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亚洲官网】余热微小说,大厦鬼餐厅

县纪委副书记老赵退休以后,便回到山村与老伴一起生活。开始,他还经常与老伴一同下菜园锄草浇水,一同到溪边洗衣、洗菜。但过不了几天,老赵的神情就变了,一个人要么站在窗前望着山边的竹林抽闷烟,要么在屋内心神不宁地长吁短叹,稍不顺心就冲着老伴发火。

“您好,您购买雅芦团购套餐已经支付成功,消费码******,请在8月31日前去消费。”

女儿知道后,傍晚,抽空回到家。女儿说:“爸,县计生委要我去地区学习三个月,您帮我去接送六六上幼儿园,上、下午没有事还可以到我的办公室去看看报,晚上照应六六睡觉。”

收到这条短信,我略略地有点摸不着头脑,明明没有在网上团购东西,怎么消费码发到了自己的手机?难道是有人团购东西的时候写错了接收的手机号码?

“吃饭怎么办?我只知道下面条。”老赵有笑容了,慢慢地说。

我林子这辈子向来被坑的时候多,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还是很难得一遇的。想到这里,我决定今天就去那个叫雅芦的商店把这张奇怪的团购套餐给消费掉——毕竟手机里的还是空的,吃到嘴里的才是自己的!

“我都安排好了,吃包伙,在乡政府隔壁的789饭店。”

下午刚下班,我借口家中有事,迫不及待地离开办公室,决定去雅芦消费掉这张白得的团购券,之前已经在网上百度过,雅芦在市中心一个刚刚重新开业的雅安大厦上。

“哪一天去?”

大概因为位置不好所以很多客流都靠网上吸引,这才使得我莫名地得到了一张团购券吧,想到这里,我又激动起来——刚刚开业的店基本上菜式和服务都很好,今晚又可以好好吃一顿啦。

“今天就去,明早我去县报到,车在路口等。妈呢?”

市中心很方便,下了地铁没多久,我就到了雅安大厦。话说这个雅安大厦也很奇怪,原本被一家挺大的外国公司租下用于电子产品的售卖,可不知是公司破产还是怎的,一夜之间公司撤离大厦搬空,只留下一地废纸。

老赵来劲了,立即从椅子上起身,健步走到大门口,朝菜园地里大声喊:“老太婆,老太婆,快烧晚饭!”

而之后也很奇怪,市中心的大厦,基本上出租起来都是格外抢手,不知为什么雅安大厦搬空很久都没有商户和公司租入,热热闹闹的市中心竖着一幢无人的大厦总让人觉得莫名地突兀,不过我也只是小市民一枚,这种事情轮不上我来关心,也只能勉强当做办公休闲时和同事们的谈资而已。

第二天,老赵和外孙女六六开始吃包伙。

进电梯,按12楼,我乐呵呵地等着期待已久的大餐。大厦看起来还不错,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想到去换换电梯,吱吱呀呀的电梯总让人感到一种不安,不过也只是一下子的事啦,反正我又不在这幢大厦上班。

一天,艳阳高照。中午11点半,老赵就双手反剪着,像以往出去办事一样,慢悠悠地向乡中心小学幼儿班走去。放学了,老赵就携着六六来到789饭店。一进门,胖墩墩的老板娘照例指着西南边窗下的一张小方桌嚷着:“六六外公,请这里坐。”刚坐下,老板就端来饭菜。老赵正准备招呼六六吃饭的时候,东面包厢内传来麻将声,一圆脑袋从包厢门里探出,叫着老板娘上酒上菜,说,书记、乡长马上就到。这时店门口来了四人,一进门带头的惊愕了一下,然后定定神,趋步走向小方桌前,低头喊着:“赵书记,您在这里就餐?”

一出电梯,就看见一家装饰豪华的店面,门口站着两个漂漂亮亮的小姐,一看见我往她们这边看过来,立刻巧笑嫣然地一齐说:“欢迎光临!”

“噢,是夏书记,我带外孙女吃包伙。请问夏书记,这饭店叫‘789’是何意?”

有点心虚地进去,我一进门就直奔收银台,主动说自己是通过团购来的,递上手机上的短信和消费码。

“嘿嘿,嘿嘿,这个我也不大了解,也许是乡下生意人乱取的名?”

老板娘大约30岁左右,正当华年,风姿卓越,见我紧张,倒不急着验证信息,直接引我到座位上坐下,叫服务员倒了杯水,接着掏出纸笔抄下我的消费码去验证了。

老赵无言,只顾吃饭。夏书记羞涩地转身走进包厢,稍后又退出,边走边说:“赵书记,你慢慢吃!”接着其他七八个人也陆续离开包厢出了“789”。

喝了口茶,看着这家店环境这么好,我心情放松下来,这家店看起来规格很高,迎来送往的服务员都颇有一番姿色,就算不吃饭单单坐在这里,也很有一种收获,所谓秀色可餐啊。

这时“789”开始热闹起来:开山采石的,烧砖烧瓦的农民工,上街买东西的山里人,中小学老师,还有从山外来山里选购木材、山货的生意人,都来买菜吃饭。老板端菜端饭,老板娘收钱记账。

“啊,先生您好!”老板娘又走了过来,热络的脸仿佛能融化一切,“先生您订的是我们店的特殊套餐,请您移驾到包厢!您要的菜比较特殊,我已经吩咐厨房立刻开始制作!”说着,引着我去旁边的包厢。“菜比较特殊?”我迟疑地问。

突然,老板娘从账桌边站起,急忙走进东面包厢一看,然后退出嚷着:“奇怪,乡政府包的一桌,怎么人全跑了?”

必赢亚洲官网,“是的,先生,就是那个。”老板娘讨好地拍拍我的肩膀,悄声在我耳朵边说,“我不会泄露的,先生您待会儿去包厢好好享受吧。”听到老板娘这么说,我也不好发问,顺从地跟着老板娘来到一个包厢。

又过了几天,老赵随着六六向“789”走来。刚拐过山嘴,见饭店门口几个人手里拿着烟正往包里放。这时老赵见一个四十开外的中年人就喊着:“王局长,你

说是包厢,可是又和普通店面的包厢有所不同,首先,它的面积比一般的包厢要大上一倍,而且天花板特别高,基本上这种天花板的房间,只有那种放置大型机械的工厂才会使用。

也来这里就餐?”

而且,这么大的包厢,只有一张圆桌,一副餐具,而且餐具的型号也比普通的饭店大上一倍。同时,圆桌的中间是空的,我走进发现里面有着一个圆形的火盆,里面整整齐齐地放置着上好的火炭。

“赵书记,您好啊,林区防火形势严峻,我们来检查一下。”这是县林业局长。

“大概是什么特殊的烧烤吧?”我自己安慰自己,可心里却不停地打鼓,总是想到一些不好的事情,什么诈骗集团生宰活人啊、变态吃人肉之类的,不觉后悔不该贪小便宜来到这家店。

说着都进了饭店,老赵仍旧坐在西南边小方桌前。王局长脑袋灵,见势就用手捏捏一个长个子的肩膀大声说:“李站长,不进包厢,就在饭厅里吃吧,不上酒,吃工作餐,四菜一汤,大家坐。”李站长是乡森林工作站站长,听上司局长这么一说,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啄啄”,传来小心地敲门声,一位美艳的服务员进来,盘中端着一杯鲜红的饮品。服务员进门后冲我一笑,仔细地把盘子里的饮品放置到我桌前,细声细语地说,“先生,您的菜还没好,先喝点饮料吧。”

又一天,多云,太阳忽隐忽现。老赵又随着六六按时来到“789”饭店吃包伙。吃好中饭,老赵掏烟打火,面对窗外慢慢地吸着:中心小学大门口横幅高挂,上书“热烈欢迎县教委普九检查团来我乡检查指导工作!”

“好的好的。”我点点头,试探性地一挥手,服务员很机灵,没有多说话就转身离开了,轻轻地帮我关上了门。

这时,老板与老板娘轻声地议论起来:“县教委普九检查团来检查,怎么不见有人来订菜?”

见服务员离开,我急忙拿来那杯红色的液体仔细闻了闻,甜腻腻的,也不是所谓的血液什么的,稍稍尝了一口,香甜甘醇,看来之前应该是我多想了,这家饭店估计只是格局设计的时候比较大吧。

“哼,你真是一个大草包,人家昨天就在大川饭店里订了六桌,等你知道,天早黑了!”说着用食指在老板额头一捣,脸色灰白地走开了。

“先生,您的菜上来了!”正想着,老板娘推门而进,后面跟着一位身着厨师服饰的男人,面无表情地推着一辆餐车。

这一天赶上了阴天,老赵与外孙女刚吃好晚饭,老板就踱到小方桌前:“赵书记,我们小本经营,吃不了亏,你们包伙吃了十天,我分文不取,分文不取。”老板娘脸上似笑非笑,接着又说:“从明天起,我小店不包了,请另处就餐!”说完立即转身朝店门外走去。

进门之后,老板娘关上门,又将门反锁起来,接着对我嫣然一笑,“老板,您放心,不会被发现了,快开始吧!”

老赵无言以对,起身从口袋里掏出150元,放在小方桌上,用筷子压着,轻轻地说:“六六,走!”然后又反剪着双手,随着外甥女慢悠悠地出了“789”。

“开始?”我一头雾水,看看漂亮的老板娘,难道是那种提供特殊服务的店?可这也应该是那些漂亮的服务员不该老板娘上啊?!而且不是说准备菜么?我吞吞口水,支支吾吾,“嗯….嗯…..也是……要不你先开始吧。”

“哦,这样啊,先生您是希望我也参加?”老板娘似乎很兴奋,跃跃欲试。

“恩。”我含糊地说。

老板娘很兴奋,走到包厢中空旷的地方,开始脱起衣服——难道真的是特殊服务?我兴奋起来了,老板娘虽然老了点,但这么漂亮的老女人也是很有滋味的。

老板娘脱完了衣服,冲我魅惑地一笑,大吼一身:“破!”忽地身体吹气般地胀大,背后莫名地长出两只巨鳌,肤色变绿,成了一个巨大的鬼物。

“老板,该您变身了。占领这栋大厦才得来的新鲜食材可是十分的难得啊。”那只绿色鬼物依然用甜腻腻的语气对我说话,带出了一大坨黏糊糊的口水。

我结结巴巴不知所措,可怜自己因为贪财自投罗网来到这个鬼餐厅,今天估计得交代了。

大厦外。

一个伪装成人的男性鬼物今天特别郁闷,之前在网上订购的大厦人肉餐,一时疏忽将消费码发到了别人的号码上。

那些人肉可是不久这些从地狱逃出来的鬼物占领一幢大厦才得到的菜!对于自己这种从地狱中逃跑的鬼物而言,那可是大补啊,可惜啦可惜啦……

今天赶紧来这个餐厅问问,要是团购券没有被用出去,估计还有的补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