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秘符读后感,失落的符号

轿车轮胎轻触路面的沙沙声起了变化时,罗伯特·兰登正忙着整理自己的笔记卡片。他抬头一看,所在之地让他大吃一惊。
已经到纪念大桥了?
他放下笔记朝车窗外看去,波托马克河平静的流水在他们下方流淌。河面上笼罩着浓重的雾气。这地名真是贴切,福吉博顿①作为美国首都的所在地总显得有点奇怪。在新大陆的广袤大地上,开国元勋们惟独选中了这个雾蒙蒙的河畔沼泽垒起他们乌托邦社会的基石。
『注①:福吉博顿(FoggyBottom),又译“雾谷”。』兰登向左边望去,越过潮汐湖②,他望见杰斐逊纪念堂的典雅轮廓,世人都说,那就是美国的万神殿。汽车正前方,耸立着简朴庄重的林肯纪念堂,它那直角相交的线条是古希腊帕特农神殿的现代版本。可在距它不远处,兰登看到了这座城市的地标——就是他在空中见过的那个尖顶。它的建筑灵感远比罗马和希腊更为古老。
『注②:潮汐湖(TidalBasin),紧临波托马克河的一个人工湖。』美国的埃及方尖碑。
独块巨石雕刻的华盛顿纪念碑的尖顶陡然出现在眼前,在天空的衬映下,恍如一艘航船的庄严桅杆。从兰登车内的角度看,今晚的尖顶像是没有根基……在阴沉的夜幕中,它好像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晃向了一边。兰登觉得自己也同样没有了根基。他这次来华盛顿完全在意料之外。今天早上在家里醒来时,还以为会有一个平静的星期天……可现在呢,我距国会大厦只有几分钟的车程。
今天清晨四点四十五分,兰登跃入平静的泳池,按惯常的方式开始他的一天,在空荡荡的哈佛游泳池中游五十个来回。他的体格与大学时代参加全美水球比赛时已不可同日而语,但身体依然颀长而结实,这在四十来岁的年纪已属难得。与大学时代惟一的区别是,兰登现在必须排除万难才能坚持自己的锻炼方式。
兰登回到家时大约六点,他开始了他的例行早课——手工研磨苏门答腊咖啡豆,让异域的芳香在厨房里飘散开来。但今天早上,他惊讶地发现录音电话上的红灯在一闪一闪。谁会在星期天早上六点钟打来电话?他按下播放键,听到了一则来电。
“早上好,兰登教授,非常抱歉这么早就打来电话。”礼貌的话音显然有些迟疑,似乎带有南方口音。“我叫安东尼·杰尔伯特,是彼得·所罗门先生的执行助理。所罗门先生告诉我,你是个早起的人……他今天早上想尽快联络到你。
听到这个留言后,麻烦你直接跟彼得联系,好吗?你大概有他新的私人电话号码吧,如果没有就请拨打:202—329—5746。”
兰登突然有点担心起这位老朋友来。彼得·所罗门是个教养极好的人,处事礼数周全,他绝不会星期天一大早就来打扰别人,除非发生了非常严重的事情。
兰登丢下磨了一半的咖啡豆,急忙去书房回电话。 但愿他一切安好。
彼得·所罗门是他的良师益友,虽说只比兰登年长十二岁,但从他们第一次在普林斯顿大学见面后,在兰登眼里他就一直是个父亲的形象。当年,兰登是大二学生,被叫去参加一个晚间讲座,来宾是一位很有名气的年轻历史学家和哲学家。所罗门的讲演极富激情和感染力,他关于记号语言学和原型历史的讲解简直令人眼花缭乱,当即点燃了兰登的热情,就此终身倾心于符号学。兰登给所罗门写了一封感谢信。但使兰登鼓起勇气的并非所罗门的睿智,而是他温和的灰眼睛中闪现的仁爱。年轻的二年级生根本不敢想象全美最富有、也最具号召力的年轻知识分子会给他回信。但所罗门真的回信了。这就是两人诚挚友情的开端。
彼得·所罗门显著的儒雅学者风度掩饰了他极有权势的背景,他出身于非常富有的所罗门家族,全国许多建筑物上、大学校园里都能看到这个显赫的姓氏。
如同欧洲的罗思柴尔德一样,所罗门这个姓氏在美国一直都是显贵与成功的神秘标志。彼得很年轻时就继承了父亲的衣钵,如今,他五十八岁,一生中曾在许多权力机构中出任要职,现任史密森学会③会长。兰登曾经跟所罗门开玩笑说,他给自己血统高贵的家族带来的惟一污点是他的毕业文凭得自于一所二流大学——耶鲁。
『注③:史密森学会(SmithsonianInstitution),由英国科学家詹姆斯·史密森捐款创建的研究机构,一八四六年在华盛顿成立。』这会儿,兰登走进书房,惊讶地发现彼得·所罗门的传真已经到了。
彼得·所罗门 史密森学会秘书处 早上好,罗伯特, 我需要立即和你通话。
请在今天早上尽快拨打202—329—5746。 彼得
兰登立即拨打这个号码,并在手工制作的橡木书桌旁坐下,等待电话接通。
“彼得·所罗门办公室,”电话中传来行政助理熟悉的应答,“我是安东尼,请问有何需要效劳?”
“你好,我是罗伯特·兰登。你刚才给我留了言——”
“是的,兰登先生!”听上去,年轻人总算放心了。“感谢你这么快回电。所罗门先生急于跟你通话。我会告诉他你打来了电话,请你稍等片刻好吗?”
“没问题。”
在等着与所罗门通话的时候,兰登低头瞥见史密森学会信笺的页眉上印着彼得的名字,笑了笑。所罗门家族懒汉可不多。彼得的祖先宗谱里都是既富且贵的商业大亨、权倾天下的政治家,还有许多著名科学家,有些甚至是伦敦皇家学会的会员。所罗门惟一在世的家族成员——彼得的妹妹凯瑟琳,显然也继承了家族的科学基因,因为她正是一门新锐学科——意念科学学会的领袖人物。
这我可不懂,兰登心想,他回忆起去年在彼得家里举办的一个派对,不禁觉得好笑。那晚,凯瑟琳徒劳地向他解释意念科学的事儿,兰登仔细听她讲完后答道:“听起来与其说是科学,不如说是魔术。”
凯瑟琳调皮地眨眨眼睛。“它们比你想象的更接近,罗伯特。”
这时,所罗门的助理回来了。“很抱歉,所罗门先生还在一个电话会议中,今天早上这里的事情有些杂乱。”
“没问题,我稍后再打。”
“事实上,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他让我向你转达他要联系你的原因。”
“当然不介意。”
助理深吸了一口气。“教授,你也许已经知道,史密森学会董事会每年都要在华盛顿主办一场私人盛会以答谢我们最慷慨的赞助者。全国的许多文化名流都会到场。”
兰登知道自己银行账户数字后面的零还太少,不足以让他有资格跻身文化名流之列,但他心想,没准所罗门打算邀请他出席今年的盛会。
“今年,我们也将按惯例,”助理继续说,“在晚宴之前安排一场主题演讲。
我们很荣幸地争取到在国家雕塑厅举办这场演讲。”
整个华盛顿特区最好的房间,兰登想。他回忆起那个壮观的半圆形大厅,自己曾在那儿聆听过一场政治演讲。五百张折叠椅摆放成完美的弧形,周围是三十八尊真人大小的雕像,着实令人难忘。这个厅堂曾被用作众议院最早的会议厅。
“问题是,”助理说,“我们的主讲人病倒了,她刚才通知我们她不能做这场演讲。”他尴尬地停顿了一下。“这就意味着,我们要寻找替代她的主讲人。所罗门先生希望你能考虑过来顶替。”
兰登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我?”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我肯定所罗门先生找得到远比我合适的替代者。”
“你是所罗门先生的第一人选,教授,你太谦虚了。学会的宾客要是知道你来讲会非常激动的,所罗门先生建议,你或许可以采用几年前给布克斯潘电视台做节目的那个题目?这样的话,你就不必做过多的准备了。他说,你的演讲涉及了华盛顿地区建筑中隐含的符号学——在那个场馆做这样的演讲可谓十分应景。”
兰登倒没有这么肯定。“我记得,那个演讲更侧重于共济会建筑物的历史,而不是——”
“正是这个!你知道,所罗门先生是共济会会员,许多出席盛会的嘉宾也是。
我肯定他们会喜欢听你讲这个题目。”
我承认这会很轻松。兰登保留着每一场演讲的笔记。“我想,我会考虑这个建议。演讲是哪一天?”
助理清了清嗓子,声音突然变得别扭起来。“唔,确切地说,先生,是今天晚上。”
兰登笑出声来,“今天晚上?”
“这就是我们今天早上十分忙乱的原因。史密森学会目前处境相当尴尬……”
这会儿助理说话的语气更急促了。“所罗门先生准备派一架私人飞机来波士顿接你。航程只需一小时,你会在午夜之前回到家。你对波士顿罗根机场的私人航站楼很熟悉吧?”
“是的。”兰登不情愿地承认。难怪彼得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好极了!你是否可以到那儿登机,大约在……五点钟行吗?”
“你没有给我太多选择,是不是?”兰登笑了出来。
“我只是想让所罗门先生满意,先生。”
彼得对人很有影响力。兰登思忖片刻,看来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好吧。请告诉他我会去。”
“太棒了!”助理欢呼起来,听得出,他如释重负。接着,他把飞机的尾号和其他相关信息告诉了兰登。
挂上电话,兰登心想,有谁能拒绝彼得呢?
兰登回到咖啡机旁,又往研磨机里加了些咖啡豆。今天早上需要额外的咖啡因,他想。这将会是漫长的一天。

失落的秘符读后感寒假读了《失落的秘符》这本小说,光看书名也许没什么人知道它,但这本书的作者正是写了《达芬奇密码》的丹·布郎,而且这本书的主人…

  2

失落的秘符读后感

  “早上好,兰登教授,非常抱歉这么早就打来电话。”礼貌的话音显然有些迟疑,“我叫安东尼?杰尔伯特,是彼得.所罗门先生的执行助理。听到这个留言后,麻烦你直接跟彼得联系,好吗?你大概有他新的私人电话号码吧,如果没有就请拨打:202—329—5746。”

寒假读了《失落的秘符》这本小说,光看书名也许没什么人知道它,但这本书的作者正是写了《达芬奇密码》的丹·布郎,而且这本书的主人公罗伯特·兰登也就是《达芬奇密码》的主人公。在之前看了《达芬奇密码》和《天使与魔鬼》这两本都是以兰登为主角的小说,所以我很有兴趣继续看《失落的秘符》这本书。

  他有点担心起这位老朋友,彼得.所罗门是个教养极好的人,处事礼数周全,他绝不会星期天一大早就来打扰别人,除非发生了非常严重的事情。

和以往的风格一样,丹·布郎总是可以把科学与宗教这看似截然相反但又有千丝万缕联系的两个元素结合在一起,而故事往往发生在短短的几十个小时之内,就已经能让我们读者领略符号学的魅力。

  彼得.所罗门出身于非常富有的所罗门家族,全国许多建筑物上、大学校园里都能看到这个显赫的姓氏。彼得很年轻时就继承了父亲的衣钵,如今,他五十八岁,一生中曾在许多权力机构中出任要职,现任史密森学会会长。兰登曾经跟所罗门开玩笑说,他给自己血统高贵的家族带来的惟一污点是他的毕业文凭得自于一所二流大学——耶鲁。

《失落的秘符》亦是如此。哈佛大学符号学家罗伯特·兰登意外受邀,于当晚前往华盛顿美国国会大厦做一个讲座。就在兰登到达的几分钟内,事情发生了匪夷所思的变化。国会大厦里出现了一只人手,三根手指成握拳状,伸直的拇指和食指直指天穹,每根手指上都有具特殊符号学意义的诡异刺青。兰登根据戒指认出这是他最敬爱的导师彼得·所罗门——一位着名的共济会会员和慈善家的手,也辨识出这个手势与其上的刺青结合在一起是表示邀请的一种古老符号,旨在将受邀者引入一个失落已久的玄妙智慧世界。兰登意识到彼得·所罗门已被人残忍地绑架,他若想救出导师,就必须接受这个神秘的邀请。

  所罗门家族懒汉可不多,惟一在世的家族成员——彼得的妹妹凯瑟琳,显然也继承了家族的科学基因,因为她正是一门新锐学科——意念科学学会的领袖人物。

接下来便是解密的过程,兰登众人先是在彼得被砍下的手掌里发现了“SBBⅩⅢ”的字样,接着按照指示来到了国会大厦下层地下室的SBB13,发现了一个石头制造的共济会金字塔,而在彼得先前托付给兰登的石盒中发现了一个纯金制造的金字塔尖顶石。金字塔、石盒和尖顶石上都有铭文,是解开共济会守护的古代奥义以及拯救彼得的关键。兰登凭着自己丰富的符号学知识以及解密过程中的灵光一闪,从石盒上的“1514AD”字样发现石头金字塔上的铭文是通过阿尔布雷特·丢勒的名画《忧郁症Ⅰ》中的四阶幻方解密的,从石头金字塔上得到的答案想到要将金字塔尖顶石放入沸水中,从金字塔尖顶石被煮沸后显露出来的新铭文联想到要用富兰克林八阶幻方去得出最后答案。彼得·所罗门也被成功救出。

  兰登回忆起去年在彼得家里举办的一个派对,不禁觉得好笑。那晚,凯瑟琳徒劳地向他解释意念科学的事儿,兰登仔细听她讲完后答道:“听起来与其说是科学,不如说是魔术。”

而最后得出的答案让人感觉很难接受——共济会所守护的古代奥义,指的就是圣经。作者想表达的是,人类自身就拥有很大的潜能,不必去追寻什么上帝,因为人类本身就是强大的造物主,只是人类自己还不能发觉这一点。确切地说,是每天都念着圣经却不能发现这一点,共济会就是守护着这一点——圣经也存在着密码,能参透者便能从中获得强大的力量。

  凯瑟琳调皮地眨眨眼睛。“它们比你想象的更接近,罗伯特。”

而如开篇所说,丹·布郎总是能把科学与宗教联系在一起。在这本小说中,他还提到一门名为意念科学的学科,它提出,人的思想、灵魂、信仰等精神层面的东西也具有其质量甚至能量。这也与这本小说的主题相符合,人类的精神可以改变这个世界,人类便是自己心中的神明,只是当人类发现这一点后,也许会带来好处但也能带来毁灭。所以共济会守护着他们的秘密,在等待适合的一天让真正强大的智者去揭示奥秘、改变世界。

  兰登立即拨打这个号码。

虽然说这只是一本小说,书中所提不能尽信,但能从书中得到启示或者共鸣,那这便是一本好书。人类的心理力量是很强大的——这是我从前便相信着的一点。只要自己的信念足够坚定,即使它不能实质性的改变世界,但它肯定能指引你的双手去开创自己的道路。

  “彼得.所罗门办公室,”电话中传来行政助理熟悉的应答,“我是安东尼,请问有何需要效劳?”

读完《失落的秘符》这一本书,撇开一切情节不谈,我起码又学会了一点(也可以说是加深了这一点想法),那就是:坚信自己的信念和理想,也许它就是改变自己的世界的关键所在。

  “你好,我是罗伯特.兰登。你刚才给我留了言——”

失落的秘符读后感

  “是的,兰登先生!”听上去,年轻人总算放心了。“感谢你这么快回电。所罗门先生急于跟你通话。但是很抱歉,所罗门先生还在一个电话会议中,今天早上这里的事情有些杂乱。他让我向你转达他要联系你的原因。”助理深吸了一口气。“教授,你也许已经知道,史密森学会董事会每年都要在华盛顿主办一场私人盛会以答谢我们最慷慨的赞助者。全国的许多文化名流都会到场。今年,我们也将按惯例,在晚宴之前安排一场主题演讲。我们很荣幸地争取到在国家雕塑厅举办这场演讲。”

必赢亚洲官网,又是一个属于丹·布朗的经典之夜。

  整个华盛顿特区最好的房间,兰登想。他回忆起那个壮观的半圆形大厅,自己曾在那儿聆听过一场政治演讲。五百张折叠椅摆放成完美的弧形,周围是三十八尊真人大小的雕像,着实令人难忘。

华盛顿国会大厦的圆形大厅,“神秘之手”出现了,五指端分别文着皇冠、星、太阳、灯笼、钥匙的刺青,残留着血迹,这是一只刚刚离体的真人之手。

  “问题是,”助理说,“我们的主讲人病倒了,她刚才通知我们她不能做这场演讲。”他尴尬地停顿了一下。“我们要寻找替代她的主讲人。所罗门先生希望你能考虑过来顶替。”

被邀约到来的哈佛学院符号学教授罗伯特·兰登认出了这只手上硕大的共济会戒指,这是一只他无数次相握的手,它属于史密森学会秘书长彼得·所罗门。有人绑架了所罗门,并要挟兰登来寻找通向古代失落的智慧之神秘入口。

  兰登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我?”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我肯定所罗门先生找得到远比我合适的替代者。”

如其在上,如其在下。

  “你是所罗门先生的第一人选,教授,你太谦虚了。学会的宾客要是知道你来讲会非常激动的,所罗门先生建议,你或许可以采用几年前给布克斯潘电视台做节目的那个题目?这样的话,你就不必做过多的准备了。他说,你的演讲涉及了华盛顿地区建筑中隐含的符号学——在那个场馆做这样的演讲可谓十分应景。”

兰登是符号密码的解码专家,他发现了手掌上的符号:SBBⅩⅢ,在国会大厦地下室,恐怖的共济会“反思室”里,骷髅、腿骨、长柄镰刀、沙漏、盐、硫磺、蜡烛等等这些特定的死亡符号,阴森恐怖,而且,在墙洞里发现了传说中的“共济会金字塔”。

  兰登保留着每一场演讲的笔记。“我想,我会考虑这个建议。演讲是哪一天?”

又一位神秘人出现,大厦建筑师从安全局的人手里救出了兰登和彼得的妹妹凯瑟琳·所罗门,在暗道中躲进国会图书馆。“未完成的金字塔”终于与纯金尖顶石合璧,然而无法破译那些稀奇古怪的铭文,通过1514的提醒,从十六世纪德国雕塑家阿尔布雷特·丢勒的名画《抑郁症I1514》中,画上神秘的幻方解读出的文字是:真一神。但这是毫无意义的词句。

  助理清了清嗓子,声音突然变得别扭起来。“唔,确切地说,先生,是今天晚上。”

在安全局的追捕下,兰登和凯瑟琳逃往华盛顿国家大教堂寻求庇护,盖洛韦主教通过环点符、玫瑰十字架启示,真一神不过是艾萨克·牛顿的变体。“一切展露与三十三”,金字塔底呈现新的字迹:奥秘隐藏于团会之中富兰克林广场八号

  兰登笑出声来,“今天晚上?”

欲为黑暗之神献身的绑架者献身,制服了兰登和凯瑟琳,得到了兰登的终极解读,解码工具是“富兰克林八阶幻方”,失落的真言就在圣殿堂之下。

  “这就是我们今天早上十分忙乱的原因。史密森学会目前处境相当尴尬……”这会儿助理说话的语气更急促了。“所罗门先生准备派一架私人飞机来波士顿接你。航程只需一小时,你会在午夜之前回到家。你对波士顿罗根机场的私人航站楼很熟悉吧?”

凶手迈拉克精心筹划的献祭的时刻来临了,“失落已久的古老文饰在身,亲生父亲的左手下刀,我就此献祭自己”。间不容发的时刻,兰登和救驾的直升机同时杀到。

  “是的。”兰登不情愿地承认。难怪彼得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彼得确信金字塔上昭示的是千真万确的真实地图,失落的真言大地是什么?在第一束阳光照射到华盛顿的时候,第一照亮了华盛顿纪念碑尖顶石东侧的铭文:LausDeo。

  “好极了!你是否可以到那儿登机,大约在……五点钟行吗?”

丹·布朗华盛顿之夜十二个小时的惊秫之旅终于在曙光中走进尾声。

  彼得对人很有影响力。兰登思忖片刻,看来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好吧。请告诉他我会去。”

我特别喜欢丹布朗对古建筑和宗教历史的深层解读,在许多历史谜团中,剥茧抽丝,寻找遗落于浩瀚历史长河的璀璨文明。最吸引我的是知识的密解,其次才是魅影飘忽的惊秫情节。在小说最后对信仰的阐述和见解,也大长作为人类一员的豪迈之气。

  3

显然,对共济会金字塔铭文的解读,即最后一个包袱,读完不免还是有些失望,一切皆又走入虚空,并非是实际揭示古代奥义的最后的秘符,显然逊于《达芬奇密码》中对圣杯的诠释,及《天使与魔鬼》对反物质在夜空中的骇人展现。

  这个世界上最大最先进的博物馆,本身就是被世界守护得最好的秘密之一。其藏品超过艾尔米塔什博物馆、梵蒂冈博物馆,以及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那些博物馆加在一起也不能与之匹敌。虽然它有着惊人的馆藏,却很少有外人能受邀进入其防卫森严的内馆。

对于《失落的秘符》,它是最令我们期待的,而它也绝对值得我们等待!

  博物馆坐落在银山路4210号,就在华盛顿特区外围。今天晚上,科学家凯瑟琳.所罗门驾着白色沃尔沃驶向博物馆正门的保安通道时,有些心神不定。

失落的秘符读后感

  凯瑟琳只有七岁时,他们的父亲就因癌症去世了,她对他几乎没有什么记忆。哥哥比凯瑟琳年长八岁,父亲去世时他只有十五岁,马上担当起所罗门家族的掌门之职,不负众望地以其非凡的尊严和能力继承了家族的荣耀。直至今日,他仍然像孩提时那样照顾凯瑟琳。

哈佛大学符号学家罗伯特·兰登意外受邀,于当晚前往华盛顿美国国会大厦做一个讲座。就在兰登到达的几分钟内,事情发生了匪夷所思的变化。国会大厦里出现了一只人手,三根手指成握拳状,伸直的拇指和食指直指天穹,每根手指上都有具特殊符号学意义的诡异刺青。兰登根据戒指认出这是他最敬爱的导师彼得·所罗门――一位着名的共济会会员和慈善家的手,也辨识出这个手势与其上的刺青结合在一起是表示邀请的一种古老符号,旨在将受邀者引入一个失落已久的玄妙智慧世界。兰登意识到彼得?所罗门已被人残忍地绑架,他若想救出导师,就必须接受这个神秘的邀请。

  她选择了意念科学作为专攻领域。她最初听说这个名词时,这门学科几乎不为世人所知,但最近几年,这一学科已然在研究人类心智意念方面打开了新的局面。凯瑟琳有两本关于意念科学的专著,奠定了她在这个隐秘领域的领导者地位,而她最近的新发现——一旦公开发表——肯定会使意念科学成为全世界的热门话题。

罗伯特·兰登就此猝不及防地被拖入了一个惊人的谜团。是严格遵守自己的承诺,还是先搭救危在旦夕的朋友?是配合中情局号称涉及国家安全的调查,还是协助共济会完成关乎人类福祉的重大使命?兰登屡次陷入选择的困境。然而时间紧迫,他不得不抽丝剥茧,一步步解开这个有关人类文明的最大秘密……

  但是今天晚上,她没有心思考虑科学。晌午时分,她接到一些有关她哥哥的消息,让她非常不安。正要跨出车子时,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显示的来电者,深深吸了口气。

所有的事情来自于家庭的暴力,中国的老话富不过三代,也体现在了所罗门家族里,彼得所罗门的悲剧在于没有教育好孩子,这是整个故事的开始。

  六英里外,迈拉克一边把手机凑到耳边,一边穿过国会大厦走廊。铃声响起,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喂?”

但是不管怎么说,所罗门家族的习惯还是好的,在孩子18岁的时候就给一部分财产让孩子继承,这个是中国人应该学习的,即便是他的孩子没有教育好。

  “我们得再见一次。”迈拉克说。

整本书的追求,其实树立追求的一直是大家都在面对的,只是我们没有把它放到一个高度,用自我的观念来衡量了整个社会,所谓失落的秘符,你说他是圆点环也好,是真正的圣经也好,其实这就是我们每个人都能做到的真善美。佛说,你就是佛·圣经里的如其在上,如其在下,在作者的语言里,已经表达了,其实上帝就是你,合众归一,如果大家都是上帝,而你不把自己当作上帝,那么岂不是你也会对待上帝一样,社会也就和谐了。如果你是上帝,你又该如何对待大众,你只有努力为大家谋福利,这应该是西方一直在遵守的道德准则。

  一阵长长的沉默。“一切都顺利吗?”

这本书总体上来说,写的还不错,从某种程度上,让我们了解了西方的价值观以及价值体系。关于国家安全和个人隐私方面,有很多人会关注这一块,以及美国的爱国者法案,其实在我们国家虽然没有这个法案,但是肯定是这样做的。

  “我有一个新情况,”迈拉克说。

丹·布朗的小说一向精彩地让人拿起书就舍不得放下。虽然套路性很强,但我还是心甘情愿地被他忽悠来忽悠去。不过这次没有被完全忽悠到,读到一半时已经猜出来了杀手的身份和埋藏的宝贝,但我还是读完了以便印证自己的猜测。

  “说吧。”

  迈拉克深吸一口气。“你哥哥相信确有其物的那样东西藏在华盛顿特区的……是可以找到的。”

  凯瑟琳.所罗门听上去惊呆了。“你是说——那是真的?”

  她和打来电话的人有许多事情要讨论,并约定今晚就见面。

  钟声回响在国会大厦的走廊上。七点钟。

  当罗伯特教授步入国家雕塑厅时,他目视前方,露出热情的笑容。但眨眼间,他的微笑消失了,脚步死死地定在了原地。

  情况非常非常不对劲。

  这里空空如也。

  没有坐椅,没有听众,没有彼得.所罗门。只有少数几个游客在随意闲逛,根本没人关注兰登的隆重登场。

  他急忙回到走廊上,看见一名讲解员。“对不起,史密森学会的活动是今天晚上吗?在哪儿举行呢?”

  那位讲解员迟疑了一下。“我不清楚这事情,先生,什么时候开始?”

  “现在!”

  这人摇摇头。“我不知道今晚史密森学会有活动——至少,不是在这儿。”

  兰登一头雾水,匆匆回到雕塑厅,走到中央,扫视整个大厅。是所罗门开的玩笑?兰登无法想象。他掏出手机,从那上面翻出今早彼得那边的传真号码,拨打过去。

  接听的是熟悉的南方口音。“彼得.所罗门办公室,我是安东尼,请问有什么需要为你提供方便?”

  “安东尼!”兰登顿觉释然。“很高兴你还在。我是罗伯特.兰登。这个讲演似乎有些让人搞不懂。我现在就在雕塑厅,可是这儿什么人都没有。讲演改到别的地方了吗?”

  片刻之后,助理那儿回话说,“请想一想……你接到一个传真,要求你拨打这个号码,你照办了。你和一个自称彼得.所罗门的助理的人说话,那人你根本不认识。贼吧ZEI8。COM电子书接着,你自行登上一架私人飞机到了华盛顿,上了等候在那儿的汽车,对不对?”

  兰登全身泛起一阵寒意。“你到底是什么人?彼得在哪里?”

  “恐怕,彼得根本不知道你今天要来华盛顿。”这人的南方口音消失了,变为低沉悦耳的悄声细语。“你到了这里,兰登先生,因为我要你来。”

  罗伯特.兰登站在雕塑厅里,攥住耳边的手机踱了一小圈。“你到底是谁?”

  那人用平静柔和的声音低语道:“别紧张,教授。你被召到这儿来是有原因的。”

  4

  “喂,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要挂——”

  “不明智,”那男人说,“我的目的完全是高尚的,这我可以向你保证。我只是向你发出一个邀请。如果你想拯救彼得.所罗门的灵魂,机会很小。”

  兰登猛抽了一口气。“你说什么?”

  “我肯定你已经听清楚了。”

  此人连名带姓地称呼彼得让兰登顿时怔住了。“你知道彼得什么事儿?”

  “眼下,我知道他隐藏得最深的秘密。”

  “我要报警。”

  “没必要,”那人说,“当局很快就会跟你搅到一起了。”

  这疯子在说些什么呀?兰登的声音严厉起来。“如果彼得在你手里,马上叫他听电话。”

  “这不可能。所罗门先生陷入了很不幸的境地。”对方停了一下。“他已经在阿拉弗了。”

  兰登集中注意力思索这人的话。“你是说,彼得……死了?”

  “并不完全如此,不。”

  “并不完全如此?!”兰登吼了一声。他的声音在大厅里激烈地回响。一个家庭旅行团朝他看过来。他转过身去,压低了嗓音。“生与死通常是非此即彼的概念!”

  “你让我大跌眼镜,教授。我还指望着你对生与死的神秘性有更好的理解呢。这是一个介于两者之间的世界——此刻,所罗门正徘徊在那儿。他或者返回到你的世界,或者直奔下一程……这取决于你此刻的行动。”

  兰登竭力想弄明白。“你想要我做什么?”

  “很简单。你一直与某些相当古老的事物打交道。今天晚上,你得与我分享这些。你大概知道,这个城市里有一个古老的入口。你得为我开启这个入口。你应该对我来找你感到荣幸——这该是你毕生等待的邀请。你是惟一被选中的人。”那人停顿了几秒钟。

  “对不起,但你肯定是选错人了。”兰登说,“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古老的入口。”

  “你不明白,教授。不是我选择了你……而是彼得.所罗门。他对我坦白说,这世上只有一个人能够打开那个入口。他说这个人就是你。”

  兰登感到一阵刺痛。“我警告你,如果你以任何方式伤害彼得——”

  “太晚了。”那人用逗乐的语气说,“我已经从所罗门那儿得到我向他索要的东西了。但为了他的缘故,我建议你把我向你索要的给我。时间紧迫……对你们两人来说都一样。我建议你找到那个入口,打开它。彼得将会给你指路。”

  “我想你说过彼得已在‘炼狱’里了。”

  “如其在上,如其在下。”男人说。

  兰登不寒而栗。这奇怪的回答是赫尔墨斯学说的古老谚语,表明对天堂与人间的实质性关系的一种信仰。如其在上,如其在下。

  突然,他听到远处传来出乎意料的声响。

  是从那边的圆形大厅传来的。一群游客挤在大厅中央。一个小男孩在尖叫。

  “他从吊腕带里拽出来的,”有人惊魂未定地喊道,“就扔在那儿!”

  兰登越往前凑近,越觉得那只模型手有些不同寻常,有一些斑点和细细的皱纹,看起来像是……真人皮肤。

  兰登怔住了。

  他看见了血迹。我的天哪!

  切断的手腕处似乎插在了带钉的木制底座上,朝上立着。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冲向他。兰登向前挪了一点点,看到那个食指和拇指指尖细微的刺青时差点窒息,但并不是那刺青引起了兰登的注意。他的目光移向无名指上那个熟悉的金戒指。

  兰登连连后退。整个世界开始旋转。他意识到自己看见的是彼得.所罗门被切断的右手。

  彼得为什么不接电话?凯瑟琳.所罗门满腹疑惑地挂断了手机。他在哪里?

  三年来,在他们每周日晚间七点的约会中,他总是先到。这是他们家族持续已久的惯例,也是为了让彼得了解凯瑟琳实验室的最新进展。

  他从没迟到过,她想,更要命的是,今天发现的那件事,我怎么开口对他说呢?

  据她所知,他惟一对她保守过的秘密……就藏在这条过道的尽头,那是个绝妙的秘密。三年前,彼得为凯瑟琳建造了一座实验室——第五舱室相当大……摆下一个橄榄球场还绰绰有余,是用空心砖砌成的热绝缘房间,用氢燃料电池,并拥有与大楼其他部分隔离的全频率无线电设施。而且,所有舱室外部封有光阻薄膜,以保护里面的物品不受阳光辐射。实际上,这个舱室是一个能量中性的封闭环境。适合她的实验对精微程度的苛刻要求——甚至不允许来自周围人的“脑电波”或“思想射线”的干扰。只是,进门时要在完全的黑暗中走很长一段路。

  5

  现在,凯瑟琳来到同样厚重的金属门前,自第一天晚上来到这儿至今,实验室——外号“立方体”——成了她的家,实验取得了惊人的成果,尤其是在最近的六个月里,这种突破将可能改变整个思维模式。不用很久,她就会发表人类历史上最具革命性的科学新发现。

  二〇〇一年,举世震惊的“九一一”事件发生后的几小时内,意念学科领域有了一个相当惊人的飞跃进展。四名科学家发现,当全美惊恐万状的人们聚集在一起、同时沉浸于悲恸中时,全世界设于不同地点的三十七台“随机事件发生器”的输出都突然出现了显著的随机性的衰减,这个发现意味深长。集体合一的心理体验、数以几百万计的人脑合力,影响了机器设备,梳理了随机应变量,令信息输出由紊乱变为有序。这一惊人发现犹如应验了古人“天人感应”的信念。

  人的意念可以改变实体世界,这是确凿的。

  凯瑟琳还只有十九岁时,彼得就激发了她对于现代科学与古代神秘主义之间关联的兴趣。

  “爱因斯坦、玻尔,还有霍金,他们是现代物理学的天才。但你有没有读过更早一些的书呢?”

  比牛顿更老吗?凯瑟琳的脑子里此刻充满了遥远时代的名字,像托勒密、毕达哥拉斯,还有赫尔墨斯?特利斯美吉斯忒斯。现在没人再读那些书了。

  她哥哥的手指滑过长长书架上一溜皮质封皮开裂且积满尘垢的书卷。“古代的科学智慧正在蹒跚而去……现代物理学对于它的理解,现在才刚刚起步。”

  那天晚上,凯瑟琳急切地读起哥哥的古书,她很快明白,他是对的。古人所拥有的是深刻的科学智慧。今天的科学的许多“发现”,其实是“重新发现”。人类似乎曾经领悟过自然宇宙的本质……但后来却丢失了……忘却了。现代物理学可以帮助我们记起来!这成了凯瑟琳毕生追求的目标——使用先进的科学手段去重新发现失落的古代智慧。

  警卫队长特伦特?安德森执掌国会大厦建筑群的安保工作足有十年之久。此时,技术员正把一段数码录影转到监控器上。
“这是圆形大厅东面楼厅的录像。是二十秒钟之前摄录的。”他开始播放视频。今天的圆形大厅几乎空空荡荡,只有零星的几个游客。安德森训练有素的眼睛很快发现有一个人走动得比其他人快。他剃着光头,受伤的胳膊吊着绑带,正在打手机。光头男子来到圆形大厅入口处,突然停下,结束了手机通话,然后跪下来,佯装系鞋带,其实并不是在系鞋带,而是从吊着的绷带里抽出一个什么东西搁在地板上。然后,他站起身,轻快地跛行走向东面出口。

  警卫队长马上转身跑向门口,“通知所有的警卫点!找到那个光头男子,立刻拘捕他!马上!”

  安德森冲下台阶绕向走廊时,观察了一下面前安静的厅廊通道。远远的过道尽头有两个上了年纪的老夫妇挽着手蹒跚而行。近旁,一个身穿鲜蓝运动外套的金发游客一边翻看导游册子,一边端详着众议院大厅外面的马赛克天花板。

  “对不起,先生!”安德森叫喊着朝他跑过去。“你看见一个胳膊吊在绷带里的光头男子了吗?”

  游客迟疑了一下,然后紧张地指着走廊东面尽头。“噢……是的,”他说,“我想他刚刚从我身边跑过……朝那边楼梯的方向去了。”他指着厅堂的那一头。

  三十秒钟后,国会大厦东侧静谧的出口处,身穿鲜蓝运动外套、体格强壮的金发男子走入雾蒙蒙的夜幕。他微笑着,享受着夜晚的凉爽。

  变身。易如反掌。

  仅仅一分钟之前,他还身穿军服,跛足快步走出圆形大厅。他走进一个暗处的壁龛,脱下外套,露出早已穿在里面的鲜蓝运动外套。他从那件衣服口袋里掏出一顶金色假发,然后扔掉外套,把假发套在头上。直起身子后,又从鲜蓝运动外套口袋里拿出一本薄薄的华盛顿导游册子,从容悠然地从壁龛里走了出来。迈拉克甩开长腿走向等在那儿的豪华轿车。

  彼得.所罗门被切断的右手就竖在那儿,手腕的截面戳在一个木制小底座的尖叉上。三根手指呈握拳状,伸直的拇指和食指指向穹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