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阅读,第二第八个三年章

如果一切都按照中年武士所想的话,木斯塔法还真没机会继续表演下去了,可是……见到中年武士抽身后退,木斯塔法又怎么可能轻易的让他脱逃呢!
吼!
狂吼一声,肘击落空后,木斯塔法猛的打开折叠的左臂,左臂化肘为拳,顺着身体旋转的方向,呼啸着一拳扫了出去,目标仍然是中年武士的面门!
嘶……
一声轻响中,中年武士虽然成功的脱离了木斯塔法的拳头攻击范围,但是却吓出了一身冷汗,刚才,木斯塔法的拳头分明是擦着他的鼻子扫过去的。
事情远云没有结束,就在中年武士踉跄后退的时候,木斯塔法的攻击却继续上演着,身体继续逆时针旋转着,身体也借势矮了下来,右腿借着转体的力量,闪电般的来了一个前扫,目标直指中年武士的双脚。
苦笑一声,中年武士万万没有想到,一时的轻视,竟然让自己落入了这样进退两难的境地中,无奈下,只好轻轻一个小跳,狼狈的躲了过去。
在中年武士的想法里,到此为止,攻击该结束了吧,可惜的是,事实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木斯塔法接在前扫的后面,身体继续旋转,左腿猛的来了一个利落的后扫,目标指的仍然是中年武士的双腿。
此时,中年武士已经力尽,身体正在下落,看着木斯塔法夹着万钧之力扫来的左腿,中年武士的双眼中猛的爆起了惊人的光芒!
呵!
半空中,中年武士一声爆喝,双脚之间猛的红光闪动,两脚并拢在一起,悍然朝木斯塔法扫来的左腿迎了过去。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木斯塔法这一腿,恐怕非得无功而返不可,甚至有可能吃个大亏,可是中年武士连续的后退之后,仓促之间,哪来得及聚集起太多的能量?而且,中年武士,似乎也没打算就此破掉木斯塔法的攻击。
噗!
一声闷响间,中年武士的双脚准确的迎上了木斯塔法后扫的左腿,身体顿时蹿了起来,看到这一招,我不由击掌叫妙,中年武士这一招,真可谓是一举两得啊。
首先,凭借仓促间聚集起来的斗气,接住了木斯塔法这势在必得的一击,其次……借助木斯塔法的一扫之力,让身体腾空起来,这样一来,中年武士便可以在半空中从容的聚集斗气,当他落地的时候,木斯塔法就输定了!
正思索间,我猛的发现,木斯塔法的双目中并没有出现任何惊慌的神色,依然是那样的坚定,嘴角噬血的咧了起来,下一刻……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身体转过半圈后,木斯塔法的右脚猛的狂踏地面,顿时……木斯塔法的身体旋转着离开了地面,身体闪电般的在半空中旋转720度后,木斯塔法的左脚悍然的爆甩而出,呼啸着朝半空中的中年武士蹬了过去。
一切说起来很慢,也很复杂,但是事实上,只是发生在一刹那而已,不等中年武士蓄积到足够的力量,木斯塔法的一脚已经呼啸着踏了过来。
无奈下,中年武士一脸郁闷的双手环胸,接住了这一脚,一声闷响中,中年武士的身体猛的被踹飞了出去,一直飞出了十多米,这才在墙壁上借力后落了下来,一脸骇然的看着木斯塔法。
看着木斯塔法这天神下凡般神奇的一脚,我不由彻底呆掉了,奶奶的……一脚把一个S级的武士给踹飞了,就凭借这一点,木斯塔法完全可以出去吹嘘了!
当然,事实上,中年武士之所以被踹飞,主要是因为中年武士身在空中,无处卸力的关系,如果是在地上的话,恐怕最多只能让他稍微向后仰仰而已。
哎……
正思索间,木斯塔法猛的长叹一声,惋惜的道:“不用继续下去了,我已经输了,我承认,如果你施展出八成功力,我便再也没有丝毫的取胜机会了!”
听了木斯塔法的话,中年武士双目中神光一闪,微笑着道:“没想到,你块头这么大,竟然如此的灵活,而且……不仅仅是灵活,头脑还这么好用,这么快便可以判断出一切!我还以为你会继续扑上来呢!”
听了中年武士的话,木斯塔法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其实……木斯塔法本就是个这样的人,除了战斗外,大多数时候,他都是一个腼腆的人。
不过……
就在木斯塔法暗暗尴尬的时候,中年武士疑惑的道:“既然你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刚才为什么一脸的惋惜啊?”
一听到与战斗有关的事,木斯塔法猛的象变了一个人一样,兴奋的睁大了眼睛,紧紧的盯着中年武士道:“是这样的,刚才的一脚,其实不该发直力的,不应该踏中你的胸口,而是应该从侧面扫击!”
恩?
听了木斯塔法的话,中年武士不由露出疑惑的神色,与此同时,木斯塔法继续解释道:“那样一来,你的身体,会在空中失去平衡,然后……我接下来可以接连环踢,再接下扫,倒地肘击……”
接下来木斯塔法喋喋不休的唠叨了下去,嘴巴里爆豆般的吐出一连串的攻击套路,越说眼睛越亮,越说越是兴奋!
等等!
终于,中年武士实在是忍受不住了,谨慎的打断了木斯塔法的话,不确定的道:“你所说的可能吗?要按你说的继续下去的话,还不得打上一整天啊!”
听了中年武士的话,木斯塔法不由尴尬的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道:“是我太理想化了,事实上,我最多也不过连了一百多连而已,一旦攻击时间超越一小时,我自己就累趴下了。”
这……
听了这个傻大个的话,不光是中年武士,就连我也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我们都不明白,这大块头怎么会想出这么麻烦和烦琐的战技啊!
看到我们疑惑的目光,木斯塔法傻笑一声,解释道:“我是一个地系武士,本来是以防御著称的,可是……我所要面对的敌人,却需要我必须拥有强大的攻击能力,所以……”
微微顿了一下,木斯塔法继续道:“所以我创造了现在的战技,我的斗气攻击特征不显著,所以我就必须凭借源源不断的连击,去消耗对方的能量,或者是用连续的攻击,逼对方无法提气,达到杀死对方的目的!“
听了木斯塔法的话,我不由和中年武士对望了一眼,从彼此的目光中,我们都看到了惊叹的神色,这个大块头,可一点都不笨啊,真应了那句话了,大块头有大智慧!
深深的看着面前的大块头,中年武士深思了好一会,随后断然道:“这样吧,通过你刚才的表现,我判定你拥有了A级武士的水准了,只要你补交上E级到A级之间的测试费用,我帮你直接升为A级武士吧!”
呀!
听到中年武士的话,木斯塔法不由露出了狂喜的表情,他没有想到,第一次测试,自己就可以直接升为A阶武士了!
就在中年武士默默微笑,木斯塔法内心狂喜的时候,一道冷冷的声音响了起来:“不!我们不升A级,我们只要E级的职业徽章!”
啊!啊!
听到这道声音,中年武士和木斯塔法不由同时惊叫出声,这……这算是怎么回事啊?
为什么!
中年武士不解的看着我,大声的问了出来,与此同时,木斯塔法也一脸不解的看着我,他们不明白,这么好的事,别人求都求不到,我为什么要拒绝?
面对着两人疑惑的目光,我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笑了笑,摇头表示坚持我的意见,见此情况,木斯塔法只好一脸无奈的放弃了,既然我们放弃了,中年武士自然也没有办法了。
去到外间,中年武士亲自为我们办理了职业徽章后,我们在中年武士一再的提议下,还是拒绝了他直接升到A级的要求,离开了武士工会。
走出门外,我们来到了街道上,一直走了好一会,木斯塔法终于忍耐不住,不解的问道:“老大,我实在不理解,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让我直接升到A级啊,不可能是钱的关系吧,老大可一向把钱当垃圾的!”
听了木斯塔法的话,我不由翻了翻白眼,什么叫把钱当垃圾啊,我只是不在乎钱而已,该节省的时候还是很节省的,什么叫把钱当垃圾啊。
猛的停下脚步,我转身看着旁边的木斯塔法,一脸认真的道:“我们的冒险团,名字叫菜鸟冒险团,团里的所有成员,永远都不能升级职业徽章的!”
说到这里,我从兜里掏出我的E级职业徽章,以及那面大大的,上面刻有菜鸟字样的冒险徽章展示给木斯塔法看,同时道:“你看,E级职业徽章,菜配得上菜鸟冒险团的名号嘛!”
这……
听到我的话,木斯塔法不由傻掉了,看了看我左手的E级,也就是最低级的职业徽章,再看看我右手那面大大的,上面雕刻着菜鸟字样的冒险徽章,整个脸渐渐的绿了起来。
嘿嘿……
我知道这个世界上的人的世界观,我知道,如果我不能提起木斯塔法的兴趣,即便他听我的命令加入了,心里始终也会有疙瘩的,这可不是我愿意看到的。
想到这里,我的眼睛不由一转,装出一脸傲然的表情,梦幻般的道:“你想一想啊木斯塔法,等我们凑够了五个人,然后人人都顶着菜鸟字样的冒险徽章,胳膊上带着E级的职业徽章,这样一来,多显眼啊!“
呵呵……
干笑一声,木斯塔法愁眉苦脸的道:“是够显眼的了,不过……是不是太丢人了啊?好象怕人家不知道咱们是菜鸟一样。“
听了木斯塔法的话,我的脸也不由的绿了,奶奶的……这是我内心永远的痛啊,我当时怎么知道会把菜鸟两个字雕刻在冒险徽章上啊,如果知道的话,杀了我我也不用菜鸟这两个字。
不过,想虽然这么想,但是说可绝对不能这么说,眼睛微微一转,我故做严肃的道:“你这么想就错了,难道……我们冒险团是靠名字震慑天下的吗?“
这……
听到我的话,木斯塔法不由迟疑了起来,与此同时,我继续道:“首先,我们菜鸟两字够显眼,够突出,够醒目,够新颖,够别致……”
说了一大串,其实我只是因为无话可说,在苦苦思索呢,说了半天,我的眼睛忽然一亮,兴奋的继续道:“我可以肯定,要不了多久,所有人都会知道冒险界有这么一个名叫菜鸟的冒险团!”
嘿嘿……
阴阴一笑,我老谋深算的道:“到那时,所有人都会关注我们,而我们每一个成员,都顶着一个最低级的职业徽章,这样一来,我们就成功的营造出了神秘的气氛,成为全世界人的焦点!”
梦幻般的看着远方,我憧憬的道:“你想一想木斯塔法,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叫菜鸟,都知道我们是最低级的职业者,可是我们却偏偏要完成高难度的,别人完成不了的任务,你想想看,到时候大家会怎么看我们?”
啊哈!
听了我的话,木斯塔法终于心动,是啊……这是他最喜欢的,扮猪吃老虎的游戏,可是他最喜欢的了,面对草原上的猛兽,他经常要施展出这一招。
先示敌以弱,等交手的时候,给他们来个雷霆万钧的一击,他们会立刻的慌乱起来,因为无法判断对方的实力而陷入麻烦中。
而且,由于没有进行准确的实力定级,敌人就无法从职业徽章上判断他们的实力,任何人在对上他们之前,都得心里打鼓,因为没有人知道这几个带着E级职业徽章,名为菜鸟的冒险者到底有多深的实力啊!
啪!
想到这里,木斯塔法猛的一拍巴掌,赞叹道:“老大,我现在算是彻底服了你了,果然厉害啊,你这一招,太高明了!”
嘿嘿……
尴尬的笑了笑,我急忙带头朝前走去,不想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了,事实上,之所以不让木斯塔法直接升为A级,我确实是有原因的,只不过,那个原因,可绝对不是我和木斯塔法所说的这个。
你想啊,一个团的团长,竟然是一个无法继续提升职业级别的E级菜鸟,这要是走到街上,我哪有脸见人啊,这个世界上,又没有一个为幻兽使定职业级别的工会,你说我又能怎么办呢?
所以,当我听中年武士说,要直接把木斯塔法提升到A级的时候,下意识的便否决掉了,反正我也不在乎钱,木斯塔法的实力也不会因为没有定级而降低,所以何不让他给我打个掩护呢?
试想一下,当一个团里的所有成员,都是E级的菜鸟时,那么团长是E级的,也就无可厚非了,这个做法,其实就是要认为的制造神秘感,把我这个真实的菜鸟,给深深的隐藏起来,这就是我最直接的想法。
不然的话,若干年后,我带着四个A级,甚至是S级以上的伙伴,而自己却顶着一个E级的职业徽章的话,我的脸往哪放啊?我还有什么面目去当这个团长?
尤其是配合上这菜鸟两个字,更是让我无地自容了,我确信,一旦我们走到街上,大家肯定把目光都聚集在我的身上,然后认为我是个二世祖,靠着几个强力的伙伴,才让冒险团达到了那么高的地位,如果真的那样的话,我非活活被气死不可。
也许有的人,可以欢喜与大家的误会,借此很好的隐藏自己,可惜我不成,就算明知道这样对我有好处,但是我可受不了那个气!
想到这里,我不由下了决定,以后……新收的冒险团成员,一定都得是E级的,嘿嘿……就算你是法师,我也得逼着你去弄一个E级的武士徽章,如果你是一个武士,那就逼着你去搞一个E级的法师徽章,嘿嘿……为了我这个老大,他们牺牲一点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我一脸阴笑的带着木斯塔法朝冒险工会走去,木斯塔法这个新增的小菜鸟,该是回到菜鸟之家的怀抱里的时候了,有了木斯塔法的加入,我的菜鸟冒险团,终于可以开始接团队任务了!
另一边,看着老大阴笑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木斯塔法猛的打了个寒战,警惕的朝四周看了一圈,直到确认没有任何危险后,木斯塔法才小心的跟在老大的身后,朝大街的另一端赶了过去,虽然……他并不知道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老大要干什么,但是跟着老大,是他唯一的选择!

第一项测试和我当年参加测试时的项目一样,就是用长达一米二,有一巴掌宽,重达60公斤的大剑,去砍一个铁枕,从切痕上判断攻击的力量!
在中年武士的指点下,木斯塔法轻轻挥舞了一下手中的大剑,看了看那枚铁枕,皱着眉头对中年武士道:“这……这就是测试的项目吗?”
虽然不明白木斯塔法为什么这么问,但是中年武士还是点了点头,并且解释道:“你不需要想别的,只要全力砍一下这块铁枕就可以了!”
你确定?
担心的看了看铁枕,用手轻轻推了推铁枕下的铁架后,木斯塔法不确定的问道。
听到木斯塔法的话,中年武士微微一笑道:“没错,无论是谁,只要是还没加入武士协会的,只要还没有拥有武士职业徽章的,都必须得经过这道测试!”
好吧……
无奈的点了点头,木斯塔法嘟囔道:“全力是吗?这可是你说的!”说着话,木斯塔法右手单手持剑,面色沉凝了起来,与此同时,右手的大剑一寸寸的抬了起来。
嘿啊!
当木斯塔法手中的大剑被举到顶点的时候,www.101du.下一刻……木斯塔法猛的劈下了手中的宝剑,顿时……半空中电光打闪,木斯塔法手中的大剑化为了一道霹雳,轰然声中落在了铁枕上。
轰……喀嚓……扑通!
一阵乱响中,木斯塔法先是一剑劈在了铁枕上,发出了震天的声响,长长的铁枕,竟然被他一剑劈弯了下去,与此同时,木斯塔法手中的大剑也在喀嚓声中断折,就连支撑着铁枕的铁架,都因为承受不住木斯塔法的力量,当场散了架。
啊嘎……
面对这一幕,中年武士不由骇然的张大了嘴巴,以前不是没有遇到过厉害的,可是都这么厉害了,却刚来测试,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相信……即便是放在整个东大陆,这样的先例也绝对不多啊!“老……老板,接下来测试什么啊!”呆呆的看了看手中断折的大剑后,木斯塔法傻呼呼的抬起头,对中年武士道。
这个……
冷汗,从中年武士的头上不停的冒了出来,这家伙,也太夸张了点,这样的实力,已经可以直接申请A级职业徽章了,干嘛还来测试什么E级的职业徽章啊,简直是开玩笑,就凭这一剑之威,他就可以确定,这家伙绝对达到A级的水准了!
看着面前的大块头,中年人不由兴致高昂了起来,他本身是S级的存在,所以只拥有考核AAA级以下的权利,看着对面的木斯塔法,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对手,这要是不打上一架,晚上回家得睡不着觉啊!
想到这里,中年武士兴奋的从旁边拿起另一只大剑,笑着道:“来来来……接下来,你全力攻我几招,让我看看你的真实本领!”
这……
听到中年武士的话,我不由迟疑了起来,这算什么啊?我以前参加测试的时候,第二项测试项目,似乎应该是与野猪对战啊,难道测试项目改了?
疑惑的看了看中年武士,不过最后我还是没有问出来,既然来到了这里,一切就得听人家的,不然人家也不给你发徽章啊。
想到这里,我对木斯塔法点了点头,示意他全力的表现,随后……我静静的退到一旁,静心观战,要知道……到目前为止,我也没见过木斯塔法全力攻击时的样子呢。在中年武士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了西侧的比试场地,看着中年武士手中的大剑,木斯塔法苦笑着皱了皱眉头道:“我……我不用武器可以吗?”
恩?
疑惑的看了看木斯塔法,中年武士指了指旁边的一个房间道:“我知道你也许不擅长用剑,不过不管你擅长用什么,我相信你都可以从那里找到你需要的!”
顺着中年武士手指的方向看去,那里是一个武具仓库,不过……出乎中年武士预料的是,木斯塔法坚决的摇了摇头,一双扑扇般的大手用力的对击了两下,发出啪啪的声响,同时……木斯塔法断然道:“我最擅长使用的,就是我的双手,它们就是我的武器了!”
好!
听到木斯塔法的话,中年武士不由更好奇了,兴奋的看着木斯塔法,中年武士迫不及待的道:“怎么样都好,无论如何,请你尽快放马攻过来吧!”
嘿嘿……
听到中年武士的话,木斯塔法不由露出一脸的傻笑,当然……这只是一般人的看法,经过几个月的相处,我算是明白了,论起好战,这家伙绝对在面前这个中年武士之上,而且……一旦他露出这样的傻笑,就是他兴奋的时候了,而一旦他兴奋起来,接下来可就有戏可看了。
啪!啪……嘿啊!
用力的对击了一下双掌,木斯塔法猛的仰天狂啸了起来,狂啸声中,我惋惜的看着又一身硬皮战甲被他撑破,哎……这已经是几个月来的第十七套了,虽然我有钱,不在乎这点小钱,可是继续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看来必须想想办法了。
说话间,木斯塔法已经完成了准备工作,浑身的肌肉块块突起,真个一肌肉山,那一身结实的肌肉,连健美先生看了都得羞惭的字杀去。
恩?
看到木斯塔法的变化,中年武士的双目中猛的闪起了兴奋的光芒,喃喃的道:“不是吧!这……这不是兽人的狂化吗?可是……一个人类,怎么可能会狂化?按理说,只有野兽才会啊!最恐怖的是,这个家伙竟然可以人为的去控制这个狂化,这太疯狂了。”
呼哧……护持……
木斯塔法剧烈的喘息着,双目血红的看着对面的中年武士,低沉的道:“喂!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这!
思绪猛的被打断,中年武士不由愣了一下,随即迅速整理好情绪,点头道:“可以了,你随时可以放马攻过来了!”
嘿嘿……
又是一声傻笑,木斯塔法迈出了坚实的步伐,一双大手慢慢的随着前进的步伐张了开来,看着那双越张越大的手,我大约估计了一下,那一把绝对可以抓住我的大腿,然后一手给捏断了!
虽然已经看了很多次了,但是每一次看到木斯塔法的完全战斗状态,或者说是中年武士所说的狂化状态,我都不由的大感吃惊。
此时此刻,你很难把木斯塔法当作一个正常的人来看待,比较起来,他更象是一头发怒的野兽,或者说是发怒的公牛,可是奇怪的是,发怒虽然是发怒,但是他的意识偏偏又是清醒的,虽然不是太清醒,但是却绝对没有失去理智!
不过,说起来,木斯塔法能够控制的时间并不长,一旦真正打起来了,这家伙就完全失去理智了,不把对方干掉,或者自己累趴下,那是绝对不会停止的,那时的木斯塔法,已经完全是野兽了,疯狂的咆哮着,永不退缩的攻击着,仿佛一头疯狮!
吼!
果然,在得到中年武士的同意后,木斯塔法一声狂啸声中,彻底的疯狂了,亡命的张开双臂,发疯的公牛般,朝对面的中年武士攻了过去。
期待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我不由暗暗担心了起来,但愿这个中年武士可以制服这头疯牛,不然的话,不杀死全部的敌人,他是不会停止的!
吼呀!
一声怒吼声中,奔跑中的木斯塔法猛的跃空而起,吐气开声中,脚前身后,双脚悍然朝对面的中年武士踹了过去。
面对着木斯塔法的攻击,中年武士双目中精芒一闪,二三十年以来,他的战斗经验之丰富,简直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尤其是就任这里的测试副馆主后,他的战斗经验更是直线上升!
可是,时到今天,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敢一上来就用双脚攻击自己的对手,要知道……他可是一名火系的剑士,而且手握利刃,难道……对方不想要脚了吗?
思考到这里,中年武士不由微微一笑,他相信,这家伙绝对有阴谋,以他刚才测试时表现出的实力上看,他绝对不该如此卤莽的。
想到这里,中年武士猛的一扬手中大剑,斜斜的朝木斯塔法的双脚挥了过去,如果木斯塔法姿态不变的话,这一剑足以削掉他的双脚了!
嘿啊!
在中年武士挥出一剑的同时,木斯塔法猛的发出一声怒吼,一双大脚猛的一收,同时……身体迅速的小坠,轰然声中落在了中年武士的攻击范围之外!
这!
惊讶的看着木斯塔法,中年武士终于明白了过来,这家伙既然是地系武士,自然擅长重力术了,刚才他就是利用重力术,让自己的身体加速下落,在到达预定的目标前,便落到了地面上。
随后,木斯塔法双足猛的发力,身体豹子般的朝对面的中年武士冲了过去,一只巨大的铁拳,呼啸着朝对面的中年武士击了过去。
面对着这一拳,中年武士不由露出了一丝微笑,从刚才对方双脚踹来的时候,他便猜到了那肯定是虚招了,现在看来,这家伙果然第一招是假的!
以中年武士的战斗经验,既然早知道是虚招了,自不可能如此轻易的便败了,大剑微微一个回收,左手伸前,下一刻……中年武士右手持剑柄,左手抵住剑身,用剑身硬挡了木斯塔法的这一拳。当然,其实……中年武士也可以选择用剑刃去切挡,这样一来,木斯塔法势必做出变化不可,可是在见识到了木斯塔法测试时那狂暴的一拳后,中年武士很想试试,试试这一拳的滋味!
锵!
剧烈的轰鸣声中,大剑的剑身颤抖不止,我呆呆的看着一切,简直不敢相信,蛮牛一般的木斯塔法,那火车冲击般的一拳,竟然被中年武士纹丝不动的接下来了!
似乎停留了那么十分之一秒,下一刻……木斯塔法猛的爆退,一双大手颤抖不止,从刚才的一击上看,他是吃了暗亏了!
骇然的看着对面的中年武士,再看看他胳膊上那个大大的S级职业徽章,我不由点了点头,确实……无论木斯塔法多么厉害,都没有达到能够和S级武者抗衡的地步,从很大程度上说,对方只是任由木斯塔法发挥而已,如果真打的话,恐怕十招之内,就把木斯塔法干掉了。
“来来来!继续攻过来吧,拿出你最强的本领,我要好好见识一下!”中年武士兴奋的高喝了起来。
听到中年武士的话,木斯塔法猛的再次狂吼一声,下一刻……木斯塔法疯牛般的朝中年武士冲了过去,拳头狂风暴雨般的朝中年武士落了下去,一时间,整个测试场地内铿锵声不绝于耳。
足足强攻了十分钟,木斯塔法终于猎豹般抽身后退,微微吸了一口气后,木斯塔法沉声道:“好!很好,你真的很强,是我遇到过的最强的战士!”
深吸了一口气,木斯塔法面色沉凝的道:“接下来,我要施展出我20年来锻炼出的战技了,请你多加小心!”
说着话,木斯塔法慢慢的弯下腰去,双手慢慢的撑在地面上,下一刻……木斯塔法的头猛然抬了起来,目光中闪耀着野兽般的光芒!
吼!
一声咆哮声中,木斯塔法野兽般的蹿了出去,这一刻,他仿佛化身成为了一头大猩猩,咆哮着朝他的敌人冲了过去。
一声狂吼声中,木斯塔法猛的跃上了半空,双手猛的交握在一起,以泰山压顶之势,朝对面的中年武士砸了下去,绿色的斗气,凝聚成一道圆锥形的斗气锥,悍然朝中年武士的双目刺去。
面对着木斯塔法的一击,中年武士微微一笑,大剑扬处,一道犀利的红色斗气斩,脱剑而出,悍然迎上了木斯塔法的斗气锥!
轰!
剧烈的轰鸣声中,锋利的红色斗气之刃,正面撞击上了翠绿色的斗气锥,剧烈的爆炸冲击波疯狂的朝周围肆虐着,一大片测试工具被吹倒在地。
不过,战斗中的两人,始终都没有后退,完全无视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木斯塔法双足轰然落地,随后……加速朝中年武士冲去。
木斯塔法之——比蒙战技!
随着木斯塔法的狂吼,俩功能人的身影猛的纠缠在了一起,下一刻……狂风暴雨的攻击开始了,呆呆的看着战斗中的木斯塔法,时至此时,我终于真正见识到了全力攻击的木斯塔法了!
就象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他的浑身每一个部位,都可以化做武器,拳,脚,肘,膝,头,肩……所有突出的坚硬部位,都可以化成无尽的攻击。
呼……
木斯塔法的拳头呼啸着朝中年武士的面门击了过去,面对这一拳,中年武士来不及阻挡,只能后退一步,侧身避过。
可是,就在中年武士以为已经避过了这道攻击的时候,木斯塔法的身体却随着中年武士的后退继续前进,拳头虽然力竭了,但是他的肘部,却加速朝前冲刺,目标仍然是中年武士的面门!
面对这这样的一击,中年武士不由大感惊讶,不过……他毕竟比木斯塔法强出太多,聚集斗气,猛的一个加速险而又险的避过了这一道攻击!
完了吗?
没完,在木斯塔法过去的30年里,每天都要面对不同的敌人,不同的魔兽,经验告诉他,一旦对上强敌,就算不能一击致命,也绝对不要让他脱身,一旦让对方有攻击的机会,自己可能就死定了!
猛一咬牙,木斯塔法猛的一声长啸,手肘落空后,竟然和身而上,用自己的肩膀朝中年武士撞了过去!
面对这一撞,中年武士由于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战技,无奈下,只好勉强用剑护身,挡住了这一次冲撞,轰然声中,中年武士被狠狠的撞击了一下。
中年武士的实力,其实强过了木斯塔法好几倍,但是……他并不是想要战胜木斯塔法,而是要感受一下木斯塔法的战技,所以并没有全力施展,没想到,却因此陷入了麻烦当中。
受到木斯塔法的全力一撞,中年武士只是微微仰了仰身,可是就这么点时间,木斯塔法的攻击又发生了新的变化!
接在拳,肘,肩的攻击后,面对着被撞的向后仰去的中年武士,木斯塔法猛的咆哮一声,身体转过180度,左肘竟然借着转体的加速度,全力朝中年武士击去。
时到此刻,中年武士已经失去了说话的权利了,就算是聚集斗气,也已经来不及了,无奈下,只好舍剑,双手护住胸膛,接下了这一肘击,同时身体借力迅速后退,准备拉开距离,重新投入战斗,他已经下定决心,不能再让这个家伙嚣张下去了。

听了木斯塔法的话,我不由猛的下了决定,猛的挺直身体,我正准各下令全速前进,去山谷内交任务的时候,下一刻……我浑身剧烈一震,我想到了!
一直以来,我们一直都以为,只要领到了十枚徽章,冠军就非我们莫属了,可是现在看来,这显然是愚蠢的,想到这里,冷汗不由迅速从我的脸上流了下来……
后怕的看了木斯塔法一眼,要不是这个家伙喊这么一嗓子,我也许还不会意识到自己到底错在哪里,可是现在,我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直感到不安了。
没错,工会确实只发了十张卡片,每个冒险团,确实只能在工作人员那里领到十枚徽章,可是不要忘了,主席再三重复,这最后一关的比赛,是允许冒险团之间互相攻击,互相争夺的!
虽然我们己经得到了十枚徽章,可是既然别人可以抢我们,那么我们也自然可以抢别人的,那样一来,我们手中的徽章,不就超过十枚了吗?
按照最后一关的规定,只要一枚徽章,就可以换10点积分,所以说……不光是我们自己领到的徽章,连抢来的徽章,也可以换积分的,这样的话,虽然之前的三关,我们领先其他队伍二三十分,但是只要对方比我们多了三四枚徽章,结果就完全不一样了!
想到这里,我猛的抬起头,召唤出了朱雀后,迅速命令他去查探,一旦发现其他的冒险团队,立刻回来报告给我!
听到我的命令,朱雀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双翅一展,猛的蹿到了高空,眨眼间便失去了踪影,看着迅速消失的朱雀,我不由默默祈祷,但愿一切都来得及!
“老大!你这是做什么啊?难道……咱们要去抢其他……”说到一半,血狼猛的惊恐的捂住了嘴巴,一脸骇然的看着我。
看着血狼惊恐的表情,我知道……他也想到差在哪里了,没错……这最后一关的比赛,其实比的可不光是如何领取,最重要的是如果抢夺和反抢夺,我相信……到了最后,拥有冒险徽章最多的团队,其总枚数肯定得有二三十枚!
看着我和血狼惊骇的表情,阿兰克斯也很快便明白了过来,只有贝蒂和木斯塔法还不太理解,无奈下,我只好详细的解释了一下。
很快,在我的解释下,所有人都明白了这里面的厉害关系,一时间,我们不由聚集在一起,就这个问题研究了起来。
研究了好一会,朱雀飞了回来,并且告诉我们,方圆百里之内,没有任何冒险团的踪迹,魔兽倒是有一些。
听了朱雀的回报,我不由沉思了起来,距离比赛结束,还有两天的时间,看来……不到最后一天,他们是不会回来了的。
微微皱了皱眉头,我们再次聚集在一起研究了起来,一直研究了一整夜,第二天一早,我们开始按照我们的计划行动了起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终于……经过一整天的忙碌,我们终于完成了一切布置,休息了一夜后,第二天,也就是任务期限的最后一天,终于……朱雀向我们报告,百里之外,出现了第一支返回的部队!
心里微微一动间,我招出了白虎,命令其他四大菜鸟原地等待后,我全速朝那支队伍迎了过去,到底要不要把他们定为我们的目标,我必须亲自去观察一下。
在白虎的帮助下,我很快便遇到了那组冒险团,相隔几百米,我悄悄趴在地面,微微抬起右手,利用右手中的探测器探测了过去,顿时……这支冒险团成员的实力情况,清晰的出现在我的面前。
看着这支队伍悄悄的远去,我不由阴笑了起来,这支队伍中,有三名AA级冒险者,以及两名S级的冒险者,虽然对付起来有点难度,但是我们可是有所准各的,只要一切顺利,是绝对有可能成功的!
等这支队伍终于远去后,我再次招出了白虎,风驰电掣的赶了回去,仔细的再次检查了所有的布置后,我们默默的等待那支队伍的光临。
百里的路程,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但是对于我们的对手而言,两三个小时便足够了,回到四大菜鸟身边后,没过多久,朱雀便传来了消息,那支冒险团己经到了!
阴阴一笑间,阿兰克斯和贝蒂穿上了我们特制的破衣,浑身抹上了魔兽的鲜血,揣着几枚徽章,朝那支冒险团迎了过去,没错……他们就是诱饵了!
扑通……
另一边,那支被我们盯上的可怜冒险团显然还不知道己经有一场阴谋,对他们发动了,正全速赶路间,忽然……他们清晰的听到了一道沉闷的声响。
疑惑间,所有人都拔出了武器,谨慎的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迫了过去,这里距离山谷己经很近了,可千万别出什么事才好啊!
拨开草从,这些家伙惊喜的发现,两个浑身鲜血,衣衫破烂的人影,正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捡着周围地面上亮闪闪的徽章!
“你!你怎么搞的啊?怎么不把徽章揣好,要是被别的冒险团看到了,肯定要出手抢的,要知道……这次的比赛,可是按照徽章的数量换算积分的,只要是徽章,就给分,万一被别人抢了,那兄弟们不都白死了吗?”一道女声低低的响了起来。
看着那两个落魄的身影,看着他们手忙脚乱的把十来枚徽章捡了起来,听着他们说的话,终于……被我们盯上的那支可怜的冒险团他们动心了……
嘿嘿嘿嘿……
阴笑声中,五名冒险团成员纷纷从隐蔽处走了出来,阴笑着道:“好了,如果想继续活下去的话,就立刻交出你们的徽章,不然的话……可别怪我们心狠手辣了!”
呀!
听到声音,两个衣衫破烂,浑身鲜血的家伙惊恐的抬起头朝他们看了过来,随后……一声惊叫间,两个家伙竟然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大声道:“快!快跑啊!只要跑进山谷就安全了!”
没错,这两个衣衫褴褛,浑身鲜血的家伙,正是被我派出来诱敌的贝蒂和阿兰克斯,五大菜鸟中,阿兰克斯是从林中的舞蹈者,而贝蒂在森林中移动的速度,也远比我们快,所以……他们负责前来诱敌!
见到那些家伙果然上当后,阿兰克斯抛下了最后一个饵料后,转身便朝我们布置好的区域跑,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绝对不担心对方不追来。
事实也正是这样,看了看不远处的山谷,对方的团长也知道,山谷内是不准动武的,一旦被他们逃进了山谷,那一切都完了,如果想要他们的徽章的话,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在他们到达山谷前拦住他们!
追!
冷冷的一声沉喝声中,五个冒险者全速奔驰起来,风驰电掣的朝贝蒂和阿兰克斯追了过去,虽然那两个家伙跑的象兔子一样快,但是他们还是有信心,可以在对方进入山谷前追上他们的。
哎呀!
正追赶间,忽然……前面逃窜的两个身影中,比较娇小的身影猛的一个踉跄,似乎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惊叫声中,一个跟头趴在了地上。
不好!
见到娇小的身影摔倒,前面高大挺拔的身影低叫一声,竟然停了下来,转身试图扶起地面上的娇小人影,与此同时,几名追赶者全速蹿了起来,凌空朝地面上的两人冲了过去。
看着几名飞空蹿来的敌人,阿兰克斯和贝蒂不由阴阴一笑,身体迅速一个翻腾,让出了身下的位置,下一刻……三名速度较快的追击者,双脚终于落地……
扑通……
一声沉闷的声响中,三个家伙诡异的消失在地面,与此同时,阿兰克斯和贝蒂猛的转过身,闪电般的朝后面的两个家伙蹿了过去。
一个冒险团中,速度快的不是盗贼就是武士,被抛在后面的,则肯定是法师之类的职业了,现在……三名武士己经掉进了陷阱,所以阿兰克斯和贝蒂现在要做的,就是制服那两个跟在后面的法师!
很显然,对方没有预料到我们这是专门针对他们进行的安排,所以……三名追赶在前面的武士,竟然一脚踏进了陷阱,与此同时,跟在后面的两名法师微微一愣间,己经被阿兰克斯和贝蒂制服了,没办法……谁叫他们追的那么急呢。
说起来,两名法师也够倒霉的,其实他们的实力,是非常强的,都达到了S级的超级水准,可是不管他们有多强大的力量,在二十米内,他们是绝对躲避不过阿兰克斯的劲射的!
优雅的站在那里,阿兰克斯弓上满弦,弦上搭着两根利箭,箭尖微微朝两侧分开,分别指向了两名法师的咽喉,在这么近的距离内,只要感到任何的魔力波动,阿兰克斯都将毫不犹豫的射出去,在如此近的距离内,以法师的能力,是绝对无法躲避的。
众所周知,法师强大的魔法攻击背后,是法师那孱弱的身体,在没有事先支好魔法盾的情况下,魔法师的近战能力等于零,对于阿兰克斯来说,在现在的情况下,即便他们是S级的魔法师,但是杀死他们,和捏死一只蚂蚁,完全没有任何的区别。
轰!轰!轰……
正在此时,身后的陷阱内,猛的蹿出了三道身影,没错……那正是刚才掉入陷阱内的三个武士,可惜的是,不等他们有任何的动作,漫天的气劲便铺天盖地的倾泻了下来,剧烈的轰鸣声中,三个家伙悲惨的再次被锤落回陷阱内。
住手!
正在这时,两名法师中,那名蓝袍法师猛然扬起手,大声的叱呵了起来,顿时……陷阱内的三个武士,没有再次试图冲出来。
随后,那名蓝袍法师抬头朝我们看了过来,沉声道:“今天我们认载了,你们有什么目的,尽管说出来吧!”
老大!
听了蓝袍法师的话,站在他身侧的红袍法师不由焦急了起来,急切的开口道:“老大,我们好不容易……”
闭嘴!
不等红袍法师把话说完,蓝袍法师便打断了他,随后继续道:“事到如今,如果对方心狠手辣一点,咱们俩己经挂掉了,咱们俩一死,对方以五对三,你认为咱们有活下去的可能吗?”
这……
面对老大的话,红袍法师不由无言了,能够走到这里的团队,其实并没有真正的傻瓜,稍微一想便明白了,所以……对于蓝袍法师的话,他根本无从反驳。
轻轻探手入怀,红袍法师掏出了一个兽皮口袋,轻轻朝我们扔了过来,同时无奈的道:“你们的目的,就是这些徽章吧,既然这样……拿去好了!”
这……
迟疑的接过了兽皮口袋,打开一看,果然……正如我们想象的那样,口袋里装着十枚徽章,加上我们自己拿到的十枚,现在我们己经有20枚了!
哈哈……
看到兽皮口袋内的徽章,木斯塔法不由笑了起来,兴奋的道:“老大,这样一来,咱们的冠军宝座可就稳了啊!”
稳了吗?
听到木斯塔法的话,我不由思索了起来,徽章一共有100枚,而我们只得到了20枚,这么说来,外面还有so枚徽章,总积分更是达到了800分,而我们就算加上手中这20枚徽章,总积分也不过不到300分而己,想要确保冠军,差的还多着呢!
主人!
正思索间,朱雀的声音传了过来:“主人,西方,北方,还有东方都各自出现了一支冒险团,现在距离我们的距离在40里左右!”
恩?
疑惑的皱了皱眉头,一时间,我的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以我们菜鸟冒险团的实力,必须依靠陷阱,或者阴谋诡计,才可以搞定其他的团队,如果正面硬抗的话,恐怕最多只能搞定一支队伍,然后我们也就瘫痪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为难的皱起了眉头,就算再抢一支队伍,又能代表什么呢?冠军依然不能说稳,除非抢到50枚以上的徽章,不然的话,冠军未必就是我们的!
“这位兄弟,既然徽章都给你们了,那么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正在我思索的时候,对面的蓝袍法师开口道。
这……
听了蓝袍法师的话,我不由迟疑了起来,按道理说,人家既然己经把徽章给我们了,那么我们自然该放人家走了,可是真的这样做的话,我们却又要担心他们从背后阴我们,只要在最后的期限前干掉我们,他们照样可以拿着我们的徽章去兑换积分,那样一来,冠军可就是他们了!
而且,以对面两个S级法师的实力,我们根本是无法抗衡的,除非象现在这样拉沂距离,不然的话,不等我们靠近,两人联手下,我们恐怕顿时便会被秒杀的。
哎……
无奈的叹息一声,放是不能放的,可是就这么杀了他们吗?似乎又有点太过了虽然我不是心慈手软之辈,但是……就这么无怨无故的就去杀人,我还是不愿意做的。
低着头,我努力的思索着,怎么办?到底怎么办?要如何处理面前的这支队伍呢?还有……对于那三支快速朝这里赶来的队伍,我们该如何面对呢?
“老大!既然工会主席说了可以互相攻击了,所以……咱们还是……”见到我一脸的犹豫,木斯塔法不由开口道。
恩?
疑惑的看了看木斯塔法,是啊……工会主席说过的,允许冒险团之间互相攻击,互相抢夺的,既然这样,我下狠手似乎也无可厚非嘛!
等等!
正想下令,让阿兰克斯动手的时候,下一刻……我的浑身猛的一震,同时……我的眼睛也亮了起来!
没错,工会主席确实说了冒险团之间可以互相攻击,互相抢夺,而且还重复了好几次,不过……这似乎并不是他重复次数最多的一条啊!
让我想想!工会主席重复最多的,是除了不许违反比赛规定外,其他的一切都是被允许的,只要你拿来徽章,就给你兑换积分,为什么?为什么他要一再的重复这句话呢?
难道说,冒险工会主席的意思是,即便找到工作人员去作弊也是可以的吗?不!不对……如果真的允许作弊的话,那么之前就不会为了我的事如此兴师动众了!
既然不是暗示大家可以作弊,而且这次的比赛也无法作弊,那么……主席的话中,肯定是暗藏深意的,只不过……他到底要告诉我们什么呢?
思索许久,终于……我猛的抬起头,兴奋的看着对面的蓝袍法师,我终于想到了,我终于想到工会主席那些话的含义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