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阅读,第一百六十一章

“有可能!”方国坤一皱眉,“不过这个可能性非常小。钱家祖祖辈辈都是生意人,虽然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个家族显得过于神秘,但他们一直都是光明正大地做合法买卖,只是普通人接触不到而已。几百年来,钱家贩卖过的东西可谓是无奇不有,但却有个共通性,那就是全都是实物,他们还从来没有贩卖过机密资料之类的东西。美苏冷战期间,双方的情报部门都曾想通过钱家获取对方的情报,这对钱家来说根本不是问题,但钱家却拒绝了。远的不说,就拿现在的钱万能来说,他贩卖过原子弹、军事卫星、隐形飞机,甚至是月球上的稀有矿石他也贩卖过,但独独没有贩卖过别人的机密资料,这是钱家的经商祖训,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钱家的生意也不可能做到现在。他们是商人,但绝不是间谍。”
“那钱万能怎么会跑到软盟去?”小吴很费解,“只有各国的政府,以及那些世界级的富豪,才会买得起钱家的东西,我实在想不出除了虚拟攻击的原理外,软盟还有什么东西值得钱万能亲自去办。”
“算了,猜不到就不要乱猜!”方国坤捏了捏额头,他也被钱万能今天的反常给弄得有些头疼,“让我们的人紧紧跟着钱万能,直到他离开中国,这次可不能再让他把什么东西给弄走了!”
“明白,我早都吩咐下去了!”小吴说到。
“另外,软盟方面,要密切注意那些来和软盟谈合作的人或者企业,不要被某些人被钻了空子!”方国坤抚着发痛的额头站了起来,“好了,散会吧!”
软盟那边的会议,此时才刚刚进入高xdx潮。
“什么?又要砍?”业务部的负责人大眼看着刘啸,“再砍咱们可就没什么项目了!”
“旧项目砍了,可以集中精力做新项目嘛!”刘啸呡了口水,“这次要砍的,主要是那些基础性的硬件产品,这些产品功能单一,利润小,而且技术含量低,只要是个安全企业就能做。这些项目非但不能给咱们带来赢利,而且还会给咱们带来不少的麻烦,就像这次的事件一样。客户有时候根本不知道安全的多面性,他们以为买了一件安全产品,就可以应付所有的安全问题,所以只要有个风吹草动,他们就会认为是咱们的产品出了问题。以后在这些硬件产品上,咱们要彻底放弃低端市场,只保留两到三个潜力项目,集中精力做中高端市场。这样做呢,还可以舒缓咱们的压力,安全市场不同于其他市场,无法做到垄断,我们得让其他的小企业也有饭吃,他们有饭吃了,才不会来跟我们抢市场,毕竟低端市场的容量非常大,足够养活很多家小型安全企业。”
会议室的人仔细想了想刘啸的话,觉得也有道理,他现在是放小钱抓大钱,众人一合议,最后同意了刘啸的提议,“砍掉之后要怎么办?”
“撤裁下来的人员,全部编入我们的技术研发队伍,我们一定将自己的高端产品做到精益求精,虽说硬件产品更新周期慢,但我们至少也得保证每个月都有一次功能性更新,每两个月有一次技术性的更新,每半年,就要将自己产品更新换代一次,性能完全提升一个档次。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牢牢把握住高端市场,就算将来在高端市场站不住,我们也可以凭借技术优势,迅速将低端市场的竞争者全部挤走!”刘啸看来这次是下了狠心了,做低端只会分散软盟的精力,树立更多的敌人,而集中精力做高端,却可以进退兼顾。
“好,就这么办!”众人都点头。
“下面再说我们的这个策略级安全产品吧!”刘啸顿了顿,“这个产品本来就属于一个高端的软件防火墙,加上本次黑帽子大会上的良好表现,我们想要拿下高端市场,应该不成问题。但我们不应该仅限于此,我准备在咱们开发的那款个人反间谍反入侵的系统里,也添加一些简单的策略级核心,软件市场不同于硬件市场,CPU制造商都都还有AMD和英特尔竞争,但个人操作系统上微软却一家独大,我们应该利用我们这个策略级技术的优势,迅速占领个人安全软件市场,就算产品不赚钱,只要我们占住市场,我们手里的个人用户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资源!”
“这个没问题,就照你说的做,我们事先都讨论过好多次了!”业务部的负责人笑着,现在软盟被媒体吵得火热,软盟的这个产品只要一出,根本都不用自己吆喝,估计有好多人都盯着呢,谁不想体验一下那款狙击了西德尼的产品呢。
“我最近要出一趟差,在这段时间内,你们先把撤裁项目的事商量着给办了,顺便准备一下招商的工作,给全球全国所有符合代理资质的企业都发去邀请函,看他们有没有兴趣代理我们的策略级产品。”刘啸笑了笑,“等我回来后,咱们就举行新闻发布会,正式推出我们的产品。”说到这里,刘啸突然想起一事,“审查代理商资质的工作,一定要做细致,可千万不要选那些皮包公司!”刘啸说这句,主要是针对钱万能来说的。
“放心吧,我们一定做到万无一失!”众人笑着。
“对了,你们谁有大飞的消息?”刘啸突然问到。
众人都是摇头,“他离开公司后,整个人就像消失了一样,电话也换了,根本联系不到!”
“唉……”刘啸叹了口气,大飞太急性子了,当初他只要能多给自己一个月的时间,事情就不可能不是这个结果,“那商越什么时候能回来?”
“我们当时给商越安排的是参加全程的黑帽子大会,返程机票也是根据这个订的,黑帽子明天才会闭幕,给商越安排的是大后天的飞机!”人事部的负责人说到。
“这样啊……”刘啸心里一划算,看来自己去封明之前,是等不到商越回来了,刘啸咳了一声,“大飞现在联系不到,估计是在躲我们,他是不打算再回软盟了,咱们的技术总监也空缺了有一个多月,不能就这么一直空下去,我们得重新找一个合适的人来担当这个职位,把公司这一系列的项目都运作起来。”
“是不能再空置下去了。”众人点头。
“你们觉得让商越来做这个技术总监怎么样?”刘啸问到。
“商越?”人事部的负责人有点意外,“虽说商越进入公司以来,一直都很努力,可毕竟是年轻了点、资历也浅……”
“我觉得合适!”业务部的负责人当即反驳,“咱们新的人事任免制度,可没有限制年龄和资历,就冲商越这次在黑帽子大会上的表现,我就觉得她绝对能胜任这个职位!”
“咱们要定的是技术总监,不是公关部的总监,主要还是要看技术水平!”人事部的总管反对。
“那就说技术,别的不说,就说商越接手那个个人反入侵系统的项目后,她设计出的系统大家认为如何?”业务不负责人看着众人。
众人想了想,道:“平心而论,比起大飞也是只好不坏!”
“那不就结了!”业务部负责人一拍桌子,“商越的技术不比大飞差,而且咱们软盟新上马三个的项目中,就有两个项目是商越负责设计完成的,咱们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软盟今后这一阶段的发展,也应该让商越来做这个技术总监!”
其实大家平时也没怎么觉得,现在让业务部负责人这么一说,大家仔细一想,发现还真是这么回事。刘啸确定的三个项目,除了策略级产品刘啸自己负责,网情部和个人反入侵系统还真是让商越默默无闻地给做完了。
“大家该说也都说了,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大家举手表决吧!”刘啸笑着,“同意商越担任技术总监的,请举手!”刘啸第一个举手,然后就是业务部主管,剩下那几个人想了想,最后都举了手。
“那就这么定了!”刘啸把手放下,“商越回来后,你们就代表公司宣布一下这个任命,然后把我那个关于安全协调技术的构想跟她谈一谈。还有一件事!”刘啸看着人事部的负责人,“按照公司新的奖励机制,商越出色完成两个项目,又在黑帽子大会上有极佳表现,公司是应该给予重奖的,你回头就把她的绩效考核做好,然后送到财务部,等商越一回来,就把奖金发到她的手上!”
“好,我知道了!”人事部主管点头。
“那就这样吧,散会!”刘啸摆手示意大家可以走了,说完自己率先站起来走了出去,他还得趁着这两天的工夫把策略级的产品细分一下,根据用户操作环境和安全需求的不同,分出个人版、企业版、商业版、服务器版等各种版本来。
两天后,刘啸接到了熊老板的通知,只得扔下手头的活,随着熊老板去了封明。张春生和张小花早都等在了封明机场,两人一下飞机,就被张氏父女俩给接到了车上。
张小花许久没见刘啸,觉得刘啸变化很大,一切都那么新鲜,于是拽着他不放手,问东问西的,忙得刘啸连跟张春生打招呼的机会都没有。
“老张,OTE的代表来了没有?”熊老板笑呵呵地看了一眼那对小青年,转头问着张春生。
“来了!”张春生笑着,“不过OTE现在就来了几个接待人员,主要是负责接待他们请来的一些客人,据说这次的仪式上,OTE的老总也会亲自到场。”
刘啸那边一听,赶紧按住了张小花,他想听听张春生还有什么关于OTE的消息,OTE的老总一直就是个神秘的存在,就连网监那边也不知道OTE的总监是何许人物,没想到他这次居然会亲自参加技术区的仪式,这倒是令人非常期待啊。
“OTE这次自己还请了客人过来?”熊老板有些意外。
“他们说是请了一些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让他们来封明看看投资环境!”张春生咂了一下嘴,“现在来的这几个人,不知道是什么来头,不过看起来很有钱呐,排场一个比一个大,目前都住在我的酒店里,总统套房都被订光了,你一会都只能委屈一下了。”
熊老板笑着,“只要他们肯投资到封明,那就是咱们的财神爷,我委屈一下不要紧,可不能让财神爷委屈啊!”
“据OTE的人说,过几天举行仪式的时候,还会有很多人过来,都是全球知名的高新企业的代表!”张春生笑着,“现在酒店那几天的房间全被预定了!”
“都来了哪些企业?”刘啸问到。
“公司名、人名,全都是洋文,我一个包工头,哪里认识得到这些高新企业。不过我秘书小李看到预定房间的名单时,眼睛都直了,说我们酒店简直都赶得上开那个什么会了,反正就是说那些企业很牛的意思。”张春生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哦!”熊老板长长舒了一口气,笑道:“看来OTE的能量还真是不小。”
车子直接开到了春生大酒店楼下,下了车,就看见酒店前停满了各式高级轿车。张春生指着那些车道:“你们看看,这还是OTE请来那几个人随从的车,正主的车,现在都停在地下停车场呢,不敢拉出来,拉出来非得把封明这座小城市给震坏了不可,哈哈!”
众人笑着扫了几眼那些车,然后就进了酒店。
“咦?”刘啸一进酒店,不禁惊讶一声。
“怎么了?”旁边的张小花顺着刘啸目光看去,就看见一个矮胖子的背影,那矮胖子此时正晃动着硕大的屁股,趴在沙发的背靠上扭来扭去,沙发那边,是酒店提供的一台超大屏幕电视机,此时正在播着一场球赛,胖子手里拿着一杯奶茶,扭一下屁股,就使劲咂一口奶茶,“滋滋”作响。胖子的旁边,还站了一位酒店的贴身管家。
此时熊老板和张春生也发现了刘啸的不对劲,张春生过来拍了一下刘啸,然后指着胖子的背影低声对众人道:“看见没,这就是OTE请来的客人,比我老张还粗糙,哈哈!”
本书首发 www.17k.com
“我认识这人!”刘啸说完就径自走了过去,来到矮胖子后面,道:“你好啊,钱先生,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钱万能回头看见刘啸,也是有点意外,不过随后便面露喜色,道:“刘总,你跑到这里来,是不是同意了和我的合作啊?”
刘啸摇摇头,笑道:“不是,我来封明办点事,进来刚好看见了钱先生,就过来打个招呼!”
钱万能的顿时面色一僵,对他旁边的贴身管家道:“我背痒,回去帮我挠背。”,说完奶茶也不要了,球赛也不看了,扭头就往楼上去了。
“钱先生……”刘啸叫了一声,钱万能没有理会,刘啸心里十分纳闷,这钱万能怎么回事,怎么老是背痒啊。
张春生跟上来,看着钱万能进了电梯,“怎么回事?”
刘啸摇头,“我也不知道,这个人本来就有点奇怪!”

把媒体送走后,公司的几个负责人就围到了刘啸跟前,每个人都很高兴,“这下可妥了,咱们一分钱都没花,广告效果就出去了,有了这些媒体给咱们摇旗呐喊,咱们能省不少事呢。”
“不过,刘总!”业务部负责人看着刘啸,“你刚才怎么不直接说那些安全机构联手对付咱们的事呢,绕那么大一个圈干什么!”
“这个***不白绕,留个问题给他们,他们才有积极性!”刘啸笑呵呵地说着,“对了,不管谁来采访,你们都得保密,咱们暂时不进军境外市场的原因,绝不能说出去。”
“那肯定的!”众人都表示明白。
“我估计明天后天,这些媒体的报道,还有评测,就都能发表出来,咱们刚才送给他们的产品,也肯定会被他们放到网上去共享,也好,咱们给他们一点时间,让他们尽管去炒,等攒够了人气,咱们再正式推出这款产品!”刘啸说完,对商越道:“商越,你去安排一下,咱们所有境外网站的口号改一下,改为‘软盟目前没有发布除中文外的其它任何版本,短期内也不会发布’。”
“好,我这就去安排!”商越点着头,就准备去做。
“这个倒不忙,反正咱们现在又多了几天的时间!”刘啸拦住她,“你这几天盯着点易成软件那边,让他们按时把反病毒软件交上来,有什么问题就及时和他们沟通,争取咱们的产品和他们的杀毒软件同时推出去。呵呵,咱们也不能完全让媒体把咱们的底摸透了!”
“行,我知道了!”商越点着头。
“那行,大家各自忙去吧!”刘啸笑着,“最后检查一下各个环节,不要到时候出了什么纰漏,然后就是按部就班进行咱们下一步的计划,不能让这个产品的推出过多干扰咱们的视线。”
回到办公室,刘啸坐在那里,拿笔在纸上不停地划拉着,他要把今后要做的事情仔细地理了一遍,最近的事情实在是多,没有个主次先后,就很容易把自己搞乱。一是砍掉软盟之前的几十个产品后,现在主要是做三个高端的产品,这个三个产品的研发更新工作要抓紧;二是组建队伍,准备研发安全协调技术,这个自己到时候会给研发小组的成员进行培训,指导方向;三,进一步强化个人产品的研发队伍,不断推陈出新,不断完善功能,进一步抢占并稳住个人用户市场。
还有第四,刘啸现在有点麻爪,因为他拿不定主意要先搞哪一个,网情部他想搞,类似OTE的那种在线追踪系统,他也想搞,还有就是在雷城对华维提起的那个策略级安全引擎的事,刘啸那也不是随便一说,他确实是想搞一搞这个安全引擎。如果只是软盟一家使用这个安全引擎的话,顶多就是多占一些市场,但肯定不能垄断市场,如果是把这个安全引擎推出去,让主流的安全企业都采用软盟的安全引擎做核心,那就可以一举确立软盟在安全界的领导地位。
刘啸在纸上比划了半天,最后决定把安全引擎的事往后挪一挪,现在软盟的产品还没上市,估计所有的对手都不会甘愿认输的,他们肯定会有所反击,只有等软盟的策略级安全产品全部上市后,包括现在正在完善中的企业版,让他们见识到了策略级核心的威力,也等软盟确立了市场优势后,才有资本让他们承认软盟的领导地位。
刘啸在网情部和追踪系统上划了个圈,现在就先搞这两个吧,网情部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商越已经制定出了软盟网情部的架构,自己也已经有了监视网络间谍组织的头绪,只要分头去做可以了。关键是这个追踪系统有点麻烦,看来也只能先搞着网情部,闲下来的时间就抽空琢磨追踪系统的事。
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工作,刘啸就算是分出了个轻重缓急,他重新拿出一张纸,将自己理好的事情按照顺序重新写好,然后压到了日程本里面,今后就得按照这个来制定工作计划了。
放下笔,刘啸就想起了自己今天从银行拿到的那个U盘,于是赶紧从兜里摸了出来,想插到自己办公室的电脑上去看一看,最后一想,还是算了,谁知道安全不安全啊,自己还是象上次那样,找个网吧比较稳妥。想到这里,刘啸就又把U盘塞进了兜里。
看到桌上的手提包,刘啸一拍脑门,这里面有和李易成签好的合同呢,得赶紧交给公司入档,然后送到档案室保存起来,放自己包里,别再给弄丢了。想到这里,刘啸就拉开包,把那份合同拽了出来,此时他又瞥见了那盒茶叶,便摇头笑着:“得,这个也赶紧送过去吧!”再放几天,说不定自己又稀里糊涂送给谁了呢。
说完刘啸站起来,拉好包提着,出门到公司档案室把合同一交,然后打电话联系熊老板,看熊老板是否从封明回来了。
很不巧,熊老板说自己还在封明,还没有回到海城,“你有什么事吗?”熊老板问着,不知道刘啸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
“没事,没事,就是问问罢了!”刘啸笑着,“那边的事怎么样了,最后确定了几个投资的?”
“目前确定了要投资的没几家,就OTE,还有那个钱胖子,另外还有国内的两家科研机构,其余的一时还定不下来,估计他们得协商上一段时间,才能有消息。”熊老板笑着,“不过这也没什么,毕竟这个开发区现在是一空二白的,我们现在正在和封明市zf讨论开发区道路建设以及城市公共设施建设的方案,等这些硬件搞起来,估计来投资的就多了。”
“老钱不是走了吗?”刘啸有点纳闷,“他的投资怎么确定下来的!”
“哦,那钱胖子确实是走了,不过他留下了一个人,目前正在和开发区商量他那厂址的问题。”熊老板说到这里,也是有点纳闷,“刘啸,那个钱胖子到底投资搞什么厂啊,怎么还拉上了张小花?”
“好像是搞什么高科技材料添加剂的吧!”刘啸没敢说明白,那可是人家的商业秘密。
“那完全可以和我们高新建设投资集团合作嘛!”熊老板疑惑不解,“为什么他非要点名和张小花合作呢!现在张小花已经在逼老张了,要么是把我们高新建设投资集团名下的一个玻璃厂转到张小花名下,要么就帮张小花在开发区重新投资建个什么玻璃涂料厂。他们父女俩现在正僵着呢,老张对他闺女办事有点不放心呐!”
“不会吧!”刘啸有点意外,这老钱似乎也有点太较真了,张春生张小花那是父女俩,没必要非要要求张小花独力拥有一家材料厂吧,反正赚了钱都是张家的,张春生赚得再多,将来那也都是张小花的,不过刘啸还是道:“那我回头去劝劝他们,其实这也没什么不放心的,老钱和小花合作的那个项目挺有前途的,根本不愁客户!”
“哦!”熊老板沉吟了一下,刘啸说话办事,一向都很稳重,既然他敢说这事有前途,那估计就不会错了,于是道:“那行,我也去劝劝老张,他平时老说自己闺女不顶事,帮不上自己忙,现在闺女想单独历练历练,那就放手让她干嘛,一个玻璃厂,就是全赔了,也没有几个钱。”
“呵呵!”刘啸笑着,“不会赔的,我这就去劝劝张叔!”
“那行,我就不和你多说了!等我回到海城,我再给你电话!”熊老板笑了两声,就挂了电话。
收起电话,刘啸就为难了,站在那里想着要怎么去给张春生说这件事,还没想好说词呢,手里的电话就又响了,拿起来一看,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是张小花打来的。
刘啸赶紧接起,“小花,是我,什么事?”
“我给你说一下,你让我弄的那事,我已经弄好了!”张小花说话声音懒洋洋的,大概是躺在床上打电话呢,“那个什么软件,我也给装上了!”
“太好了!”刘啸大喜,这下自己监控网络间谍组织的系统就可以着手组建了。
“唉,累死我了!”张小花嘟囔着,“你准备怎么感谢我,报答我啊!”
“啊?”刘啸一愣,道:“那剩下的钱不是都给你花了吗,怎么还要报答啊!”
“那是应该的,你说过剩下的钱随便我花,我肯定是不会客气的!”张小花咯咯笑着:“我现在超级缺钱,要不你再给我寄点过来?”
“我可没钱!”刘啸笑着,“我有多少钱你最清楚。对了,你要钱干什么?我刚才给熊哥打电话,他说你要单独弄个材料厂,张叔不同意。”
“正因为他不同意,所以我才缺钱啊,我要自己筹钱,自己开厂!”张小花那边终于来了精神,声音不再懒洋洋了,嘿嘿笑着,“我已经筹得差不多了,再过几天,估计就能破土动工了。”
“嗯?”刘啸大感意外,“你怎么筹来的钱?”
“我们家的这房子,是以我的名义买的,我把房产证抵押给银行,贷了一笔钱。”张小花有点不爽,“不过还差一点点,要是实在筹不到,我就只好把我的车子、衣服、鞋子、包包都先卖掉了。”
“不会吧,你把房子抵押了,张叔知道吗?”刘啸大吃一惊。
“你笨呐,他要是知道了,我还能抵押出去?”张小花嗤了口气,“反正房子是在我名下,我愿意抵押就抵押,谁让他不肯借给我钱。到时候要是厂子建不起来,还不上银行贷款,就大家一起睡马路好了。”说完,张小花一顿,又道:“不对,我可以不睡马路啊,我到时候上你家睡去!”
刘啸大汗,“我的姑奶奶,你就别想那么远了。”,刘啸都快被张小花打败了,她还真是有本事啊,连自己家房子都敢抵押出去了,“我看你就别闹了,抵押什么房子啊,我去找张叔谈谈,我保证他借钱给你!”
“你有什么办法?”张小花问着,“说来听听啊!”
“这……”刘啸支吾着,“我这不是正在想辙吗,你放心,两天之内,我肯定给你解决了!”
“行,那我就给你两天时间!”张小花呵呵笑着,“两天之后我见不到钱,我就把你买了!”
“只要能卖出去,你就卖吧!”刘啸笑着,又道:“对了,老钱走的时候,有没有给你留下联系方式?”
“没有啊!”张小花也是很费解,“就给我一张名片,上面什么也没有!”
“没有就算了!”刘啸皱着眉,心说你光散名片顶个什么用,连个电话号码都不留,“那我现在就去给你想办法去了。”
挂了电话,刘啸就开始头疼,自己该怎么去说服张春生呢,他现在已经被自己忽悠得有了免疫力了,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了。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刘啸干脆就溜达出了公司,找个网吧,看看U盘是到底是什么东西,顺便也想想辙。
“头,这是上面发过来的文件!”小吴把一份文件放到了方国坤的办公桌上。
“上面说什么啊?”方国坤继续忙着自己的事,头也没抬,一般上面很少给自己这里发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上面说,今天我们驻美大使馆领事会见美国商务部长的时候,美方有意无意提到了钱万能在封明的投资,根据上面的判断,好像美方对钱万能的这个投资有些不满。”小吴说到。
“这关他们什么事,他们有什么不满的!”方国坤就有些生气,抓起那文件瞄了一遍,然后站了起来,“这个钱万能也真是的,以前从来就没听说他搞过什么投资,这次怎么突然就想起在封明搞投资呢!”
“上面的意思是,既然美方如此在意,那钱万能在封明投资的项目肯定是非比寻常,上面希望我们尽快搞清楚钱万能具体的投资项目是什么!”
“钱万能都已经出境了,我们还怎么去查?”方国坤踱了两圈,“这钱万能做生意,向来都是根据客户的要求提供东西,你要什么,他就给你提供什么,至于他是从哪里搞来的,怎么搞来的,根本就没人知道。别看现在钱万能在封明投资建厂,他厂里生产出来的东西是做什么用途的,钱万能自己要是不说,那谁也别想知道!要想弄清楚,就得他生产出来东西,然后我们买回来去做研究!”
“上面还等着我们答复呢!”小吴看着方国坤。
方国坤皱眉踱了几圈,道:“美国人表示反对,那就说明他们应该是知道钱万能这个项目是做什么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们之间肯定是有过合作的。”
“应该是这样!”小吴点头,这种分析非常合理。
“钱万能投资的这个项目,应该对美国人很重要,所以他们才会如此重视,否则也不会动用外交途径了。”方国坤顺着思路一直往下推,“可为什么钱万能现在突然不和他们合作了呢?”
小吴摇头,这谁猜得到啊。
“肯定不是美国人不需要钱万能的货了,我想很有可能是美国人在什么地方得罪了钱万能!”方国坤简直就是天才,一下就切中了要害,他道:“你回复上面,就说这是一笔正常的投资,无需理会美国方面的暗示。”
“那……”小吴有点犹豫,“我们还是弄清楚的好,要是因此引起了双方的贸易摩擦,怕是要追究我们责任呢!”
“要是不让钱万能来投资,那我们就永远也不可能弄清楚了,对美国有用的东西,肯定对我们也有用,这事就这么办,我会写一份详细的报告给上面的!”方国坤顿了顿,“如果我没记错,钱万能在海城给了刘啸一张名片?”
“是!”小吴点头。
“想制造摩擦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这是他们和钱万能之间的纠纷,我们肯定是不会给他们扛这个锅的!”方国坤冷哼一声,“我现在就去一趟海城,联系钱万能,让他自己把这事搞定!”

再次回到封明,刘啸的心情和以往每次都不同。被张春生赶出封明后,刘啸是想着自己此生怕是再也没有机会回到封明了,后来张小花意外地离家出走,刘晨又来找自己帮忙,刘啸没办法,只能回到封明,可他是皱着眉头回来的,因为张春生并不欢迎他,他得看着张春生的脸色。
后来又回来两次,一次是为软盟收购的事,一次是封明技术开发区的奠基仪式,虽说张春生不再说什么,但刘啸知道,张春生心里对于自己和张小花交往的事,只是睁一眼闭一只眼罢了,并不是那么心甘情愿地赞同。刘啸浑身都很别扭,觉得好像是自己把人家闺女偷了一样,有种见不得人的感觉。
这次回来,刘啸之前的压力终于没有了,他有一种“荣归故里”的感觉,张春生之所以反对自己和张小花交往,是因为他觉得两人背景相差太多,但现在这种差距已经不存在了,软盟一周的收益经超过了张氏企业的全部资产总额,张春生再也没有理由拿那种怪异的眼光看自己,自己也再不用象做贼一样心虚了。刘啸从没有象现在这样盼望着能够快点到达封明。
在封明落地之后,张春生、熊老板、张小花都等在那里。
刘啸看到张春生的时候,心里就长长松了口气,看来这次他是真的不会对自己有什么意见了,刘啸快走两步,来到三人跟前,笑道:“封明我那么熟,都说了不用接的。”
张小花顿时瞪着眼,在刘啸胳膊上一掐,“你这人怎么不识好歹,来接你那是看得起你,是好意!”
“我的错,我的错!”刘啸赶紧求饶,然后看着张春生和熊老板,“你们最近身体都好吧?”
“好!好!”两人都笑着,“走,车就在外面,咱们回去再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刘啸点头,赶紧回头去看,此时商越也走了过来,刘啸就忙介绍道:“这位是我们公司的技术总监,商越!”,刘啸又指着三人,“熊老板你肯定认识,这位是封明张氏企业的张总,这位是……”
“我是刘啸的女朋友,张小花!你好!”张小花朝商越伸出手。
商越脸上顿时有一丝凝滞,公司里好像从来没人提起过刘啸有女朋友,刘啸也从未提起过此事,“你……你好!”,商越回过神来,挤出一丝怪异的笑容。
“我知道你,你就是上次黑帽子大会上的那个。”张小花笑着拉住了商越,“我很崇拜你,要是换了我,有那么多老毛子向我发飙,我肯定是傻掉了!”
商越被张小花拉住,笑得有些不自然,“没你说得那么好,我当时也是傻掉了,自己做什么都不知道!”
“走,回去说吧!”张小花拽着商越,就率先朝机场外走去,其他几人只好跟在后面。
路上刘啸问道:“钱老板现在人在哪里?”
“估计在山上,他现在每天白天都在山上,晚上才回来,好在现在路修通了,开车可以上到差不多到山顶的地方,本来说要建个索道缆车,但钱老板不同意,说不希望把星空寺变成个旅游景点!”熊老板说着。
刘啸笑着点头,“那倒也是,太闹腾了也不好!你看现在的那些寺庙,进山要收进山费,进庙要收进庙费,完全丧失了佛家原本的东西。我记得上学的时候,去封明的另外一座寺庙里去玩,高僧一个没看到,满眼都是功德箱,就是厕所门口,也被摆了一个功德箱。”,刘啸说完,直摇头。
“市场经济大变革时代的产物,没办法!”熊老板听完也是笑着摇头,他平时并不关注这个,但听刘啸这么一说,也觉得不妥。
众人车子驶到春生大酒店楼下的时候,刚好和钱万能的车子碰了个头,明天就要举行改名的法事,他今天竟然提前回来了,没在山上。
熊老板下车,朝着钱万能那边打着招呼,“老钱,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老钱从车上“滚”了下来,笑着:“我夫人到封明了,我就赶回来了。”,说完,他就看见了正在往车外钻的刘啸,道:“刘啸,你小子也到了啊,正好正好,中午大家就一起吃个饭,我请客!”
“那不行!”刘啸笑着走了过来,“应该是我们设宴为钱夫人洗尘才对!”
“对对对!”张春生一拍脑门,“刘啸说得对,就这么定了,我马上去安排一下,一会通知大家,呵呵。”,张春生笑着,就匆匆忙忙走进酒店,安排去了。
“你们就是这么客气!”钱万能笑着,“走走走,进去再说!”,说完回头看着刘啸,“我让你带的人,你带来了没有?”
“那肯定带来了嘛!”刘啸笑着朝商越招手,“商越,你过来一下,我给你介绍一下。”,等商越过来,刘啸就道:“这位就是我们软盟的技术总监了,商越。商越这位是钱万能先生!”
“你好!”商越和钱万能一握手,笑道:“我得先恭喜钱先生找到了家庙所在,落叶归根!”
“谢谢,谢谢!”钱万能一摆手,“走,进去谈!”,说着,钱万能掏出手机按了一个号码,然后以一种都能让鸡把鸡皮疙瘩全掉光的温柔语气道:“夫人,我回来了,现在就在酒店楼下呢,你也下来吧,刘啸他们要设宴为你洗尘呢。对,你要见的人也过来了!那好,我们就在茶餐厅等你!”
钱万能后面笑呵呵追上众人,道:“刘啸,我真没想到,这做网络安全也是个暴利行业,以前我还以为就我做的生意才是一本万利呢,现在来看,你那生意一点都不比我的少赚!”
刘啸摇了摇头,笑道:“本来是说让你做我们的全球销售代理,可惜计划跟不上变化,现在我们把所有的市场都出售给别人去做了,实在是不好意思,等你这边的事了了之后,我和你说一说下一步的计划。”
“我不是早说了嘛,没事,你不要太在意!我做你们的代理,那是我夫人的意思,她的本意,也是想帮一帮你们,如果你们有更好的发展规划,我们肯定是全力支持!”老钱两手兜着自己的肚皮,“这事以后不许再提了!”
刘啸无奈地摇着头,“行,不提就不提,但我们接下来的计划你肯定要参与!”
一行人径自上楼,到了餐厅的休息区坐下聊天。廖正生将自己旗下所有在封明的产业全部出售,然后彻底撤出封明,从张小花嘴里得知这个消息,刘啸倒是有些意外,廖氏同张氏一样,在封明经营多年,底子深厚,现在封明的建设搞得这么火,张氏也不可能一家独霸啊,这正是廖氏大展身手的时候,他怎么就撤出了呢。
“说不定就是你上次在星空寺说的那些话,让他明白了过来,大概是觉得再和我们张氏斗下去没什么意思,就撤了呗!”张小花笑着。
张春生倒是在一旁感慨,“都这么多年了,突然对手没了,还怪寂寞的!”
众人大笑,人就是这么奇怪,他在的时候,你就是想尽了办法要弄走他,等他真的走了,你反倒有点念想。
此时餐厅的门口走进来一个人,老钱一看,就赶紧起身走了过去,“夫人!”
来人正是钱万能的老婆,看起来非常年轻,大概只有三十岁出头的样子,头上高高盘着一个发髻,一身剪裁得体的旗袍,个头也高,比钱万能高出整整一头,看起来非常有气质,雍容华贵,让人不可直视。此时众人心里不禁都想起两句话,一句是和癞蛤蟆天鹅有关,一句和鲜花牛粪有关,倒不是众人有意笑话钱万能,只是单看这两人的硬件条件,确实是差距太大了,众人也就明白为什么钱万能那么紧张自己的夫人了。
女人的手里还牵着一个五六岁大的小孩,看见钱万能,她就微微笑了起来,道:“老钱,快给我介绍一下你的朋友吧!”
钱万能一把抱起地上的小孩,连啃了几口,才领着他夫人走了过来,“诸位,诸位,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夫人,冯楠!我抱着的这位,是我的宝贝儿子,钱无忌,小名叫多多,钱多多,哈哈。”
钱万能再挨个介绍众人,众人一一和冯楠打过招呼。
轮到刘啸的时候,钱万能特别介绍道:“这位就是刘啸了,软盟的总监,年轻有为,很有抱负的一个人!”
“那我就称呼你冯姐吧!”刘啸笑着,冯楠实在是太年轻了,他也只能喊姐了,“从我认识老钱起,他就一直把自己的夫人时刻挂在嘴边,今天总算是见到了。”
“老钱也经常提起你!”冯楠和刘啸客气了一句。
老钱还准备介绍刘啸旁边的张小花,一转身,刘啸突然瞥见老钱怀里孩子衣服上的一个饰物,不禁惊讶地“咦”了一声,然后往后退了两步,来到商越身边,指着老钱怀里的孩子低声道:“你看那里!”
商越顺着刘啸眼神的方向看过去,眼睛也便睁大了一些,钱无忌的脚踝处绑有一条脚链,脚链上系着一个不知道用什么材料雕出来的狼头,那狼头和商吴那个西毒杀破狼的标志竟然出奇地相似。
“这位就是商越!”钱万能回头笑着,“你肯定能认出来,黑帽子大会的视频上你见过的!”
冯楠走过来,拽住商越的手,把商越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道:“像,太像了,你和你姐姐长得真像,当时看到黑帽子大会的视频,我就感觉你一定就是商吴的妹妹!”
商越诧异,“你认识我姐姐?”
“认识!”冯楠笑着把钱无忌抱了过来,指着孩子脚上的那个脚链,“这个狼头你肯定很熟悉,但我想你姐姐一定没说过这是谁设计的吧?”
商越摇头,“她是没有说过!”
“来,大家都坐吧,坐下慢慢说。”冯楠笑着示意大家都坐,她还专门拉了商越坐在自己旁边,道:“这个狼头就是我设计的,呵呵,你姐姐现在还好吧?”
“啊?”这下不光是商越,刘啸也傻了,看样子冯楠应该早就认识商吴了啊,可怎么商吴去世的消息,她好像并不知道。
“怎么了?”冯楠看着那两人,“不相信这个狼头是我设计的吗?”
“不是!”刘啸赶紧摆手,然后顿了顿,道:“商越的姐姐商吴,已经在三年前去世了!”
“什么!”冯楠一下站了起来,差点把自己怀里的小孩给颠飞出去,“这怎么可能?”,冯楠一脸不可置信地站在那里,显然是无法接受这个消息。
商越站了起来,点点头,“他没乱说,我姐姐确实是去世了!”
冯楠闭上眼,长叹了一声,稳定住自己的情绪,“我还想着找到了你,就肯定能找到你姐姐,这次回国,除了参加明天的佛事外,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那就是见见你的姐姐,看她现在过得好不好。唉……”,冯楠又叹了一口气,“没想到事情竟会这样!”
“你和我姐姐是怎么认识的?”商越问到。
“我们读同一所大学,是校友,只是我比她要高两届,当年我们的宿舍是对门,她经常过来我们寝室坐,我们的关系很好,这个狼头是我当时信手涂鸦的一件作品,你姐姐非常喜欢,我就送给了她!”冯楠在回想着当时的一点一滴,“我非常喜欢艺术,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我联系了法国的一所大学,他们答应只要我能成功从国内学校毕业,就接收我去读他们的研究生。我开始学法语,家里也为我凑够了出国的费用,后来我的一位老师得知了这个消息,可能他认为能出国的家庭一定非常有钱,他想借此敲诈我一笔钱,我的最后一门必修课刚好是他主考,于是他卡住了不让我毕业。可那时我家根本再也拿不出多余的钱,所有的钱都花在了我的出国上,亲戚朋友能借的都借过了,眼看距离那边报到的日子越来越近,可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冯楠说话的时候,一直叹气,“后来你姐姐来我宿舍串门的时候,我随口提了一下这个事,第二天你姐姐跑来告诉我,说查了我的成绩,全部都是合格,可以去申请毕业。我当时太兴奋了,也没来得及细想,到学校申请毕业后便去了法国,后来我听几个同学提起,说学校的官网有段时间天天被人黑,每次都被人贴了一个狼头标志,卡我的那个老师,被指名道谢挂在了被黑的网站上。那个狼头标记我一看见就认了出来,我知道肯定是你姐姐帮我改了成绩,等我顺利出国之后,她又把把那个老师的丑恶面目揭穿,再后来,我就知道有个专门在网上留狼头标志的黑客,叫做西毒杀破狼,我想那肯定就是你姐姐了。我托了很多人去找你姐姐的联系方式,可惜都没有结果,从那时起,我就随时关注着黑客方面的消息,希望能够得到关于你姐姐的消息。”
冯楠说着,竟是留下了两行清泪,“如果不是你姐姐,可能我永远都去不了法国,也就不可能和老钱认识,更不会有今天的我,可我连声谢谢都没来得及对你姐姐说。黑帽子大会上看见你,我就知道我终于可以了这个心愿了,我让老钱去找你的公司,让他尽自己的力量帮助你们,我还想着一定找机会回来看看,当面对你姐姐说声谢谢,可惜……”
刘啸终于是明白了怎么回事,原来老钱当时颠颠跑来,死缠硬泡地要拿到软盟的代理权,为的就是这个事,这个冯楠看来也是个有情义的人,知恩图报,一件事惦记了这么长的时间。不过让刘啸有点没想到的是,原来并不是所有人都不知道西毒杀破狼的真实身份,至少冯楠这个狼头的设计者就知道。
“老钱!”冯楠回头看着钱万能,“封明的事情结束后,我想到商吴的墓前看看,去给她说声谢谢。”
“应该的,应该的,我陪你去!”钱万能忙点头应着,他老婆的旨意,他向来是按照圣旨对待的。
因为这个事,冯楠情绪便有些低落,吃饭的时候也没能高兴起来,大家看她这样,接风宴就吃得很拘谨,甚至连酒都没动。
第二天一大早,张春生就备好了车子,载着众人奔星空寺去了。钱万能从全世界各地请了二十位最有名望的得道高僧来做法事,这就成了一大佛界盛世,很多佛学的爱好者,还特意从全球赶到这里来观摩。封明市的各级领导也亲赴现场,亲自致辞道贺,星空寺门前的那片空地被拓宽了很多,却还是显得有些拥挤。
现场同样吸引了很多媒体的记者,刘啸出现在现场的时候,着实引起了一阵轰动,他现在是全国最炙手可热的人物了,媒体们怎能放过这个机会,纷纷上前刺探消息,想弄明白为什么搞尖端计算机技术的刘啸会出现在这么一场佛事活动上。
刘啸知道星空寺改名的内幕,但肯定不能说的,钱万能有过交待的,被媒体们问急了,只好乱说,一会说自己是佛学信徒,一会又说自己看好封明的发展,这次来封明,是准备考虑在这边投资。
可刘啸不会想到自己这番乱说的话,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麻烦和困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