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很腥雨很腥微小说,小鲤鱼跳龙门

人物:蒋诗琦,高一学生,聪明可爱,父母离异,很爱吃鱼。

去年端午节那一天,妈妈为了全家聚在一起好好吃一顿团圆饭,早早的起床去菜市场。在一家水产门市与老板发生了争执,妈妈一时语塞,又不服气,于是打电话给我。

蒋 柔, 诗琦的妈妈,大学教授,美丽知性。

电话里头,妈妈声音哽咽,似乎受了莫大的委屈。于是,我急冲冲去骑上“小毛驴”跑到妈妈身边。

鱼很腥?

一看,买鱼的老板和妈妈两个都一副委屈的样子。妈妈的衣服上沾了一些鱼血,看到这里,我留意到自己的脑子开始先入为主的演绎起鱼老板欺负妈妈的场景,心血上涌。脑子里满是:“你怎么能够欺负我妈妈这么一位善良,朴实的老人家呢!”

诗琦对鱼的喜爱已经达到了一种境界,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清楚每一根骨头的分布位置”。

我的眼睛开始发红,血脉喷张。正在这时,想起了刚刚看过的一本书――《对生命说是》。于是,我从头脑的演绎中回来,对自己的情绪说是。看到谈话还没开始,鱼老板就被我刚才的神情吓到了。她倒退了一步,我看到她也是一个年近花甲的老人家。这时,我才意识到或许两位都是更年期,再加上沟通出了些问题而引起的纠纷。

虽然妈妈作为一名教授,平时很忙,但总忘不了迎其所好烧一桌“全鱼宴”,红烧、清蒸、糖醋、鱼丸、鱼块、鱼排……无所不有。
诗琦很敬佩她的妈妈,不仅因为她的学识,高贵的气质,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虽然父母离异,但诗琦从不觉得自己和其他孩子有什么不同。

为了避免自己先入为主,我走上前先问旁人。有一位一块买菜的老人家说:“你妈妈说要另外一条鱼,指了指那条鱼。但是,那条鱼又游走了。鱼老板看到时是指着另一条,然后抓起来就杀了。你妈妈一看,不是她要的那条,就不乐意买了。然后,两个人就争执起来了。”

鱼腥?对于”馋嘴猫” 诗琦来说是从来不曾体会的。

经这位阿姨一说,事情也太简单了。那事情这么清楚为什么要升级到吵架呢?我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那位阿姨。

什么叫鱼腥?

“问题是,她们两个互不相让。因为,两个都有理。”阿姨摇着头说。

鱼很腥!

这时,妈妈发话了:“园,要是买这条,不够一家人吃呀!优最喜欢吃鱼了。你哥嫂也爱吃鱼,而且我挑的的确不是这条呀!”

最近诗琦和安泽走得很近。

我拍拍妈妈的肩膀,对妈妈说:“妈妈,因为你是我妈。所以,咋买了。好吗?要是,你是那个卖鱼的老板,我也会建议你换那条顾客喜欢的给人家。大家都不容易,她也没错!您也没错。不是发生任何不快的事情都需要有一个人站出来认错的,今天的诗事就是两个人都没错。”

帅气聪明的安泽要诗琦作自己的女友,诗琦答应了。倒不是喜欢安泽,只是喜欢青春期的初恋的感觉。

这时,鱼老板弯下腰,抓起了一条大些的鱼正在剖。她默不作声的把鱼弄好,跟我妈妈说:“这条鱼呀!送你闺女了!她是个好孩子。我呀!就怕人家说是我做错了,唉!”鱼老板说完又叹了口气。

安泽送诗琦回家,手牵手。这一幕被蒋柔看见了,不知道为什么,蒋柔冲上去打了诗琦一个巴掌,并一把拖走了诗琦。

接着说:“要不是你家闺女肯让步,弄不好咋们两家都过不好这个节喽!”说完,她撇了一眼身旁的一位姐姐。

“你在干什么?交男朋友?你知道自己才多大吗?你这样做真的很让我失望!”
回到家后失控的蒋柔朝诗琦大喊。

刚才说话的阿姨又说了:“刚才你妈不愿买,那位姑娘不依,弄得你妈衣服上都是鱼血。”

“我什么时候让您满意过?我不及您聪明,漂亮。可您这么优秀,爸爸为什么还要抛弃我们?”话一出口诗琦就后悔了,但也已经来不及。

我拿出纸巾帮妈妈擦了擦,轻声在妈妈耳边问她有没有伤着,妈妈摇了摇头,我又在妈妈耳边说了几句。

噙满泪水的蒋柔扇了诗琦一个耳光, 诗琦夺门而出,蒋柔的心也被打碎了。

我问鱼老板多少钱。鱼老板说:“你妈妈想买的这条47元,另外那条鱼就当给你妈赔礼了。弄了她衣服一身腥,对不住了!这人哪!面子是哪里来的都不知道?面子都是靠自己大度挣来的。”

诗琦哭着跑在大街上,任性的她决定不再回家,可身上却没有带钱。在十分饥饿的情况下,只得在苦苦央求一个小餐馆老板后才被聘帮忙。洗碗、擦桌子她还能应付。她为自己有独立能力而沾沾自喜,没有联系妈妈。

这时,我看到鱼老板的女儿羞答答的低着头,她的头发盖住了红彤彤的脸。

在离家出走的第三天,老板要她洗一条鱼。这个任务对鱼专家来说无疑是个挑战,虽然她很爱吃鱼,但从来没洗过!
诗琦摸索着干了起来,当这条鱼面目全非时,
诗琦被一股很浓的鱼腥味包围了,透不过气来。

我付了钱,拿了那条大的鱼。跟鱼老板说:“对不住了!您既然把这条给了我,另外那条就麻烦您自己卖了。我妈妈的衣服我会洗的,刚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谢谢您这么体谅我妈。”说完,拉着妈妈赶紧回家了。

妈妈在洗鱼时也会闻到吧?诗琦不由得这么想着。

想起刚刚过去的时候,看到妈妈身上的鱼血时的心情,幸运的是跃过了情绪障碍,没有伤害到他人。我看着妈妈,妈妈也看着我,我们会心一笑,手拉手一起拖着清晨的那缕金灿灿的阳光走在回家的路上。

鱼很腥!

人的情绪有时就像一条小鲤鱼,跃过龙门便是海阔天空。

诗琦摇摇头,似乎这样才可以不想妈妈,可是却控制不了:我觉得洗一条鱼都这么困难,妈妈工作繁重还要一个人抚养我……

图片 1

这时不知怎的,一种回家看看的强烈欲望第一次涌上了心头。

j

雨很腥!!

天很黑,好像快要下雨了。秋天就是这样,时阴时雨,微寒入骨。

来到家门口,忽然看见了一个不停咳嗽的小黑影,诗琦马上躲到了一个角落。

那是谁?这么瘦小。

等到黑影越来越近,
诗琦惊呆了!是妈妈。什么时候妈妈头上爬满了银丝?原来妈妈这么瘦弱。从来没见过这么苍白的妈妈,什么时候感冒的?
诗琦热泪夺眶而出。妈妈没有看见她,似乎很匆忙地钻入了熙熙攘攘的夜色中……

妈妈要干什么去呢?带着疑问,
诗琦用门上角落里藏着的一个备用钥匙打开了门。她惊呆了:桌上有一盘热气腾腾的鱼,显然是刚烧好的,旁边有一张纸,
诗琦打开了它。

“诗琦,回来了吗?在外面一定没好好吃饭吧,呐,有你最爱的鱼。妈妈出去找你了,对不起,那天是妈妈不好。可是诗琦你知道吗,妈妈在上高中时认识了你爸爸,当时没有听你外婆劝告,两人在不懂爱情的情况下造成了一段失败的婚姻。妈妈很后悔当时的冲动和不谨慎,但很开心能拥有你这么一个优秀的女儿。妈妈只是不想让我的女儿像我一样。爱情、婚姻应该慎重考虑……女儿,我无时无刻不为你而骄傲。”

诗琦的眼泪早已打湿了信纸。

“妈妈,我爱你!” 诗琦决定去找妈妈,对妈妈说一句“您,辛苦了,对不起”。

外面不知何时起下起了倾盆大雨。

雨注入她的嘴中,很腥。那是怎样的血浓于水,怎样的刻骨铭心。

诗琦一心只想着要尽快找到妈妈,紧紧地抱住妈妈……

爱不是能用语言完全表达的,只能用生活的全部来表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