的民族也是如此。但即使是人造语吧,它既然给人们使用了,活起来了,它就会发展、变化,而且一直发展、变化下去,由简单变为复杂,由贫乏变为丰富、更丰富……而且积累起它的文化遗产……
  从国际世界语大会的会场,回到上海西郊的书斋,静夜里摊开那本厚厚的世界语大字典,我有很多的感想。想到我们的文字改革的工作,我不能不发生一些疑问:难道我们真要废除汉字用汉语拼音来代替吗?难道真要把我们光辉的、丰富的文化遗产封闭起来不让年轻人接触吗?我并不完全反对文字的简化,该淘汰的就淘汰吧,但是文字的发展总是为了更准确地表达人们的复杂思想,决不只是为了使它变为更简单易学。在瑞典、在欧洲、在日本……人们每星期休息两天,难道我们中国人就永远忙得连学习的工夫也没有!忙得连多认一两个字的时间也没有!忙得连复杂的思想也不会有?!我们目前需要的究竟是提高人民的文化水平,还是使我们的文字简单再简单,一定要鬥斗不分、麵面相同?我不明白。在九亿人口的国家里,文字改革是大家的事情,慎重一点,听听大家的意见,总没有害处。

 

参考自:

  八月二十四日 

你安装了这个世界语学习软件,就意味着你即将跨入世界语的大门,你一定会问:什么是世界语? 

世界语是1887年波兰眼科医生柴门霍夫博士公布的一种人造国际辅助语。经过一个世纪的实践,许多语言学家们认为:世界语很可能就是人们想象中的国际共通语或共同语。

我国有56个民族,960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语言,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方言,那么,如何与这些不同民族不同地区的人们进行沟通和交流呢?这就需要我们都来学习汉语普通话。大家都讲普通话,沟通与交流就没有障碍了。所以我们国家在大力推广普通话。

凡学过外国语言的人都知道:要学好一门外语,在掌握了字母的发音、章节的划分和基础语法等知识后,记忆单词则成为学习过程中的最大障碍之一。世界语则不同,由于它的28个拉丁字母都有固定的发音,在任何一个单词中只要正确划分章节,就能读准;而且读写一致,重音永远固定在倒数第二个章节上(音章节的词重音就是它本身)。在柴门霍夫公布世界语时仅有900多个词根和16条基础语法规则,就能将当时所要表达的事物全部表达出来。所以,在世界语单词的学习和记忆中,与民族语相比较,它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系统地掌握世界语单词的构成规律非常重要,能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以由于世界语是在印欧语系的基础上经过加工创造的语言,故它有学习西欧语言的“金钥匙”之称。

    
同样的道理,世界上现在有200个国家和地区,约2000个大小不同的民族,使用着5600多种语言。不难想象,世界各地的人们要想沟通与交往是何等的困难!正因如此,国际上也在大力推广一种中立的、简单易学的国际普通话,这就是世界语。

世界语单词构成的一般形式是(前缀)+词根+(后缀)+词尾(即原型词或派生词);在特殊情况下是:词根+词根+词尾(即复合词),或前缀+(前缀)+词根+(词根)+后缀+(后缀)+词尾+(词尾)(即复杂派生词或复杂复合词及复杂复合派生词)等形式。总之,世界语的单词是以词根为中心构成的。下面就各成份分别予以叙述:

  
世界语(Esperanto)是波兰医生柴门霍夫博士(Lazaro Ludoviko Zamenhof
)于1887年创造的一种国际辅助语言。他希望人类借助这种语言,达到民族间相互了解,消除仇恨和战争,实现平等、博爱的人类大家庭。柴门霍夫在公布这种语言方案时用的笔名是“Doktoro
Esperanto”(意为“希望者博士”),后来人们就把这种语言称作Esperanto。20世纪初,当世界语刚传入中国时,有人曾把它音译为“爱斯不难读”语,也有叫“万国新语”的。以后有人借用日本人的意译名称“世界语”,一直沿用至今。

一、词根

  
世界语是在印欧语系的基础上创造出来的一种人造语,吸收了这个语系各种语言的共同性的合理因素,更加简化和规范化,具有声音优美、科学性强、富于表现力的特点。

词根简称“根”,是世界语单词构成的主干,是说明单词本质或属性的成份。词根在语句中几乎不直接出现,只有去掉前缀、后缀和词尾时才能正确地识别。

  
世界语共有二十八个字母,书写形式采用拉丁字母,一个字母只发一个音,每个字母的音值始终不变,也没有不发音的字母,其语音和书写完全一致,每个词的重音固定在倒数第二个音节上,学会了二十八个字母和掌握了拼音规则以后,就可以读出和写出任何一个单词。

既然词根是单词构成的重要组成部分,
那么掌握词根对学习世界语单词来说也就至关重要。它是学习单词的基础。因为掌握了世界语的词根,就可根据需要派生单词;有些词根能够派生出几个甚至十几个与词根有关的单词来,例如:词根kok-(指鸡类),我们可根据这个词根变为koko
(雄鸡)、 kokino (母鸡)、 kokego (大公鸡)
koketo(小公鸡)、koketno(小母鸡)、novkoketo(鸡雏)、novkoko(指基本已能辨雄、雌性的小鸡娃)等。世界语词根的这种规律在民族语中是不尽统一的,因为民族语的词根虽然也决定了词性,但它在运用中的差异较世界语大;而这正是人造语构词科学、简便易学的一个方面。学习过多种(指两种以上)语言的世界语者有这样一个体会:由于世界语构词的规律性较强,只要掌握了词根与其它(如前、后缀,词尾)之间的相互联系,用于记忆单词所花费的时间不到1/3
就能达到与民族语相等或超出的程度,运用的灵活性也比民族语丰富得多。

  
世界语的词汇尽量采用自然语言中的国际化部分,其基本词汇的词根大部分来自印欧语系的各自然语言,其中大部分来自拉丁语族,少部分来自日尔曼语族和斯拉夫语族。世界语词汇的粘合性及前缀、后缀的使用,大大丰富了它的构词能力,而且也简单明了。世界语词汇的这些特点减轻了人们记忆单词的负担。

二、词尾

  
世界语的语法是在印欧语系的基础上加以提炼的,其基本语法规则只有十六条,比较有规则,但又相当灵活,因此比较容易掌握。

词尾位于单词的尾部,故称之为词尾。词尾是补充、说明词类、动作或状态的成份,很有规律;熟练掌握词尾的用法,无论对初学者还是运用者来说也很重要。

  
世界语的这些优点,使它比任何一种民族语言都易于学习和掌握。

1、词尾的种类:世界语的词尾共有11个,分别是:-o名词词尾,
如:tablo(桌子);-a形容词词尾,如:grada
(大的);-j复数词尾,如:laboristoj(工人们);-e副词词尾,如:tute(整个地);-n宾格(或宾语标志);-i动词不定式词尾,如:iri
(走);-as动词现在进行时词尾,如:iras(正在走);-is动词过去完成时词尾,如:iris(已经走了);-os动词将来进行时词尾,如:iros
(将要走);-us动词假定式词尾,如:irus(如果走);-u动词命令式词尾,如:iru!(走!)。

 
在人类历史上,先后出现过几百种国际共同语方案,但至今生存下来的只有世界语这种方案。这是因为:

世界语的词尾也有多用的形式。-a既是形容词词尾,又可表示序数或物主,如:与数词unu(一)结合可构成unua(第一或第一的);
与人称代词结合可构成物主代词,如:mia(我的)、via(你的);-e既是副词词尾,也可表示次序,如:与数词unu结合可构成(首先或第一地)。在世界语中,
只有以上两个词尾有多意的使用形式。

   
(1)世界语不是凭空臆造出来的,而是在印欧语系的基础上,按照一定的语言规律,经过研究整理而成,并且在使用中不断发展和完善的,具有严密的科学性和群众基础;

世界语的原型副词都是以-aǔ来结尾的,共有15个,如:antaǔ、
hodiaǔ、ankoraǔ等。

   
(2)由于世界语的语音、词汇和语法的优点,世界语比较容易推广;

世界语还有无词尾的单词,但数量不多。有1个冠词la、9个代词、12个基数词、33个关系词及62个其它词类都没有固定的词尾。在学习过程中,一般通过大量阅读、对比即可掌握它的使用规律。

   
(3)柴门霍夫在公布世界语方案后多次声明,世界语不是他个人的,而是属于全人类的,易为大家所接受;

2楼

   
(4)世界语是“中立性”的语言,它不干涉各国、各民族的内部事务,也不排斥、也不企图取代任何一种民族语,它只是为人类在进行国际交往时提供一种国际辅助语。其目的是使各国人民之间的交往变得更加平等,更加容易,符合各国人民要求发展、要求和平的愿望;

2、词根和词尾的结合(即一般派生词):词尾补充、修饰、完善了词根的含义并形成了一个比较完整的、有头有尾的单词的概念;词根随词尾的修饰而发生着变化,赋予了动用世界语单词的灵活性、趣味性和易学性。

   
(5)在很多国家有许多热心的世界语者在积极宣传、推广并使用世界语,在国际上也建立了各种专业性的组织。

在世界语的单词中,词尾是可以相互变换派生运用的;在词尾的变换过程中,单词的含义也随之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如:动词不定式paroli
(讲话),
可变为名词parolo(讲)、形容词parola(讲话的)、副词parole(讲话地)等。这种单词的派生规律一般在民族语中较难见到,但在世界语中随处可见,从而增强了语言的灵活运用能力。在世界语的单词里,词尾在三个以上不得连续使用(不含三个),不得重复。如:multajn(许多的)词尾共有三个,分别是-a、-j、-n。

  
现在世界语已传播到120多个国家。约有一千多万人掌握和使用这种语言,已被应用于政治、经济、文教、科技、出版、交通、邮电、广播、旅游和互联网等各个领域。

三、前缀和后缀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国际交往日益频繁,掌握了世界语,你就可以通过网络轻松地在世界各国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你可以同他们用电子邮件通信,也可以用Skype、MSN、ICQ、雅虎通等同他们交流聊天,甚至你还可以就共同感兴趣的项目与他们进行合作……

前缀又称词头或接头字。后缀又称接尾字。前缀位于词根前;后缀位于词尾前、词根后;前、后缀的作用同样是修饰、补充、说明词根的,一般可连续使用两个并不得重复使用。前、后缀增强了单词在语言中表达的细腻、简洁和明了程度。

    让我们记住冰心老人的话吧:“懂得世界语,就懂得世界。”

世界语的前缀有7个、后缀24个共31个,另外还有动词分词后缀6个。词缀和词尾一样,只要了解它的含义即可派生运用。如:gestarigu!(全体起立!)这个词则是由前缀ge-(表示男女并称)+词根star-(表示站立)+后缀-ig-(表示进入某种状态)+动词词尾-u
(表示命令的语气)这样一个公式表达了“命令全部进入站立状态”的意义。通过此例我们不难发现世界语前、后缀的作用和意义、表现形式及范围等。

 

但有一点必须注意:在划分章节时,应将每个前缀单独划分成一个章节,不能与其它部分连起来划分。如:把malamiko应划为mal-a-mi-ko,而不能划为ma-la-mi-ko.

 必赢亚洲官网 1

运用前、后缀和词尾与词根的结合构词,也是世界语派生词的一种科学形式,大大缩小了语言的词汇量,提高了单词的灵活运用率。

1939年12月9日,毛主席为延安世界语协会展览会题词:

四、特殊情况下的构词

 

1、复合词:复合词是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词根结合而构成的新词;它的一般形式是:(前缀)+词根+词根+(后缀)+词尾。其重要部分在后一个词根上。复合词一般用于用于名词、形容词等。除特别需要3个或3个以上词根构成新词外,多见于由两个词根构成。如:novjaro(新年)则是由nov-(新)+jar-(年)+-0
(名词词尾)构成的复合词。

“我还是这一句话:如果以世界语为形式,而载之以真正国际主义之道,真正革命之道,那么,世界语是可以学的,是应当学的。”

2、复杂派生词:复杂派生词是由多词缀、多词根相互交替连接使用构成的单词。如:geesperantistoj
(全体世界语者们)则是由前缀+词根+后缀+后缀+词尾+词尾,构成的单词。复杂派生词可以简洁、明了、细腻地表达事物。但在一般情况下应尽量少用,以免加重读(听)者的听说、思维负担和理解能力。

 

3、专用名词的构成:专用名词即将民族语世界语化了的名词;一般指人名、地名、不可更改或不能更改的学术用语与专用名称。在世界语中,专用名词一般以音译为主;为了提起人们的特别注意,单词的第一个字母必须大写。在必要情况下,专用名词也可不译,仍保持原型或在原型后注释。如:Kuomintango(Partio
de  1912- 1949 en Cina). 意为:国民党(1912年至1949年在中国的执政党)。

  相关链接:世界语与国际组织 世界语在中国一百年 中国网世界语版 中国报道 国际在线世界语版

五、世界语构词的发展与希望

 

只要掌握了世界语单词的构成规律,学习单词的困难则疲解决了;在单词的使用过程中,就可以按照它的构成规则随心所欲地“造化”出所需要的单词。

     中国世界语网: http://www.esperanto.cn

世界语诞生100多年来,能从一个人创造发展到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近千万人运用和研究它,这在人类语言史上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而民族语则有许多民族生活习惯上的惯用词(语),对于未生活在其民族范围内者来说要完全掌握它,则是相当困难的。一般民族语都有几千年的历史,连本民族的人都难以学精,更何况外族人来学了。

 

而世界语在人类语言的历史长河中才刚刚起步,就有如此巨大的动力,这无凝有构词科学、简便易学等诸因素;难怪扎尔斯泰能在两个小时内基本学会并为柴门霍夫博士用世界语写了一封回信;“十年动乱”中,被关进牢房的苏阿芒,与受难的世界语者接触不足三个月,就学会了世界语,早已成为国内外著名的世界语诗人。这正是由于人造语克服了民族语的缺点,解决了记忆单词困难的问题,从而显示出了它得天独厚的优势,为人们所接受和使用。

     国际世界语协会:http://www.uea.org

通过世界语者们的不断实践、创造和完善,截止目前,世界语的词根已由900多个发展到2470个常用词根(包括词尾和常用词缀,其中常用词根和次常用词根1717个,备用词根753个),基本上适应了社会需求,比较清晰地表达了现代科技各学科领域所要表达的事物。由于科技事业的飞速发展,迫使世界语的构词与正在发展的社会同步发展,就需要大批的各行各业世界语运用者、研究者来不断努力,攻克它在构词上与社会发展不符的一个个难题,为人类历史的向前推进服务。

相关下载:

巴西世界语多媒体教学软件Kurso
de Esperanto

世界语小词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