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第三章 **
婚礼临近,韩婷婷最高兴的事情,莫过于好友司徒徐徐的到来。一系列的试装、定妆、新娘SPA过程,都有徐徐陪她,两个人又像回到以前上学时和工作时一样,同进同出,亲密无间。
秦宋对此很是不以为然,一个人类灵魂工程师已经够呛,这下成双,简直是祸不单行嘛!
尤其不单行的那个祸,比韩婷婷更加伶牙俐齿、尖酸刻薄。
这种两个小朋友闹不和的幼稚事情,韩婷婷最拿手了。况且秦宋也有身为新郎的一系列繁重工作要完成,没多少时间和徐徐明争暗斗。时光就在各种的忙乱准备里飞快过去,一眨眼就是婚礼的正日。
因为秦蕴的身体经不得繁琐操劳,所以这场办的隆重而简单。
接新娘时一列车队开路,一列随后封路,然后是迎亲车队,一路低调醒目的长龙般蜿蜒而来。陪同新郎的一共五位男伴,加上秦宋,正是C市赫赫有名的“梁氏六少”。韩婷婷见过其中排行第五的李微然,他是秦宋的表哥,两家走的极近。
韩家住的是婷婷爸爸单位分配的宿舍,这房子已经有些年头了,颇为陈旧,虽然被婷妈收拾的极干净,可这六个人清一色的气质华丽,站在这里面怎么看怎么扎眼。
婷爸一贯不擅长寒暄,见时间快到,就催那还在絮叨的母女俩:“好了,让她去吧。”
这话一出口,婷妈的眼泪“刷”就下来了。
韩婷婷挽着妈妈,小心的给她擦眼泪,“妈妈,我要走了。”
“婷婷啊,你……要乖啊……”婷妈嗡着鼻子叮嘱,“要乖啊!”不知说什么好,她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韩婷婷点头,“你也要乖啊妈妈,不要再接穿珠子的活回来了,你眼睛不好,要多休息。”婷妈直点头,泣不成声。她又转向婷爸:“爸爸,你也要多休息,查案子的时候别太拼命了。”
“你这孩子!这说的什么话!”对自己的刑警工作自始至终都保持着高度热爱的婷爸,条件反射的板起了脸。可转念一想到今天是女儿出嫁的日子,他又缓和下来,“……知道了,我会小心的。婷婷,你嫁过去了以后,就是人家的儿媳妇了,你要时刻遵守秦宋家的规矩,知道吗?”
婷爸一生严肃守礼,能对女儿说出这样的话,已经算是前所未有的感性了。
韩婷婷默默的点头。
秦宋一直按捺着不耐烦,在旁冷眼旁观这一幕,这时终于不堪五个哥哥的眼神压迫,不情不愿的出场,勉强的向二老表心意:“爸、妈,我会照顾好……婷婷的,你们放心把她交给我吧!”
说完他自己都觉得背上一阵又一阵的寒。
婷爸极有军人风范的与他握了握手,秦宋以为他要郑重的叮嘱自己别欺负他家宝贝女儿,谁知婷爸竟然刚正不阿的对他说:“秦宋,以后婷婷有不对的地方,你尽管纠正她!”
秦宋乐了,咧着嘴点头,干脆的答应:“哎!”
一屋子的人除了婷爸婷妈,俱都别过脸去叹了口气。 **
因为并不是真心出嫁,事实上除了紧张,韩婷婷并没有其他新娘该有的激动情绪。告别时婷妈哭的眼睛都肿了,连铁血婷爸也是微微哽咽,她却一丝伤感也不觉得。
可是出了门上了婚车,车缓缓往前,往后看,身后的爸爸扶着妈妈,身影在风里渐渐变远,韩婷婷忽然的鼻子一酸,酸到疼痛起来。
虽然走到今天这地步,是被他们逼着的,可她还是那么那么的爱他们。全世界只有这两个人,是始终如一的、毫无条件的、比任何人都更深更深的,爱着她。
爸爸妈妈,对不起。
“哎……”秦宋刚刚放松下来倒向后座,忽然就发现身边的小土馒头正在落泪,那眼泪啪嗒啪嗒打在她的白色蕾丝花纹手套上,来不及渗入的泪水滚落她蓬松的婚纱裙摆,他顿时怔在那里。
“咳……”秦宋清了清嗓子,副驾驶位上的司徒徐徐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然后丢了个白眼过来,接着竟然就完全的无视了他。秦宋无奈,拆下自己西装上袋里的方手绢,闭着眼往韩婷婷面前一递。
韩婷婷越想越伤心,这一年来从未与谁说过的委屈,这一年之前那么漫长的隐秘心事,这一去之后永远背负着的婚姻记录,这时通通在她心头翻滚着。而父母刚刚在风中相扶着的画面,像是对她以前那些痴妄的定格总结,让她心如刀割。
眼泪成串的掉下,双层的假睫毛微微翘着,像把小扇子似的扇啊扇啊扇,扇的秦宋手足无措。
“喂!”他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的,“你别哭了!” “别哭了!” “别哭了啊……”
“你别哭了行吗……”
“好啦……”秦宋垮着脸,伸手把帕子往她脸上掩去,笨拙的给她擦眼泪,“别哭了……别哭了别哭了……”他伸手试探性的拍拍她,似乎有效果,再试着把她揽过来靠在自己身上,秦宋笨手笨脚的拍着她安慰。
小时候父母常常把哭闹的我们抱在怀里轻轻的拍,等到长大以后,我们也许不再需要,可是每当疼痛、难过、无助的时候,假使能有个人能把我们揽进怀里,轻而柔的拍,孩子一样的哄,还是会让我们觉得安心与温暖。
司徒徐徐从后视镜里把后座上的一幕全都收入眼底。传说中臭拽骚包不懂礼貌的男人,搂着哭花了脸的闺蜜,弱智一样的拍她,那脸上慌乱的表情虽然很幼稚,但也不失可爱。
不是说因为父亲重病才勉强结的婚吗?还暗中约定一年后离婚……司徒徐徐移过眼神看向窗外风景,离婚?呵,大家走着瞧喽~
**
婚礼的重头戏是婚宴。宴前自家人聚在一起,送见面礼、叫人、正式过门。然后秦蕴就要去休息了,剩下的场面要靠秦宋一个人独自撑,毕竟他是秦氏唯一的接班人,再不情愿也得站出来。
张璞玉送给韩婷婷一只贵妃镯,有一段阳绿色的水头,棉絮极少,是极难得的上好老坑玻璃种。
“这是我嫁过来的时候,我婆婆给我的,现在我交给你。”张璞玉笑眯眯的给她戴上,端详了一番,“恩……样式土气了点,婷婷你要是不喜欢的话就收起来吧,以后给你儿媳妇戴好了!”
咳咳咳……秦蕴又开始咳嗽……
“阿宋,你的衣服怎么回事?”张璞玉的注意力转移到儿子白色西装礼服的左肩上有一块黑,“你怎么把礼服都弄脏了!”张璞言很不高兴的叫起来。秦蕴也皱了眉头。
秦宋眯眼扫了眼身边那个人,她倒已经补妆完毕,穿着纯白无暇的婚纱,顶着手工定制的钻石皇冠,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还敢嘲笑他!秦宋倒抽一口凉气,瞪着韩婷婷脸上那怂怂的笑容,惊怒不已——这、这这这只没良心的小土馒头!
韩婷婷很抱歉的对秦宋笑了笑,却意外的被回礼了一个恶狠狠的眼神,她垂下头,不敢再去看他。
小土馒头彻底的无视他了……秦宋暗自咽下一口血,心里暗暗发誓,等到结婚以后,一定不让她过好日子!折磨她!折磨她折磨她!
** 对秦宋的歉意,韩婷婷一直保持到进洞房。
期间她换了八套衣服,八个发型,六双平均高度为十厘米的高跟鞋,进酒店特意准备的新房时,是司徒徐徐和纪南搀着瘫软的她进门的。
在比她整个家都大的浴室里待了一个多小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韩婷婷总算洗干净了头上各种发胶和身上那些为了防走光而贴的胶纸等等稀奇古怪的东西。
她顶着被蒸汽蒸的火红的脸,穿着酒店提供的白色浴袍,从里间走出来。
浴室的门挨着房间门,她出来一抬头,秦宋就已经站在了眼前。
那时候夜已经很深,宾客尽散,他们新房所在的那一层被特地的清空,周围于是特别的安静。秦宋还没来得及关门,走廊上美轮美奂的水晶灯散着欲说还休的光亮,擦着半掩的门照过来,在他半侧着的英俊眉目上打下重重的影,一时之间表情难辨。
他愣在那里,盯着她看。韩婷婷下意识的抓紧了V形的浴袍领口,有些紧张的看着他。
门“咔哒”一声关上,韩婷婷心头一跳,秦宋从门后黑的影中走出来,一阵浓重的酒气扑鼻而来,他眼中的猩红之色因为酒意的弥漫而更加重,他盯着她,不发一言的,慢慢逼近……

第九章 **
家里的电话坏了,而且修不好,怎么修都修不好。家里的电脑网络也都坏了,同样的,也是怎么修都修不好。
维修工一头大汗,对着韩婷婷不停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夫人,这故障的实在……太严重了!暂时恐怕是修不好了!”
说完那维修工用眼角偷瞄秦宋,见秦总正一脸严肃,他额上的汗更多了……他在梁氏负责的是网络安全,硬件不归他管啊,为什么会忽然被秦总拎来这里,修理内芯被乾坤大挪移了的电话机和路由器呢……
“没事的,修不好就算了。”韩婷婷觉得被人叫“夫人”实在是很别扭,“没关系的!我们不急着用,你以后慢慢修就好了。”
秦宋在一边咳嗽了一声,慢吞吞的说:“你先回去吧,我叫你了你再过来修。”
维修工走后,韩婷婷很郁闷的蹲在路由器前面拨弄来拨弄去,秦宋晃过去,不冷不热的说:“专业维修的都说修不好了,你还在上面捣鼓什么。”
韩婷婷把电源关了再开试了又试,很疑惑的说:“真奇怪,前几天还好好的,怎么忽然一下子电话坏了,也不能上网了呢……”
“电话线和网线本来就是一体的。”秦宋面不改色的说,“你白天要上班,晚上回来做做家务、看看电视就好了,修不修好也无所谓。”
“是啊……可是,我联络不上徐徐了啊,不记得她手机号码,现在又不能上网找她了……怎么办呢?”韩婷婷托着腮想着,忽然的灵光一现:“明天我把电脑带去幼儿园好了,那里能上网!”
“咳咳咳……”正在淡定喝茶的秦宋呛着了。
好吧……笔记本电脑,应该做什么样的手脚弄坏,才不会被她发觉呢? **
秦宋苦思了一夜关于悄无声息弄坏小土馒头笔记本的计划,却没能用上。
早晨他正要上班,韩婷婷的手机响了,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过去接了起来:“喂?!”
婷妈愣了一愣:“是阿宋吗?” “妈妈!”秦宋嘴甜如蜜,“早上好!”
“哦哦早上好!阿宋,我们婷婷呢?”
韩婷婷正在厨房里洗碗,听到电话响踢踢踏踏的跑出来。
“喏!”秦宋把电话递给她:“是你妈妈。”
“哦!”她手上湿漉漉的正往围裙上擦,秦宋直接把手机递去她耳边,她侧头夹在肩窝里,他收回手时,手指蹭过她脸颊,软软嫩嫩滑滑QQ的……秦宋捻着微微异样的手指,不自在的转过身,低着头换鞋。
“妈妈!”韩婷婷笑眯眯的,“徐徐有没有打电话到家里来?”
秦宋换鞋的动作顿住,耳朵“蹭”的竖了起来。
“没有啊,你手机换了号码,她还不知道吗?”婷妈惊讶。
“恩,她大概是没有记我们现在家里的电话吧,之前我们一直打手机来着……没关系的妈妈,我记得我房间里哪里放了一个本子的,上面有她电话地址,等晚上我下了班过去找找好了。”
“不行!”秦宋直起腰,迅速打断她:“今晚上我们去我爸妈那里吃饭!”
“啊?”韩婷婷诧异的看着他,“什么时候说的啊?”
“昨晚我就跟你说了!怎么,你这么快忘了?!”秦宋冷着脸,义正言辞。
韩婷婷茫了。婷妈在电话那头听到,说:“婷宝,你听阿宋的,今晚别来了,你们天天往这里跑,冷落了那边爸爸妈妈,很不好。”
“知道了。”韩婷婷在疑惑中挂了电话。他昨晚真的说过么?我怎么不记得了呢……
“咳咳,”秦宋终于把心放回肚子里,又恢复了拽拽的摆脸色,“喂,你好了没,快去换衣服,我顺便带你一段。”
“哦哦!”韩婷婷回过神来,连忙回房拿外套去了,一边走一边还在自言自语:“可是我真的不记得了啊……”
她慌慌张张的傻样子很好玩,身后有人原本硬摆着张臭脸,斜眼看着她一路小跑进房间,他的嘴角慢慢慢慢不自觉的往上弯去……
第四章、
秦宋下午打电话回家和张璞玉通了气,说好晚上他带韩婷婷回家吃晚饭,到时候别大惊小怪的。可他实在高估了他娘的思考周到,他自信满满、平平常常的带着韩婷婷进门时,客厅里看报的他爹很奇怪的“咦”了一声:“你们过来吃饭,怎么没先打个电话?”
韩婷婷睁大了眼睛看向秦宋,秦宋愣住,看向正欢快迎上来的张璞玉,张璞玉天真洋溢的笑容顿时凝注,捂着嘴避开秦宋怒火熊熊的眼神,小碎步挪着往秦蕴身后藏去……
秦蕴见自家老婆那熊样,就知道她又做错什么事了。
“站在门口干什么,”他对儿子儿媳说,“进来吧,快开饭了。璞玉,你去叫厨房加两道婷婷喜欢吃的菜。”他试图支开闯了祸的某人。
“啊……我早就吩咐过了!加了糖醋鱼和糖醋虾,都是婷婷爱吃的呀!”某人丝毫没体会到他的良苦用心。
秦蕴扭脸,径自进屋去,再不管她了。 ** 晚餐桌上没人说话,一直没人说话。
秦蕴是一贯少话的,慢悠悠的吃着菜,不时给张璞玉夹一筷子。
秦宋喝一口汤就冷冷的瞄他娘一眼,张璞玉被他瞪的鼻尖都埋进米饭里去了。
韩婷婷心想怎么这么闷的慌啊,她左看看右看看,干笑了两声:“这个鱼烧的真好吃啊!”
“小女孩就喜欢吃甜食,”秦蕴给张璞玉夹了一块鱼肉,微微的笑:“婷婷,你喜欢吃家里的菜,常常回来!”
“恩!秦宋总说我烧的菜味道不地道,我得多学两手。”韩婷婷很乖巧的回答,秦蕴笑的更温和了。
“秦宋,你最近在忙什么?”秦蕴延续了这份温和,很难得的和颜悦色的和儿子说话。
秦宋手里拨米饭的筷子顿了顿,他低着脸,看不清是什么表情,淡淡的说:“忙我自己的。”
他对待秦蕴,永远是这样冷冷淡淡的语调,和平常对待他周围任何一个其他人都不一样。
秦蕴当然也听出来了,他沉默下去,脸上好不容易泛起的微笑也淡了。
当初张家着急给秦宋四处张罗好姑娘相亲,就是因为秦蕴的身体不好,“秦氏”企业亟待一个成熟稳重的接班人。韩婷婷曾以为秦宋答应婚事的原因就像电视里面演的那样,是急于继承财产,可接触秦宋之后,她看得出来他在乎的并不是秦家的家业,对于那个位置他甚至是抵触的。但是如果他是为了让病重的父亲聊以安慰,甘愿连婚姻都妥协,为什么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一直这么的……僵硬?
就算秦蕴是个严厉的父亲,难以沟通,秦宋却是多么外向活泼的性格,为什么唯独对父亲敬而远之?
“婷婷……婷婷!”张璞玉拔高声音。
“啊……”韩婷婷从沉思里缓过来,“怎、怎么了?”
张璞玉看了眼闷声不语的秦氏父子,给儿媳妇使眼色,“我刚刚问你呢,今晚上你和阿宋住这里好吧?你们结婚了还没在家里住过呢,今晚住下,我们聊天呀?”
住这里……那就要和他睡在一张床上的啊——韩婷婷傻眼,看向秦宋。秦宋收到求救信号,头也不抬的把他娘的痴心妄想掐灭:“我要回去睡。”
韩婷婷正要附和两句圆场,主位上的秦蕴忽然沉着脸站了起来,一声不响的上楼去了。
张璞玉压低了声音,很急切的训秦宋:“阿宋你看你!你爸爸他身体不好,你还气他!住一晚怎么了!你和你老婆睡,又不和他睡!”
“我哪里气他了?”秦宋重重放下碗筷,语气颇为不耐烦。
“要回去就早点回去!”秦蕴扶着楼梯扶手,语调沉沉,“璞玉,你吃完了就上来陪我,让他们走!”
最后一句,他到底动了气。
韩婷婷被公公难得的情绪外露给吓呆了,她愣愣的看向秦宋。他眼睛影在灯光投影之中,看不清如何波动,只是那捏着筷子的右手,青筋暴起。
“秦宋……”她小声的叫了他一声,他抬头,唇抿的死紧,手却终于渐渐的松开了。
** 爸爸这个生物,到底能够多吓人呢?
小时候韩婷婷就极其羡慕好友司徒徐徐的爸爸,司徒爸爸爱笑,笑起来很大声,整个家属大院子都能听见。司徒爸爸常常给徐徐讲笑话。不管徐徐做错什么事情,司徒爸爸都不会沉下脸很凶的瞪徐徐。徐徐敢在她爸爸睡觉的时候在他脸上画胡子,还敢在冬天的时候,把冰冷的手塞进她爸爸脖子里去,“咯咯咯”很开心的笑。司徒爸爸常常会把徐徐抱起来转圈,大声的夸赞:“我女儿真是又聪明又可爱!”。
所以尽管司徒爸爸给徐徐起了“毛毛”这样搞笑而丢脸的小名,韩婷婷还是从小到大都羡慕着徐徐。
韩婷婷的爸爸是那种很严肃很吓人的那种爸爸,就像她公公一样,啊不对!她爸爸比她公公还要严肃、还要吓人。
婷婷爸爸话很少,教育她时总是老三样:吼、瞪、拍桌子。上学的时候常常考完试,她一边小声哭一边扒饭,不时被吓的缩脑袋,而隔壁徐徐家,司徒爸爸却在大笑:“毛毛!你怎么又考不及格!你可真不像你英明神武的老爸我啊!”
然后,每逢这样的日子的第二天,韩婷婷总是哭哭啼啼的去敲另外一间隔壁的门,那是他的家。他会摸着她的脑袋,给她擦眼泪,并且笑的很温暖:“我们婷婷考试又考了不及格,是不是?”
“徐徐也没有及格啊……班里好多同学都没有及格的呜呜呜……”
“好了好了,不怪婷婷,是考试太难了,是考试不好。婷婷别哭了,我带你去买冰棍吃,你吃了冰棍就不哭了,好不好?”
“……好!” 可其实她一开始是不爱吃冰棍的,她常常吃,是因为他常常买来哄她。
叮……微波炉停了下来,牛奶热好了。
韩婷婷拍拍自己脸颊,叹了口气,把牛奶拿出来,送上楼去。 **
秦宋房间的门大开着,他大咧咧的张着手脚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在发呆。
“秦宋。”韩婷婷敲敲门,“你晚饭好像没吃多少,饿不饿啊?”
“出去。”他眼皮都没眨,静静的说。
韩婷婷连忙往后退了一步,只伸了个头进来,“要喝牛奶吗?是热的。”
秦宋猛的从床上翻了起来,冷着脸冲着她:“你,过来!”
韩婷婷乖乖托着牛奶送过去。

第十八章 ** “婷宝,婷宝……”妈妈在催。
韩婷婷昏昏的想:要起床上班了哦……她翻了个身,迷迷瞪瞪的伸手抱噗噗,习惯性的用脸去蹭了蹭,忽然感觉今天的噗噗很不一样,她闭着眼抓了一把,“噗噗”竟然含糊的闷哼了一声,然后在她怀里动了起来。
婷妈见女儿不仅赖床还对她的宝贝女婿又抓又挠的,忍不住伸长手在她手臂上打了一下,“婷婷!快起来!”
韩婷婷这下终于清醒,连忙松开被她箍在怀里不断挣扎的秦宋,睁大了眼睛猛的坐了起来。
秦宋小小的醒了一下,半眯着睡眼很无辜的看看她,然后困极,翻了个身立刻又睡着了。韩婷婷红着脸,小心翼翼的从他身上爬过去,衣衫不整的滚下床。
婷妈给秦宋掖好了被子,扯过女儿到一边低声责怪:“你公公婆婆都起来好久了,你这孩子可真不懂事!”
韩婷婷低着头,羞的说不出话来。
婷妈轻拍了她一下,“快去洗洗脸,我做了吃的带了来。” **
韩婷婷洗漱完毕过去秦蕴房间,张璞玉正窝在秦蕴床边的沙发里,很欢快的吃着婷妈带来的饺子。
“婷婷,起来啦!”她笑眯眯的对韩婷婷招招手,“快来!你妈妈做的饺子好好吃哦!”
秦蕴抽了纸给妻子拭拭嘴角,温和的问儿媳:“秦宋还在睡?”
“恩。要去叫他起来吗?”韩婷婷察觉到公公的语气和之前比缓和的许多。
“他睡得晚,就别叫他了。你来吃点东西,为了我折腾了一整夜。”秦蕴今天似乎心情格外好,又对婷妈抱歉的笑:“亲家母也受累了,一大早就要你送吃的来,璞玉,你可真是孩子气!”
张璞玉呼着热腾腾的饺子,背着秦蕴对婷妈和婷婷愉快的眨了眨眼。 **
张璞言和李微然夫妇是中午时分赶到的。韩婷婷现在看秦桑,不再像以前那样对她崇拜和仰望,反而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
秦蕴见到李微然,问他现在外面情况如何,李微然沉吟片刻,并没有立刻回答,秦蕴便懂了,玩味的一笑:“这些人,可真是按耐不住。”
“这个时候秦宋的态度非常重要,他不站出来,我们有再多对策也是空的。”李微然皱眉,“姨夫,你看,是不是我再去和他谈一谈?”
秦蕴意味深长的摇摇头,但笑不语。张璞玉早忍不住要在她姐姐面前扬眉吐气一番:“我们阿宋昨晚和他爸爸道歉了!我们家和好了!”她分外得意的拉着韩婷婷,斜了张璞玉身后的秦桑一眼,“所以说啊,挑一个完美的好媳妇实在是太重要了!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啊,要能给家里带进福气才好呢!”
秦桑从当初和秦宋短暂交往时起,就一直被张璞玉嫌弃着,这几年早就习惯,听了这话也不过移开了目光假装听不懂。
而张璞言淡淡一笑,很温和的对妹妹说:“我看婷婷长的还挺清秀的,你干嘛当着孩子的面说这种话。”
张璞玉本意是讽刺秦桑,这下被姐姐反将一军,顿时炸毛,韩婷婷连忙拦住她,转移话题:“呵……秦宋怎么还不起来呢?都快吃午饭了!”
正这么说着,门被推开,秦宋边走进来边笑着说:“是谁在想我呢?”
张璞玉一见到宝贝儿子就忘了前一刻还在和姐姐置气,笑的很开心,推了下自家儿媳妇,说:“当然是你媳妇儿!”
秦宋很自然熟稔的接过被他娘推来的人,搂在怀里,还低头对她笑了笑。
他靠近,韩婷婷闻到他身上刚刚洗漱之后的清新味道,忽然想起了早上醒来时的相拥,一时她脸“蹭”的红了,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真奇怪……她越来越奇怪了!以前他出于父母面前演戏也会搂她抱她,她那时也脸红尴尬,可是现在随着这样的时刻越来越多越来越平常,她没有觉得习惯或者麻木,反倒最近更添了一份慌张,他一靠近,她的心跳就会很慌的加快,那些关于他的一个细微眼神或者熟悉味道,都让她觉得越来越……在意。
这样很不好……吧?
秦宋睡了多久就做了多久的美梦,早上半梦半醒间还被她热情的早安拥抱了一通,醒来时他闭着眼嗅着枕头上淡淡的香,心里特别温柔的决定回去后要抢她的洗发水来用。
**
接下来各路人马陆续收到风声,一整天都是人来人往,真心探病的和刺探病情的络绎不绝,大部分都是秦宋在接待,晚饭他陪了三拨,回到医院楼下,他在车里给韩婷婷打电话:“……我喝多了。”
“那你别上来了,爸爸已经睡了,我下去找你。”韩婷婷轻声的说,边往外走去。
“恩……”他想想又加了句:“你快点来。”
听他声音很低,韩婷婷不自觉的着急,一路小跑的下去,他的车停在花坛前面,她过去一看,左后的车窗降下了一半,他正歪在后座上闭着眼睛。
“阿宋……”他安静的模样让她忍不住放柔了声音。
秦宋听到是她,立刻睁开眼,越身过来打开车门,“进来。”
“很累吗?”韩婷婷坐定,关切的问:“司机呢?”
“他家里有点事,我让他先回去了。”秦宋又闭上眼,缓缓的舒了口气,摸着她的手拽了,按在眉心揉。
韩婷婷挣了一下,他睁开眼看过来,无声的询问。她觉得很怪,又不知道怎么表达,嘴唇嗫嚅了两下,很窝囊的主动给他揉按起来。
车窗半开着,C市初冬的风呼呼的灌进来,车里的酒味却依旧很浓,可秦宋也不像醉了的样子,只是闭着眼不说话,平常总是嚣张上扬的嘴角,这时微微的沉着。
韩婷婷尽心尽力的给他按着,轻声的问:“那些人又为难你了吗?”
“……谁?”秦宋迟钝了一下,“哦——”了一声,“不是。”
“那你是为什么事不开心?”她看得出来他有心事。
秦宋把她的手拉下来,攥在手里缓缓的捏,他低低的笑,很无奈很不“秦宋”的笑。
他自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直接的问他一句:秦宋,你为了什么事不开心?
“我爸爸的手术,没有成功。”秦宋吐出一口气,他终于说了出来,“医生说检查发现有新的癌细胞,并且有扩散趋势。”
韩婷婷顿时睁大了眼睛,“……那怎么办?还要再动手术吗?”
“我不知道。”秦宋眼神看向窗外,攥着的手和她紧紧十指相扣,“婷婷……我真的很后悔。他俯身过来抱住了她,像是团住了仅有的暖。
他后悔这几年来和父亲关系恶劣,他后悔年少之时做下让父亲生气痛恨的事情,他后悔这一切的无可挽回以及不能重来。
听着他的后悔,韩婷婷想起他们全家搬离G市时她父亲脸上木然的表情,心如刀割。
“阿宋,”她轻拍他的背,柔声的哄:“不是你的错,没有人能预想到以后……你现在做的很好,要继续坚强啊,你爸爸和你妈妈都只有你,你不能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自责上。”
她安慰人时实在很幼师,秦宋不禁笑起来,低低的:“我没有浪费时间,我一定会找到最好的医生治好我爸……我只是很难过,又不能和别人说。”
“你可以和我说,”韩婷婷想了想,说:“我们是好朋友。”
秦宋的身体明显的僵了一下,然后把她推开了一些,他看着她,眼睛里有亮亮闪闪的神色:“我昨晚睡前跟你说的话,你没有听到吗?”他认真的说:“我不掩饰不代表我不郑重——我们在一起试试看好不好?”
韩婷婷傻眼,她这一天设想过太多种可能与相对的回应,但是其中没有一种是他如此直截了当的表白。
在她的世界里,一切与情感有关的色彩都是含蓄而矜持的,从未有人像秦宋这样,将情之一字如此坦率的对她讲明。
她不习惯,又暗暗觉得有些新奇。
“秦宋,”她犹犹疑疑半晌,“你忘记了,我们结婚之前约定过的……”当时他还很冷的对她笑,说以他的品味,她绝对不用担心。为什么现在还不到半年,她就已经很需要担心了呢……
秦宋对此根本不屑一顾:“我在问你答应不答应,你扯那些陈年往事干什么。”
韩婷婷摇头,“我……不想。” 秦宋气结:“那你早上为什么抱我?!”
“哪有啊……”韩婷婷急忙否认,又忽然想起:“哦——我睡糊涂了以为还在家里,把你当成噗噗了……”
秦宋眼前一黑,暗自把牙根都咬碎,小土馒头……算你狠!
“那算了!”他憋着一大口闷气,冷冷的说,“其实我也无所谓,试试看而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