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272.net】中国考古学人揭开,的用火遗迹是什么

www.272.net 1

原标题:“北京人”发现100年:西方人无意中打开了这扇大门,一代代中国考古学人揭开其神秘面纱

16世纪的时候有一位爱尔兰主教,他根据《圣经》得出一个结论,认为这个世界是,公元前4004年12月23日早上9:00由上帝在伊甸园创造的。

2018年6月9日,在“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来临之际,北京周口店遗址猿人洞保护工程首次亮相。视觉中国供图

www.272.net 2

所以在数百年间里,人们就天真地认为世界历史只有6000多年。

本文约2000字

▲上世纪30年代,考古人员在周口店北京人遗址深入发掘,寻找古人类遗骸。

19世纪中叶,许多古人类学家发现了一些古人类化石,人们开始认为人类的历史绝不只有6000多年,恐怕得有好几万年。

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www.272.net 3

随后,世界上掀起了一股寻找人类祖先的风潮,从欧洲到非洲的广大区域,遍布了西方探险家的足迹,然而,半个世纪过去了,人类的史前世界仍然是未解之谜。

学考古,你们“挖啥的”?

▲上世纪30年代,周口店挖掘现场。

1929年,裴文中抱着加固后的北京猿人头盖骨。因为太过兴奋,摄影师只把镜头对准了头骨

失落的文明、尘封的疑案、惊艳的传奇……

www.272.net 4

直到1929年12月2日,中国古生物学家裴文中带领考古发掘人员,在北京房山区周口店的龙骨山山洞里,发现了那块著名的北京猿人头盖骨化石,一下子把整个人类历史推到了距今70万年前。

能挖到宝贝吗?

早期发掘中的北京人遗址全景照片。

可以说,北京猿人头盖骨化石发现震惊了世界!

……也许吧,但往往我们都在研究古人的垃圾。

www.272.net 5

北京猿人头盖骨复制品

垃圾?那“北京人”用火遗迹是干垃圾还是湿垃圾?

▲“北京人”头盖骨模型。

后又陆续发现一些古人类的牙齿、石器、用火的遗迹等等。那时,北京郊区周口店被世界考古界认定为人类起源的圣地(当今我们知道,并不是这样)。

别急,看完文章告诉你。

www.272.net 6

1973年的考古研究表明,人类起源于300多万年前生活在撒哈拉以南地区的智人。

作者 | 奚牧凉

▼上世纪初,安特生等人带队对鸡骨山开始了考古发掘,希望找到“龙骨”的所在地。

估计非洲兄弟听到后,脸上的表情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编辑 | 蒋肖斌

www.272.net 7

↓↓↓

“你是干垃圾,还是湿垃圾?”面对这样的“天问”,考古学家笑而不语。垃圾分类?考古学家告诉你,他们就是专业“玩垃圾”的!

▲抱着发现的第一个“北京人”头骨照相的裴文中,因为太过兴奋,摄影师只把镜头对准了头骨。

1936年的冬天,中国学者贾兰坡连续找到了三颗猿人头盖骨化石,这也是世界上第一次发现如此多的古人类头骨化石。

很多人问我,你学考古,能不能挖到宝贝?我初进北大考古系时还有所憧憬,到大三田野考古实习时,已经彻底认清了一个现实:考古,往往就是研究古人的垃圾。当年,我们发掘一座汉代郡国治所宫殿区中的偏殿,挖开农民种苞米的表土后,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一层密密实实的瓦砾碎片,零星夹杂一些碎陶片、铁钉……这难道就是我们曾经在电视上看过的、“国宝铺地”的考古现场?前辈告诉我,这确实是绝大多数古人“馈赠”给今人的考古现场的真实样貌。

www.272.net 8

北大考古教授吕遵谔(左)与裴文中(中)和贾兰坡(右)

但考古学家最伟大的一点就是,在这样一堆堆垃圾中,他们也能“发掘”出历史。

www.272.net 9

北京猿人的发现对中国古人类学是一种荣耀,当年的考古学者浪漫地设想着北京猿人的生活画卷。

www.272.net,说到这里,插播介绍几位美国人类学家——考古学家的亲密战友,他们玩得更高端:用了20多年,以近乎考古学的方法,研究了美国8个垃圾掩埋场中的25万吨垃圾!是的,古代的“干垃圾”已经满足不了他们了,他们开始对当今的“湿垃圾”下手了。而这场后来甚至被写成专着《垃圾之歌》的大型研究,其中一个重要目标就是试图回答:垃圾里,到底藏着多少今人或古人的秘密?

▲1934年5月,裴文中、李四光等考古学家在周口店办事处的院子里合影。

在70万年前北京周口店是茂密的原始森林,山间鸟语花香,北京猿人就在这里创造了灿烂的生活。

回想当年我身处考古现场,虽然确实没挖出什么“值钱”的东西(只剩一半的汉代云纹瓦当,市场估价有多少?),但也可以骄傲地说,我很可能通过一两千年前先人丢弃的垃圾,看穿他们的秘密:成排的柱础石、以明显方向性排列的铺地砖、厚度存在显着差异的瓦片层等等线索表明我们发掘的是这座建筑内外空间的交界地带,也能还原这座建筑的结构。

今年,是周口店北京人遗址发现100周年。

他们会打制各种工具;会灵活地使用火,凶猛的野兽在猿人们团结一致的行动中都会沦为被捕杀的对象,北京周口店孕育了人类文明的诞生。

时光机的发明目前看来还遥遥无期,考古学提供了一种“重返”历史的可能,抑或“重返”我们希望看到的历史的可能。它有可为、有不可为,它不乏遗憾,但又总能献上惊喜。

为纪念周口店遗址发现100周年,周口店北京人遗址管理处用将近3年时间完成了周口店遗址第1号地点“猿人洞”的保护工程,并将于今年6月初亮相。“北京人”遗址将以崭新的容貌,向人们讲述百年沧桑。

负责周口店北京猿人研究工作的德国古人类学家魏敦瑞教授,对头盖骨化石爱不释手,在他眼中,它们都是无价之宝。

第一个关于考古学“遗憾与惊喜”的故事,不妨从人类的原初记忆——北京猿人讲起。

1918年2月,瑞典地质学家安特生在北京得到了一包带着红色黏土的骨骼碎片化石。送他这份礼物的,是一位在燕京大学任教的化学家。他饶有兴味地告诉安特生,这些化石出自周口店鸡骨山的山崖,那座山因为红土中藏着大量鸟类骨骼而得名。

但奇怪的是,这些头盖骨不仅都是眉骨以下的部份缺失,还有一些裂纹和孔洞,而且颅底边缘参差不齐,看起来竟象是伤痕!这都让魏敦瑞一时迷惑不解。

在中国的第一批世界文化遗产中,“周口店北京人遗址”与“北京故宫”“长城”“莫高窟”“秦始皇陵及兵马俑坑”“泰山”等赫然并列。这有些令人费解,因为我从未有文博行业外的朋友表达过想参观周口店的愿望。周口店的实地观赏性也的确不太友好:一片平平无奇的北方山区中,散布着“猿人洞”“山顶洞”等大小十来个化石出土地点,以至于我父亲曾在周口店随便捡起一块石头就问我:“你说这是北京猿人用过的吗?”

安特生是当时名噪一时的地质学家,同时也是一位考古学家、探险家。周口店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一下子引起了他的兴趣。鸡骨山所在的位置,正暗合了当时西方学者对中国“龙骨”的争论。

头骨只有头盖骨而没有脸骨

当然,考古学家与古人类学家可以通过这些其貌不扬的物证,追溯北京猿人约60~20万年前的历史,但这似乎还不如北京猿人头盖骨不翼而飞的秘史来得吸引眼球。不过,1940年,一位名叫曹禺的大剧作家不这么想,为此,他还写了一出戏——《北京人》。

20世纪初,一位德国医生在北京买到了不少被作为中医药材使用的“龙骨”和“龙齿”,这些东西辗转到了德国古脊椎学家施洛塞尔教授的手里。经过鉴定,他们惊讶地发现,这些“龙骨”“龙齿”中竟然有两颗符合人类特征的牙齿,这是古人类学在整个亚洲大陆破天荒的发现。他们追查到“龙骨”的出处,便是当时的中国直隶地区,而鸡骨山所在周口店,正是直隶地界。

随着人们对原始人类的了解越来越多,一种不安的感觉在古人类学界弥漫开来。

在《北京人》最早的版本中,一个象征意味极强的“北京猿人”登上舞台,曹禺称他“喝鲜血、吃生肉”“要爱就爱,要恨就恨,要哭就哭,要喊就喊”“没有虚伪,没有欺诈,没有阴险,没有迫害”“这是人类的祖先,也是人类的希望”。相比剧中其他犹如活在“活死人墓”中的封建大家族成员,北京猿人既是原始的,又是进步的。

当年盛夏8月,安特生带着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的生物学家葛兰格一同前往周口店鸡骨山,开始了一场考古之旅。

19世纪末在欧洲发现的,距今13万年前的尼安德特人的头骨和四肢骨骼,破裂的也很严重,上面还布满了击打过和烧过的痕迹,以至于有人猜测是被人砸破头吃了脑浆。

苦于封建势力与思想压迫的曹禺乃至中国人,忽然发现中国大地上还存在过一群迥异于王朝子民的远古人类,这无异于暗示中国历史并非一潭死水。在曹禺的畅想里,幸福的未来就仿佛纯真的当初。

在距离鸡骨山约两公里处,他们发现了一处地势较高早已废弃的石灰矿。在一条矿墙的裂缝里,有白色带刃的石片,非常像人类的原始工具。安特生满怀期许地说:“等着吧,总有一天,这里将变成考察人类历史最神圣的朝圣地之一。”

尼安德特人的头骨化石和北京猿人头盖骨化石具有惊人相似的特征,所有的头骨都没有面骨,甚至只有两个具有脑颅后部。

周口店的发现,使当时全球所知的古人类记录提前了40多万年,在此后近30年内仍是全世界关于最早人类知识的主要来源。而且,这绝不只是考古成就,更是影响了全中国的事件。在积贫积弱近一个世纪后,周口店实实在在让中国人扬眉吐气了一把,堪称民族复兴的强心剂。

事实上,在1918年的夏天,一个古人类学的重大宝库之门,已经向世人打开——挖出白色石片的这个地点,正是现在周口店北京人遗址的第6号地点。这一年,也是周口店北京人遗址考古发掘的“元年”。

1924年,在南非还发现的南方古猿化石头上有圆形尖状物打击的痕迹,发现者之一雷蒙·达特博士肯定地说:显然,他们的脑袋都被同类打破过。

然而,在周口店成为民族骄傲的同时,它在西方人眼中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上世纪80年代,自美国着名考古学家宾福德起,多篇西方论文直陈周口店此前发现的当时全球最早、最丰富的古人类“用火”证据不可靠,或许只是自然野火所致。自此至今,“北京猿人的生存之火黯然熄灭了吗”都牵动着中外考古学家的敏感神经。

在1921年到1923年之间,安特生对鸡骨山进行了多次发掘,最大的收获,是得到了两枚“古人类牙齿”。这两颗牙齿的发现震惊了全世界。周口店的发现给人类起源学说提供了另外一种可能——东亚起源说。由此,周口店发掘的“不明身份”的古人类,被命为“北京人”。但是,只有牙齿化石,没有其他遗骸,还是很难确定“北京人”的真实存在。

这些考古发现都指向了一个毛骨悚然的事实,在几万年乃至上百万年的岁月里,原始人是相互杀戮,同类相食的!

近年来,中国考古学家提供的一系列证据,尤其是对周口店第一地点第四堆积层的磁化率和色度的测量,让学界争讼的天平愈发倾向一端:北京猿人用火应是确凿无疑的,宾福德等人的判断未免以偏概全甚至先入为主。

虽然西方人无意中打开了“北京人”这扇大门,但最终揭开“北京人”神秘面纱的还是一代代中国考古学人。1929年12月2日,来自中国中央地质考察所的青年考古学家裴文中在鸡骨山一处窄小的洞口里,发现了第一颗完整的“北京人”头盖骨。后来,这个地点被称为“猿人洞”。

备受崇敬的北京猿人是史前食人族?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在当时的中国古人类学中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北京猿人和现在的中国人有关系吗?中国的旧石器时代是以本地连续进化为主,还是以非洲来的“夏娃”取北京猿人而代之为主?中外考古学家各抒己见,一时难以互相说服,交锋中又难免飘出政治化的气味。

周口店的发现再次震惊了世界,有了这颗头盖骨,“北京人”的真实性确凿无疑。

从北京猿人遗址的发掘来看,周口店并不是只有猿人们生存,70万年前北京附近有剑齿虎和鬣狗等猛兽,换句话说,北京猿人还有天敌。

因不愿人们认为自己推崇“原始主义”,曹禺后来将“北京猿人登上舞台”从剧本中删去。而半个多世纪后的当今中国,北京猿人因为一位名叫河森堡的国家博物馆讲解员在网络上绘声绘色、不无想像化的讲述,再次引发国人的关注,人们开始好奇自己的“来处”。

此后,“北京人”又获得一次次重大的考古发现。1936年11月底,当时还在中国地质考察所做练习生的考古学家贾兰坡和队友们发现了4个“北京人”头骨化石和一个完整的人类下颌骨。

有人认为北京猿人在狩猎的过程中,被野兽袭击,北京猿人头盖骨是被剑齿虎等猛兽吃掉剩下的部份。

北京猿人生生死死,周口店悄寂无声,但它们的故事在近一百年间被以各种方式重述。所以,说到这里,你觉得所谓“历史的真相”,考古学可否带领我们抵达?肯定与否定,也许都各有其道理。

当时,正是战火纷飞的年代,5个“北京人”头骨化石被锁在当时隶属于美国、相对安全的协和医学院解剖系办公室的两个保险柜内。然而,当日军的铁蹄踏进了北京,这五颗珍贵的头骨化石在运往美国保存的途中不翼而飞。直至今日,这仍旧是一个永久的遗憾和未解之谜。

但是头盖骨上的伤痕与野兽撕咬的损伤完全不同,看起来更象是人为的!

最后,我来回答标题所提出的问题,“北京人”的用火遗迹属于“干垃圾”。

100年时光飞逝,裴文中、贾兰坡等与“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相关的考古学家们相继辞世。人们将他们安葬于周口店遗址内,作为对近代中国考古史上这一重要丰碑的纪念。

越来越多的考古证据都显示,北京猿人极有可能残食同类。可以想象,在食物匮乏的时期,同类的成为他们攫取的美食!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出品

1943年魏敦瑞连续发表了这样的观点,在《中国猿人头盖骨》一书中,他写道:

微信编辑 | 实习生 李和风

“猿人猎食自己的亲族正象他猎食其他动物一样。

觉得好看请点这里

因为古猿人意识到后脑较其他部位更易致人于死地,于是就用锋利的石器敲打头部,然后吸干脑髓,再慢慢割下其他部位的肉吃”。

20世纪30年代末,北京城的上空始终笼罩着战争的阴云。在太平洋战争即将爆发之际,魏敦瑞悄然离开了中国,头盖骨化石一直保存在北京协和医院。

1940年12月26日,日军占领了北平,头盖骨化石若继续留在北平很不安全。经过中美双方协商,决定登上经过青岛的美国军舰交给美国暂时保存。

爆发珍珠港战争第二天,日军闯入美国驻华医院,企图抢夺头盖骨。但头盖骨已提前被转移,但由于美日开战,军舰未能抵达青岛,从此头盖骨化石神秘失踪。

对于化石的下落,民间有N种说法:

化石已毁于战火。

日本人掠夺走。

被美国方面掉包。

随日本“阿波丸”号沉没。

随美国“哈里逊总统”号沉没。

在原天津美军兵营。

埋藏在秦皇岛某处地下。

……

从北京人头盖骨化石丢失的那一刻起,我们的同胞就开始了寻找,甚至还有外国人也在寻找。

新中国成立后,有关专家和学者寻找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工作仍在进行。

1998年,以贾兰坡为首的14名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发出呼吁,要求有关人士行动起来寻找“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当时被称为“世纪末的大寻找”。

但直到2001年贾老带着遗憾去世,仍没有化石的确切消息。

转眼间70多年过去了,仍不知所踪,令人唏嘘不已。北京猿人头盖骨化石下落已经成为了世纪谜案。

随着许多参与周口店发掘工作的当事人辞世,寻找头盖骨化石的难度正越来越大。

斯人已去。如今,裴文中、贾兰坡和中国古脊椎动物学奠基人杨钟键的铜像,并排立在周口店北京人遗址博物馆大厅。

人们根据他们的遗愿,将他们安葬在周口店龙骨山上,距当年发现北京人头盖骨的地方只有200米,就是三人简朴的墓地。

带着生前无尽的遗憾,这些中国古人类学的先驱们在九泉之下,依旧静静地守望着这片70万年前北京猿人生活过的家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