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亚洲官网】末世卡徒,扬帆的战略

影歌满怀信心的走了,虽然不清楚杨帆的具体计划,但杨帆对计划的描述,的的确确是目前最必要的。
杨帆在山都防线时的记录良好,毕业试炼时的表现也非常不错,还有后来那些个前仆后继的施政措施……
这一切都给杨帆提供了相当高的人望,但是……这些还远远不够。
优异的过往成绩,满足民生的政绩和发明,可以让人对你表现出尊重,表现出任职教育司长的释然,却无法让人对你产生依赖,更毋论晋升为信仰,因为这是个尊崇强者的时代!
找来域将、域王,解决食物危机,这些事杨帆的确很好,非常的漂亮,但是……域王域将的能力不是杨帆自己的,食物危机虽然的确存在,也绝不是会令山都覆灭的危机,顶多就是多费些功夫罢了,何况麻烦还是杨帆自己找的。
杨帆现在所欠缺的,其实是人们对他在武力方面的认知,一旦山都大厦将倾岌岌可危之际,能够挽狂澜于即倒的武力。
这也是域将级域王级被人尊崇的原因,因为这是个信仰武力的时代!
杨帆当然也可以和人单挑,去证明他现在的实力域将已经可以不惧,域王即便打不过,也绝对逃的掉……
但是那并不解决问题,因为就算他证明了自己有那种实力,也不过是又一个域将域王,虽然少,绝非独一无二。
所以他将要做的,根本不是展现自己一人敌的实力,而是表现自己万人敌的能力,战略层面的高瞻远瞩。
基于此决定,他初出茅庐所要做的第一件事,于是就是此前所有人类都想做却又不敢做的——与镰骷在现实世界里周旋,相守、相持乃至相攻……
“保密功夫真的做的不错,不光那小妞不明白,连我到现在都是一塌糊涂……跟镰骷人在现实世界里纠缠,你脑袋没有坏掉吧?”
影歌信心满满的走了,盘踞在杨帆脑海里的独孤古却更加迷糊了。
他对杨帆的了解,无疑比影歌要深入具体的多,也正因此,杨帆做出的那么不着边际的展望,在他看来实在漏洞多多。
“那些人被你派到世界各地,到底是干什么去了?” 杨帆斜睨着独孤古不说话。
“我现在根本没办法联系到外面,你所说的新的身体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准备完成的,跟我说一说具体计划应该没有关系吧?”独孤古叹息道。
“难说啊。你知道的,背叛的这种事一旦发生过一次,就难保没有第二次第三次……”
“我一切可都是为了你好!”独孤古无比委屈。
“好吧好吧,给你一点提示,从影歌他们称呼我的方式,你难道没有什么特别的联想吗?”
“他们对你的称呼……主席?你,你,你打算搞游击战争那一套?我只希望你的脑袋还是正常的……”
“镰骷人在现实世界里可以使用大火力配备,没有风殇激旋流隔绝,援兵源源不断,反观我们,个体实力没有优势,武器系统没有优势,地形上同样没有优势,甚至……敌人是用飞的我们是用跑的,你打算拿什么跟人家斗!”
“我有两样法宝,可以解决所有问题,一样叫做电磁冲击炮。”
电磁冲击炮,杨帆的最强力攻击手段,与机甲的结构复杂、设计繁琐、涉及领域广泛不同,电磁冲击炮的理论单一到可怜,造型几乎已经固定,至于材质……自始至终就是一样——晶核。
虽然科隆机甲久久无法定型,甚至需要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研发,但是科隆电磁炮的出现,却是水到渠成的事。
这玩意威力惊人,只是能量外放的方式令其在人与人间的战斗里几无用武之地,倘若跟镰骷战斗的场合能够大规模装配,的确是能够弥补现实里人类与镰骷间火力差距的手段。
“这东西我打算先装备两个中队,分别由空行者和磐垮指挥,少数一些军级高手带队,在游击战中练练手,收集收集数据,熟悉熟悉战法……”
想象着丛林当中,人类的探索小队一人手执一杆这玩意,发现头顶有巡逻船经过,一瞬间延展充能,然后数炮甚至数十炮齐射的场面……
独孤古点点头:“想法是好的,不过一炮打完你要怎么办?镰骷大军集结的场面你也是亲见的,若当时没有你岳父,你有把握脱身?游击游击,击是目的,游才是基础呢!”
“当然当然,解决了火力问题,自然就轮到移动问题了,靠我的第二样法宝……你看看这个画面就明白了。”
杨帆给独孤古接入了一段讯息,360度全息景观,似乎是附着于在某个精神体的投影,本体到底为何物看之不过,不过通过画面,独孤古能看到周围人的形象,还有他们所行走的周遭环境的样子。
周围的人只有一个,空行者,周围的环境只有一种色彩,白色……
独孤古生出莫名的熟悉之感,与此同时,杨帆悠然开口:“有没有觉得,这幅画面很熟悉,非常的熟悉?”
“暴风眼基地?”独孤古惊讶失声。 “猜对了!”
独孤古的确没理由不熟悉的,几个月前,他还没移植进杨帆身体的时候,他把杨帆的身体留在山都,精神体投射进万门之墟,伴着杨帆在里面经过了好长时间一段冒险。
冒险最后的终点,也就是此刻屏幕上的地点了,甚至于所采用的视角,也与眼前一模一样……
不过独孤古非常的清楚,这不是那次冒险的纪录片,因为屏幕上摄像者与空行者所探索的区域,已经比上次不知深入了多远。
以杨帆现如今的能力,世间绝大多数地方足可去的,独独暴风眼不在此例——万门之墟的一维终点,存放空间神器的所在,集中了上上个世代的神器技术还有上个世代最高科技,非空间能力者无法跨越……
这家伙还真是小心呢!知道自己亲身去那个地方小命有危险,竟拿个精神体糊弄空行者与他一起冒险!独孤古万分无奈叹息的同时,也略略明白了杨帆的打算。

有了跃迁水晶,制作传送门的确并不困难,比较难的倒是材料的选择。
能够适应空间撕裂且不会迅速分解老化的材料上个世代统共也没研究出多少,正因为这样,才造成了传送门形式固定,应用规则严格的状况。
不过到了现如今,有能解决一切材料问题的骨质殖装,一切自然再不是问题,而且……
由于骨质轻松便携,拥有随时能够扩展填充的特质,很容易就能制造出可以随身携带,然后在需要的时候打开充能的随身用传送门!
就仿佛……即时战略游戏里的群体传送卷轴一样的存在!
以人类猎者小队在森林中藏踪匿形的能力,再加上电磁冲击炮的爆发破坏力,还有这随时随地,无处不在的传送门系统,要在森林里跟镰骷人打游击,真就是跟玩一样啊。
真的是顺理成章的计划,只要有足够的想象力,将跃迁水晶,与殖装晶核有机结合起来……
不过,这种推陈出新的联想,还真就不是独孤古能够做到的,事实上除了他,许多正常人类也做不出来,能把这种事做的就跟吃饭睡觉一样容易的,也就只有理智形态下的杨帆了!
虽然推陈出新独孤古做不到,不过在给出条件的情况下,推理事情后续的发展变化可就是他的专长了——
“有了批量装备的电磁冲击炮和晶核传送门,猎者小队可以在广袤的森林里肆意打击镰骷们,偷袭他们的巡逻艇,剿灭落单的搜索队,就算一击不中,也可扬长远遁!”
想想到时候镰骷人望风兴叹的样子,独孤古心中就一阵畅意,只不过……镰骷人难道是死的吗,就不会兴兵报复,重兵压境……
“喔!!!”推演到这里,独孤古顿时一阵子恍然:“所以你让那些人潜伏进了其它人的领地!你一开始就打算在别人的地盘上,试验你的游击战术。”
“所以你才会说,别人的地盘上都风声鹤唳,只有山都这边风平浪静,这样不好!把辖区内所有村民迁到山都里来,也是预防因此事而来的突变吧?”
“假如镰骷人真的大举反击,不光是我们,所以其它幻都势必都会受到牵连,然后……”
独孤古隐隐约约推算出了杨帆的整个意图,被这个庞大的战略构思惊呆了,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杨帆也及时制止了他:“好了好了,马后炮放的再响也没有人听,你住嘴吧!”
独孤古惊怖的看着杨帆,禁不住喃喃自语:“可是,可是,你曾经说过的,镰骷人是我们的主要敌人,在消灭它们之前,你不会对其它幻都下手的……”
杨帆嘴角微翘:“是啊,我说过的,我也的确这么做的,我对其它幻都动手了吗?没有啊?我只是派人打镰骷去了,而且是在现实世界里,以前从没有人做过的尝试呢!”
从某些层面讲,事情的确是这样的。
经过跟镰骷人没有休止的战斗之后,这个世代的所有人都意识到,现实世界里,他们根本没有办法跟镰骷人争夺生存空间,所以他们只能退守幻都,凭着万门之墟的特异,与镰骷人胶着相持。
已经数百年了,人类再未在现实世界对镰骷人发动大的攻略,假如杨帆真的做成了,而且战损与收益比,能够达到山都防线上相持的水平,作为开创新式战法的鼻祖,杨帆所获得的声誉绝对是惊人的。
但是镰骷人呢,对于这种游击作战,镰骷人势必不能不加理会,山都的手下可以借着精良的装备,传送门的灵活,在现实世界里肆意穿梭,给镰骷人以打击,其它幻都在现实世界的势力可做不到呀!
杨帆一只手把水搅浑了,承受浑水的可不仅仅是山都,还有其它幻都在现实里的势力。
到时候,面对镰骷人的大举进攻,这些人打也打不过,防也防不住,恐怕只有撤回幻都一途了,就算不撤也没法进行正常的采集活动了。
那么接下来,他们要怎么办?没办法继续生产食物了,就算有也肯定无法满足需求,遗迹的挖掘工作也很难进行下去,到时候恐怕连幻都的正常运作都无法维持……
再之后,自然就是山都的机会了,一样样产品可以趁机大卖特卖,食物合成机、科隆电磁炮、晶核传送门、科隆战甲、里世界……
上个世代,有一个国家因为地理位置特殊,几次世界大战都没有波及领土,反而趁着别的国家战火连天的时候大发战争财,一跃而成为地球霸主,时间长达数百年……
杨帆不经意布下的战略,依稀就有这段历史的影子呢!
这个人现在……真的是太可怕了,独孤古既是惊悸,又是无奈。
跟这个状态的杨帆相处的越久,他就越感觉到自己的渺小无能,不知不觉间,杨帆的影像已经跟上个世代的某人产生了重叠,只不过……即便上个世代的那个人也没有杨帆这样心狠手辣藐视人命呀!
一旦镰骷人的反攻战略开始,多少人类将会面临危机,多少村落将陷入窘迫……
独孤古实在太想把所知道的对更多人说出来了,只可惜,唯一的一次机会已经用掉了。
他现在甚至怀疑,唯一的那次纰漏,也是杨帆故意露出来的……
而现在,就是对他的惩罚啊,明明知道了更重要的事,却因为失去机会,再也没有办法通知别人。
沐嫀!只有靠你了,快点迷住杨帆,改变杨帆,不要让他再这么无情下去了,否则迟早出大问题的,独孤古也只有这般在心底里祈祷了。
“哔哔……”尖锐的提示音忽然在房间里响起。
沐嫀如独孤古期望的第一时间出现,穿一身火辣到爆的比基尼,接过控制台吐出的文字报告,难掩羞意递到了杨帆手里。
杨帆吹一声色眯眯的口哨,接过了报告:“巨晶结构分析已经完成了?原来是这样……”

必赢亚洲官网,执着那轻巧单薄的战报,大水都高层簇拥一气找上了忙碌不堪的杨帆。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沐嫀就算再迟钝也明白了,这个世界上能干掉杨帆的力量不多,可也并不少——
域级从背后的突袭,杨帆看不到又无法感应,就会很危险;除此之外,风殇激旋流复杂的地貌,夹杂其间镰骷人的源源不绝以及……突然的强大;或者是……失控的魍……
看起来,对方是打算用第一种跟第二种混用的法子。测试文字水印1。
屏蔽山都信息诱杨帆前来,提前召集海王旧部,同时压制防线异变的消息,等到杨帆出现之后,再将消息透露,作为怂恿他前去万门之墟查看的因由。
整个布局环环相扣,而且,时机稍纵即逝……
防线异变距今不过月余,这月余要压制防线异变的消息,因为假如消息提前走露,再找一个可以这般冠冕堂皇的令杨帆赶赴山都前线的理由可就难喽!
要完成与外都的联合,在防线布下陷阱——那是肯定的,以杨帆今时今日的实力还有地位,就算镰骷大军攻上,打不过跑总还是可以的。测试文字水印1。
还要完成信息屏蔽并且迫使杨帆不得不从大水都转道山都的论证与实际操作——绝不能是在山都防线,假如杨帆在山都防线亡故,沐母沐父到底会做出何种反应,没有人愿意去想象,包袱自然要由别人去背。
最后,还要联络海王流浪在外的旧部,让他们也成为计划的一部分,增加成算……
整个阴谋被杨帆抽丝剥茧娓娓道来,沐嫀情不自禁心生寒意,如此缜密周全的计划,换了她是万万想不出来,只不过……
“等一下,”沐嫀情不自禁又有新的疑问产生,“我记得,影歌是知道盘古大人存在的,盘古大人在山都可以监听一切,她进行这些阴谋的时候,难道就一点也不担心这件事的吗?”
“或者是还有其它人知道,盘古大人现在已经得到真正的身体,跟以前并不一样了?……说起来,影歌的计划如此缜密周全,代替咱俩回返山都的盘古与女娲二位大人不会真的有危险吧?”
没有错,现在居于大水都中,正在演讲台上口沫横飞的,正是已经获得了真正的身体,终于可以来去自如的独孤古与杨帆以类似技巧制造的殖装生体机器人女娲。测试文字水印5。测试文字水印9。
就算杨帆已经晋升到了军级,可以用骨质殖装形成与自己分毫不差的人形,他现在身处之地与大水都相距千里万里,也不可能跨越如此远的空间范围进行操作。测试文字水印4。
“这件事你就不必担心了,对于自己的小命,那家伙比咱们看到的可要珍惜的多了,他现在的身体也是假的,真身混在演讲台下的人群里呢!”
“……”沐嫀一时哑然。
“至于你的另一个疑问,其实也很简单,我故意透露给影歌知道,有一种能力者,可以感应到自己是否被监控。测试文字水印5。为了麻痹她,山都内部的监控的我真的好久没碰过了……”
“甚至明明知道她在什么地方与某些人进行密商,都不能直接进行探测,只能现在这种逆向推导的手段。”
影歌的确是很能干,打着加固山都防御的名号,着虎平阳好好研究透彻了杨帆刻意透露给她知道的山都防御功能。
她更改了跃迁水晶的布局,取消了杨帆手中几颗晶核门的传送功能,甚至还完全关闭了杨帆用作中转的几处量子传讯中心。测试文字水印2。
如果没有后手,影歌之于杨帆的屏蔽,几乎是完美的。
理所当然,杨帆不可能没有后手,只是……那基本不太可能用到罢了。
看着成竹在胸的杨帆,沐嫀情不自禁的叹息,影歌怎么就那么倒霉呢,竟然被这个人盯上,算计了足足三年,何其不幸呀!
“雷神大人,前线局势不妙呀……” “雷神大人,水都防线大危机呀……”
“雷神大人,救救大水都的年轻人吧……”
独孤古化作的杨帆演讲台上闹的正欢,大水都一干高层人未至声先闻,正至高xdx潮的演讲会顿时中断。测试文字水印8。
看台下的听众理所当然发出了不满的抗议,只是,当看清楚走上台的究竟是哪些人,当分辨清楚透过扩音器所传出来的声音的具体内容,那些声音便戛然而止,一个个都竖起了耳朵,听着这些人到底要说些什么。测试文字水印5。
接过大水都高层递来的报告书,独孤古结结实实吃了一惊,可不是作假的,这件事他也是第一次知道。
想想也挺有意思的,以往都是杨帆在前台表演,他在后台总揽诸事,帮杨帆出谋划策,现如今改成他于前台,杨帆却在遥遥远处收集情报,旁观观望,还真让人有风水轮流转之感呢!
独孤古的叹息没有人知道,因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第一时间被那战报吸引去了!
防线异变,机械化部队出现,镰骷实力升级,己方节节败退……大水都高层虽然很快就压低了声音,可是隐隐约约的交流汇报,还是让台下听众基本弄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测试文字水印4。
人群一片哗然,自从人类与镰骷对峙时起,此变三五百年未曾有过!
偏偏在山都崛起之后,偏偏在电磁冲击炮、殖装术、机甲开始列装部队,人类终于能够真正抵挡住镰骷人的攻势后爆发……
这就好像一场旷日持久的足球比赛,一队率先进球,所有人欢呼雷动,可是进球之后仅仅几秒钟,便被对手反进了一个,对于士气的打击当真不是一点半点的。
人群沸沸扬扬,说什么的都有,看台上讲话几乎都听不清了。
偷眼瞅着人们震惊激愤的神情,大水都心怀鬼胎的数个高层得意的笑!
他们是故意的,故意在数千听众面前,透露了这极端机密的内容。
他们的最终目的是将杨帆骗到山都防线去,然后在那里……执行某种具体内容他们也并不知道的计划。
但是他们知道,杨帆身份特殊,位高而权重,他们的请求建议于对方没有任何强制力,只有民意,只有民意才能令这位一直标榜着自由民主的域王级,无法抗拒的上前线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